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新散文观察论坛 返回首页

芷风的个人空间 http://xinsanwen2011.com/?16423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那一刻

已有 44 次阅读2020-9-7 09:37

                                                            那一刻

        但凡看似偶然的巧合,其实都是宿命的必然 。
        当孩子们给吴家宝和父母戴上大红花的那一刻,我的眼里是盈满泪水的,但我没有让眼泪流下来,而是笑着恭喜诗上庄又出了一个大才子;笑着和乡亲进行互动;笑着把自己的情感注入到每个节目和每句语言的表达。那一刻,我相信遥远天际的父亲是开心的,他一定露出了笑脸;那一刻,我想象着,站在舞台中央戴着大红花的是父亲。
        当我把父亲带红花的样子置于舞台中央,才意识到,总是用泪水浸泡思念是多么错误的行为。父亲不喜欢我思念翻转时决堤的样子,父亲不愿看到我决堤时,心被吞噬到痛彻心扉的样子。
       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我的心都不能打开,因为我总是把父亲放在一个最隐蔽的角落里。是的,每个心中人都有一个死角,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闯不进去,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那个秘密就是父亲。
        当我和舞台中央戴着红花的父亲相视而笑时,我们的神态一样。这才是父亲真正想看到的。我要成为一个阳光,自信,向上的父亲的模样。
        那一刻,虽然眼里盈满泪水,但并不痛,那是带着微笑的泪,是一种心灵释放的泪。
        那一刻,我懂了,这么多年,我欠父亲一个仪式。一个戴红花的仪式,一个让他从我心灵死角走出来的仪式。
       今天,我要用攒了几十年的劲儿,大声的,真真切切的喊一声:“爸爸”,亲手给他佩戴一朵鲜艳的大红花,然后我们一起笑,会心的笑。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芷风 2020-9-7 09:45
新人报到,向各位老师学习,请多指教!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1-3-6 22:04 , Processed in 0.02605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