立即注册 登录
新散文观察论坛 返回首页

围庭的个人空间 http://xinsanwen2011.com/?90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绍兴笔记

热度 4已有 491 次阅读2013-1-4 22:19 |个人分类:游记| 绍兴

                                                   绍兴笔记

                                                                                  围庭

       此行绍兴,时间紧凑,只匆匆游玩三个地方,这便是现代文豪鲁迅的故居,南宋诗人陆游的爱情伤心地-沈园,明代最杰出文人之一的徐渭旧居-青藤书屋。

       鲁迅故居装修一新,房屋N间,很高很大,是典型的绍兴老建筑,黛瓦粉墙,飞檐翘角。屋前临街,屋后靠河,夹在这街与河中间的,是鲁迅散文中常提及的“百草园”,园子不大,种了一些树和花草。读过很多鲁迅的文章,穿行在他的故居里,除了有一种稔熟的温馨外,还感受到了他那冷峻与犀利的气息。现代文人中,鲁迅可谓是个特例,过去由于毛泽东对其评价甚高,他一度在人们心目中也有太阳般光辉,近几年随着学界的反思,已将他从神位上请了下来。其实鲁迅本来就是一个翻弄书本、挥舞笔头的文人而已,还其本来面目也是必然的。鲁迅即便作为普通人,但我仍不改对他的仰视。他的文章,他的为人,他的精神仍是现代人最缺乏的东西。近代文人很多,真正超越他的,好像很少。

        我对鲁迅的佩服还另有一点,是他的务实精神,因为他的务实,他活的并不差。他是普通人,他像今天的我们一样,靠一份收入生活。按银元与今天的人民币换算,鲁迅月收入约在二万多元,他要租房、养妻、交际等,他要活得不被人轻视,这点收入也是必须的。蒋介石素来仰慕鲁迅,而鲁迅却不太领他这位老乡的情。他病重之时,蒋曾指示国民党宣传部,拔款资助他出国治病(被鲁迅拒绝了),死时又让时任上海市长的吴铁城以蒋的名义送了花圈。鲁迅与蒋政见不同,而蒋依旧在他逝世时敬挽示哀,真的让我觉得人性美的一面。翻开鲁迅所有的文字,他从没公开指着蒋的大名说三道四。鲁迅明白,倘若那样,他无论如何也是在上海的亭子间里待不下去的。与其无法生存,不如虚与委蛇,与之周旋,这种生存与战斗的务实技法,反让我愈觉鲁迅是一个真实的人。

       沈园是一阕词,也是一首歌,我游沈园,是来读这阕词的,也是来欣赏这首歌的。

       可能未到春花灿烂时,沈园游客寥无几人。映入眼帘的,是在一般江南园林见惯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这些景物有着与江南一般的纤巧、一般的瘦弱。沈园在宋时称池台,是当时的著名景点。陆游在此遇上他的前妻唐婉,伤心夜语入情事,遂作《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园中有“残壁遗恨”景点,石壁上刻有陆游手书的《钗头凤》词,据说这字历经千年了,但字迹仍清晰如新。边上还有一阕词,是唐婉所写,从形式上讲,是与陆词互为唱酬的。但内容比之陆词,好像更为刻心铭骨。

       陆游是孝敬的,因母亲反对,便与深爱他,他也深爱的妻子分手,陆游也是“残忍”的,弃情投意合,伉俪情深不顾,说休妻便休妻,只留得 “执手相看泪眼”间。那天陆唐偶然相逢,我们闭上眼睛都能想象出自已心中的场景,分手十年,虽各再婚,但初恋的情感,第一次接触异性的新鲜劲,共研笔墨读史诗,同卧香寝行房事等等,欲相忘,思难忘,不料今朝,对方己随他人而去。这种偶相遇,尬尴有之,悔恨更甚,猜想醋酸也是非一般的。陆游虽是写词的高手,却也只能将这场悲剧归于“恶”。谁为“恶”呢?有她母亲的影子,也有他自已的软弱,更有儒学过分强调“孝悌”的影响,这一切由于不便明言,只好以一个“恶”字作为象喻,以含蓄的方式表达,事实上这种表达也是不清楚的。唐婉与陆游相遇不久,愁怨难解,郁郁而终。很多年后,陆游几次重游沈园,伤心往事,淆杂泪下,个中滋味,除他自知外,就是此刻的我,也替他难过百倍。

        离沈园,七寻八找,终于摸着一条叫大乘弄的小巷,巷尾便是“青藤书屋”。我抖落一身尘土,怀揣着几分崇敬和说不清的复杂心情,慑手慑脚地进去。书屋的院落很小,圆石铺路,路边萧竹吐翠,葡萄树虬枝盘曲,书屋前畔有青藤缠绕。除我们几人,没其它游客,与鲁迅故居门庭若市相比,这儿简直是一个冷清的世界。

       取名“青藤书屋”,是因为书屋的主人徐渭喜欢青藤,但它和主人的命运一样多变。先说青藤:某日雷击,打成两半,一半枯死,一半余生,余生的最后也没逃过一劫,文革时被人连根拔了(现在这株青藤是后来补种的)。再云徐渭:幼时父亡,父亲死后,婢女出身的生母便被人家逐出门外。两个哥哥年长他二十多岁,他哪是兄长对手,析产分割,两手空空,无奈入赘妇家,不料没几年发妻又死,他只得从妇家迁出。而读书入仕,又总不顺利,为此精神几近失常,几近癫狂,数次自杀,“引巨锥刺耳,以椎碎肾囊,皆不死”。中年疑继妻不忠,发狂误杀,下狱七载。晚年仅靠卖字画度日,潦倒死时,身边唯有一犬相伴,床上连草席也无,凄惨之极。

        他多才多艺,不但诗与书法好,绘画尤妙,是中国唯一能和梵高相比美的艺术大师,但由于他的性脾激愤耿狂,行为放荡怪诞,不为主流社会所接受。直至他去世二十余年后,才被明末文坛领袖袁宏道发现。发现的故事很有趣:那天袁宏道来绍兴游玩,夜宿友人处,临睡前从书架抽出一本书消遣,读了几篇,不禁拍案叫绝,惊问友人,此人是古人还是今人?朋友告他,这便是绍兴本地文人。袁宏道彻夜不眠,“读复叫,叫复读”,一口气读完徐谓的作品,他惊叹徐渭的才华,写下名文《徐文长传》,大力宣传,向文坛隆重推介徐渭,并称徐渭的诗歌为明代第一人。

       我不想,也没能耐去评徐渭,好在书屋里有他自写的字画挂在壁上,是他的自画像,也是他的墓志铭,更是徐渭生存窘况和个性特征的写照。且看这首七绝:“半生落魄己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而这幅楹联更绝:“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不消我说,你看了这些文字,一个与世不容,世人不容的徐渭已经活生生地站立在你的面前。在此后的文坛、画坛,不止有一代又一代的独领风骚者,无论他们生前声誉多么高,但没有一个不敬佩徐渭的。郑板桥自称为“青藤门下走狗”,齐白石跟着说:“恨不生前三百年,为青藤磨墨理纸”。其实徐渭本就是这么一个人,需要人去欣赏,未必需要人去评说,因为没有人能够评得彻底、评得清楚。

       绍兴是文人扎堆的地方,鲁迅也好,陆游也罢,抑或怪才徐渭,横跨千年,各有特色,历史的反转犹如巨谷回响,悠远而深奥,我的拙笔,仅寻常的微声掺和。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郭芭蕉 2013-1-13 15:28
我都不知道后台还有一片天,这里也能发文章。请围庭君把此文贴在前台,论坛的“新散文观察之散文百家半块。就是与《迷离的金陵王气与胭脂》一样的板块上。此文甚好,我喜欢读。
回复 围庭 2013-1-20 09:38
郭芭蕉: 我都不知道后台还有一片天,这里也能发文章。请围庭君把此文贴在前台,论坛的“新散文观察之散文百家半块。就是与《迷离的金陵王气与胭脂》一样的板块上。此文甚 ...
贴上后就觉不对头,后又贴前台了。我愚钝,开不了新车,连油门刹车也摸不着。多谢郭芭蕉指引!
回复 撒下满天星 2013-1-27 17:52
好文章!拜读了!
回复 围庭 2013-2-17 22:11
撒下满天星: 好文章!拜读了!
谢朋友读评!
回复 苏文瑞 2014-8-25 23:25
喜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9-21 13:19 , Processed in 0.04904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