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新散文观察论坛 返回首页

绣霞的个人空间 http://xinsanwen2011.com/?16233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风雨天台寺

已有 2 次阅读2021-1-19 16:23 |个人分类:游记

在时光之外,在天台寺的夜色里,我像朵素莲,岑寂中,听着风声雨声禅乐声,慢慢就像入定的比丘尼一样,悲喜如是。

                                             

             ——题记

01.

我们的老友—亲山近水群,这群名让我想起书上一句话:知者乐水,仁者乐山!

依山傍水,游山玩水,亲山近水,是我们的内在精神需求。恰如这次国庆小长假之旅——相聚天台寺,尽管赶上入秋后第一次大风雨天气伴急剧降温,没能阻挡我们一行16人的热情脚步。3号午后两点,大雨淋漓,我们如约出发,奔赴天台山。

一路上,我和秋水不停翻看为这次活动提前组建临时活动群,已经前往为活动打前站的秋歌,发给我们准备进度,还有天台寺的绮丽景观,不由心生憧憬,甚至无视风雨交加,固执带好我的红衣女侠汉服,要到天台之巅拍一组“侠客行”,以满足我儿时就埋下的大侠梦。

设若说山是思想的一个家,那么坐落在山上的禅院就是心灵的港湾。此次活动是我们亲山近水群的一次心灵之旅,虽然目的地是山寺,却一路风雨相伴,也算是契合了我们亲山近水的初衷。爱好摄影的群主月影姐姐朱唇轻启,口吐莲花,虽是老友却首次参加集体活动的我更是雀跃不已。

车行山间,我发现了一路奇异——雾在山间游走,像画家泼墨,使一路山变成了景,生成一幅幅丹青。此景用现代白话词语去形容,有点如我们光山人常说的:大怒时骂人还是用方言最解恨,普通话太绵软,骂不出酣畅淋漓之感!搜刮肚肠,想到苏轼的“山色空蒙雨亦奇”,想到古代人从未体会在车中飞驰而过与青山绿水邂逅的感受吧,想来终其一生在路上,也很难如现代人一年的出游量,可即便我们见过再多的风景奇观,也很难到达李杜心中的境界。可见风景不在远方,只在内心。所谓“荡胸生层云”,绝不是走得远,看得多可以决定的。

就如月影谈到即将消失的传统景观:夕阳下骑牛暮归的牧童、铺上大红大绿铺盖喝团圆酒闹洞房的婚俗、茅草屋土胚墙青石板的古村落……多想趁着节假日行走时,用镜头记录下来这个微心愿,似乎停留在常立志之中。

02.

打从开始学会装扮的年龄,就莫名喜欢比丘和比丘尼的烟灰、藏蓝、土黄、深咖色的宽大棉麻袍子,各种佛珠手串,甚至禅院钟声,熏香和徽派建筑的飞檐,以及各种禅乐,只是那时候以为修行必须是削发为尼,长夜漫漫青灯古佛,低眉顺眼清心寡欲,吃食也是清汤寡水,所以多是向往之,而从未亲身体验过住禅房听禅乐品禅茶逛禅林吃斋饭的禅院生活。

却没料到,竟在这一次短短的心灵之旅中全部得以体验感受。

我这半生去过的大多庙宇,都是香火缭绕,若在风景区是需要门票进入,导游在几里路之外就热情推销吃住行和讨价还价,商业气息极为浓郁。一路说笑着就到了,下车是三根灰色佛塔林立的小广场,一抬头,灰蒙蒙的雨帘下,拾级而上是错落有致的庙宇,旌旗招展,除了我们一行,整个禅院安静的恍若无人,偶尔一两个有着颀长身板的比丘或比丘尼撑着伞走过,和秋歌合掌招呼,含笑向我们示意,仿佛昨天才见过一样熟稔自然。

 安顿停当驱车就近晚餐,我以为附近定是风景区标配的餐馆酒店林立,商贩摊位和鸣,结果都没有整座天台山上下附近都是安静的,恍若杳无人烟在秋歌熟识的人家吃火锅,一进屋,热气腾腾仿佛风雨中冻着的游子回到家,围桌而坐,男主人憨憨地让多吃点,瘦瘦的秀气女主人呢,豪气要来跟我们同行男同志拼酒,一副自家人的样子。

节假日坚持在天台寺做义工的秋歌告诉我们,天台寺以歌禅乐,品禅茶,护禅林为特色,为保护禅林和空气污染,禅院以鲜花供奉禅宗佛祖,所以天台寺整体鲜有商业气息。

居然赶上了一年难得两回的传灯法会,吃酒了的同行后悔莫及,只能在殿外听梵音。我和秋水随着义工去小剧院旁的洗手间,再出门时分不清来时路,模糊中居然看到那条一直跟着大家的狗在路分叉口等候,顿时觉得夜风没那么寒冷,这狗莫不是在禅院待久了有灵性了,知道为生客引路了。

隆重的传灯法会开始了,据说这是禅修最有特色的法会。

“一灯能破千年暗,一智能除万年愚”,法师按照法会的仪轨进行:诵经,膜拜,发愿!佛桌上点满了美妙的佛灯,晶莹剔透,慈悲祥和。耳边佛音萦绕,我如愿的身着海青服,随着众人行膜拜礼,在莲花蒲台上一跪一拜之间,由伊始的心有挂碍的伤感慢慢平静。诵经结束后,法师将佛灯一盏盏递到各位禅修的师兄手中,排队绕着佛祖金身一圈儿。

去年国庆小长假,是我与哥哥有生之年在一起最多最美的时光。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门前的桂花树,周围的青草地,留下我们太多的足迹和自拍。哥哥教我学会蒸大虾大闸蟹,教我如何做白水面条煮粥,小小的病房里品尝仿佛人间美味。那是哥哥生前最后一段安适时光,后来的后来,就是无尽的痛苦和折磨,疫情爆发前夕,我年龄43岁的哥哥与世长辞……

沐浴在齐声合诵的经声和佛乐中,我一遍遍回想那些还可以长相守的光阴,不由得悲从中来。我闭目沉浸在梵音中,眼角开始酸涩,到轮流上前上香才回过神来,以至于唯一一次可以撞禅钟的机会,我无力到几乎没能发出声响。

这个世界上,最无法预料,无法把控,比痛苦还可怕的事情,这就是所有人的死亡恐惧吧,疫情期间那些未知的日子荏苒心头。接过莲花灯的那一刻,游离的思绪慢慢回收,灯就在我眼前,此时此刻,我希望这一盏正觉慈忍之灯,一直这样点亮着,低头可以看见天国亲人的音容笑貌,抬头可以给世人以光明和温暖。顾盼众人,都在比丘引领下将佛灯交回,由法师再次放置佛桌依次排列。

在行走过程中,我手持佛灯,跟在众人身后,在优美澄澈的佛乐中缓缓蠕行,一时间,仿佛点亮心中光明之路,顿悟无尽生命长河中,每个人都需要智见之光的引领。

03.

也许,所有传统的经典,都需要有创新和发展,这才是符合自然世界发展的规律吧。我以为,不仅仅是自然科学如此,佛学也应如此,在这一点上,天台禅乐走在了前面!

天台寺最大的特色就是,组建了佛教史上首支全僧人艺术团---广玄艺术团。天台禅乐高举“以德成佛”和“礼乐安天下”的旗帜,怀着助力中国梦的追求,延续了弘一大师用音乐艺术弘扬佛法的探索与实践。

是夜,又在几位早年已在天台寺做义工和修行的优秀同乡引领下,在小剧院领略了广玄艺术团的演出视频,心一点点在美妙的禅音中被净化。作为修行法门,天台寺的学员们通过心无旁骛的修学禅乐代替传统的坐禅、参禅。在心弦相印中,达到懂禅、参禅、弘禅的目的。

我在想,我们心理治疗中舞动疗法的禅舞,音乐疗法中的禅乐,应该也是用舞动音乐来代替正念冥想练习,以达到打开身心,从悦纳身体开始汇聚能量,以达到身心整合而疗愈的目地。

1400多年前,智者大师在天台山以北,也就是我们光山的“净居寺”出家修行并得道,后入浙江,创立天台宗。这也是天台寺吸引了光山如此多优秀人才前来修行的缘故吧!

我不懂佛法,对用什么方式禅修无妄评品。但就心理而言,在比较常见的资料文献研究中,从佛教的禅坐内观转化而来的正念疗法,是治疗抑郁症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它的核心之处,就是提供给你观看身体的完整体验。这一点,同样适用于伴侣关系疗愈,简单一点说,就是你要花时间和精力去觉知你的身体,感受你的身体,尤其感受它的完整性。如果没有这个功课,你很难在伴侣性体验中获得高峰体验。

在正带着的《婚姻与幸福》主题心理成长小组里面,我常常引用存在主义团体治疗师李仑老师的理念与大家分享:高质量的性高峰体验,是静和动勾兑在一起,整合在一起的,不光是速度。

身体体验的不完整性和残缺性,会投射到性关系,性生活和性体验中,这就导致我们今天快节奏社会里,很多伴侣最基本的性生活味如嚼蜡,如同鸡肋。要想成就理想的性和理想的关系,需要你每天花一点时间闭上眼睛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去探索你身体的这个世界。譬如每天打坐,这是术,如果追求道,就是感受身体的完整性了,即非常安静的和你的身体呆在一起,当你有了这样的体验,并将这种体验从量到质转变以后,就能在性生活中体验到很激烈的动作,互动和情感,体验到真正灵魂融合的感觉。

所有的学习和体验,衡量它有没有价值,就是看它能否让你更加脚踏实地的活着,并力求活的快乐有趣,这一点,无论是天台寺创新的禅乐禅舞,还是我们心理学中的正念冥想练习,以及由此而衍生的心灵写作,绘画心理分析,音乐疗法,芳香精油疗法等等,都是一脉相承,融会贯通的。依我浅见,淹没于忙碌芸芸众生,都需要定期抽出一些时间来禅修,天台寺无疑是最合适的禅修之地了。

经过摸索和实践,我发现自由书写式的心灵写作,绘制曼陀罗和正念慢跑,于我是最相宜的。那一夜,在时光之外,在天台寺的夜色里,我像朵素莲,岑寂中,听着风声雨声禅乐声,慢慢就像入定的比丘尼一样,悲喜如是。

04.

禅房花木深。第一次体验禅房休憩,我们三人都早早放下手机睡了,枕着天台寺背后的禅林传递的风声雨声,虫鸣鸟叫声入眠,一夜无梦。

晨起各自穿上最厚的衣服去吃斋饭,到了门口,我们看到同行的众森冷得披上了比丘袍,深卡其色连帽披风,长长的罩至脚踝,我们都抿嘴笑了:这僧袍穿起来,果然显得人更加清朗俊逸。

斋堂正中央设立有法事台,有执事法师端坐敲着木鱼诵经,姑且理解为斋前感恩经吧!我们依次安静进入,双手合十鞠躬,男女左右隔着法台落座,依旧双手合十聆听诵经,大约五分钟的样子,开始有义工和比丘比丘尼为我们分发斋饭素菜。在我有限的想象中,以为斋饭就是“忆苦思甜”饭,一定是相当寡淡难以下咽,看到碗里吃到嘴里,却是欣喜,比我们自家的饭菜丝毫不差,颜色口味都相当可口,大家一边安静的吃斋,一边互相传递着哑然失笑的眼神。

感恩这一路的风雨相伴,才有了接下来一上午的看禅花,喝禅茶,听禅乐,讨禅字,然后在雨声转弱时,又一行穿越禅林登临天台之巅的天一寺的难忘之旅。

天台寺的禅茶是当世一绝,天台寺拥有自己的百余亩专属茶园及茶厂,在全国寺院实属罕见。天台禅茶十分讲究由僧人亲自采,制。为了保证茶叶的精髓,天台禅茶绝不使用任何农药化肥,每年只采少量,以护园为主。

禅茶以山泉灌溉,以云雾滋养,更兼地处佛教福地。全寺僧众每天诵经奏乐加持,有一个热爱茶、研讨茶的僧团队伍,因而茶的品质极高。据说,每年的产茶季节都会吸引众多文人雅士前来品茶论道。所以,禅茶,也是各位前往禅修和游玩的人,选择与佛祖结缘或者供奉的方式之一。

之前做宣传工作时,有幸结识了我们文化馆馆长李磊夫妇,他们一个是书画家,一个是音乐家,坊间一直流传着他们夫妻俩平日里居家,种花种草种春风,你弹唱来我作画的神仙眷侣生活。这几年李馆长退休后杳无音讯,竟然一起到天台寺禅修来了。他们把家里名贵的盆景和兰花全部带来捐献给天台寺花房,并由除了书画造诣精深,对养花也颇有心得的张老师负责花房护花。夫妻俩平日里随着禅院的节奏生活,李馆长负责为禅院法会禅乐弹琴伴奏,张老师除了护花便是写字作画,把天台寺的风景尽收笔端。

斋饭完毕,在李馆长夫妇的引领下,我们一行来到大雄宝殿右侧的偏殿品禅茶,李馆长为我们亲自泡茶斟茶,并细细给我们讲述天台禅茶的故事。张老师则在一行人的围观下,一一满足内心所求禅字。最让我们感动的是,作为天台宗发源地前来的我们,享受了最尊贵的客人待遇,悟乐方丈前往非洲传承佛乐了,代理负责的法师为我们安排了古琴和长笛独奏,还亲自前来看望大家。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聆听禅乐,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呢?禅乐师头戴棕红色禅帽,一脸洁净素雅,身着深咖啡色海青服,脚踏烟灰手工禅靴,青花瓷琴囊上,有圆润的串珠流苏装饰,她婷婷立在那儿向我们合掌念佛号,那一刻,我怔怔地呆在一侧,竟自惭形秽起来。看她取素琴,搬禅凳,俯下身子十指在琴键上飞扬,我仿佛进入了一种光影的极乐世界,不知身在何处,今夕何夕。

期间我们的摄影师们前后左右,远近围绕着乐师拍摄,她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是一脸淡定素静,入无人之境。演奏毕,并不寒暄停留,收拾绝尘而去,接着由一位略显青涩腼腆的比丘尼为我们演奏长笛,伊始她面对着佛祖金身,摄影师们只能拍到她的背影和纤纤素手,后来在李老师的请求下,她泯着嘴转过乐谱架,微微一笑很有倾城之感。

许是太迷恋比丘尼的服饰神态,我傻傻立在一旁,欣赏清理禅桌的比丘尼,弹琴演奏的比丘尼,静静地立在书架旁看张老师写字的比丘尼,她们形体各异,却散发一种同样的静气和定美,让我深深沉醉,竟然错失了向张老师讨禅字的机会,也许真是应了张老师那句话:给自己留个念想,找个理由再来天台寺吧!

05.

饱览了禅乐,禅字和禅茶的盛宴,一行人开始穿越禅林向天台之巅进发。我愣愣跟在后面,还在回味禅茶的甘甜,尤其是李老师为我们讲解的天台禅茶摈弃炒作禅概念,因炒作概念与禅相去甚远得理念,不由得深深叹服,这样纯净的禅院之风,天台寺想要不发扬光大都难。

末法之今日自然灾害频发,全球火灾四起,不知有多少动物葬身火海,多少森林化为乌有,直接影响到了所有众生的居住环境。天台寺地处深山,拥有千余亩核心生态保护区。自然条件得天独厚,加之十余年对天台禅林的建设,天台寺的周围环境进一步向原生态转化。天台寺的花草树木有专人护持打理,常年云雾、雨露、梵音环绕,众生见者皆欢喜。

护持禅林是福田深种,认养禅林是当代放生。

一路上,多年都在天台寺禅修,还曾一度随悟乐法师远赴非洲的光山有名的主持人和朗诵家张鹏,向我们普及天台寺特色禅林概念,并带我们一一分辨各种树木名称,教我们禅呼吸法。

“你能想象到吗?多年浸润在禅修里,世界在我眼里稳定的改变了。行走在禅院,天蓝的像童话,灯泡点起来像星星,空气里全是濡湿芬芳的味道。在这里,每个人的脸看起来都那么可亲,可喜。我在山上遛狗,在树下看蚂蚁搬家就可以呆一下午,喜气安稳。这是我以前的忙碌生活中从未有过的体验”!

我们一行歇在临近天台之颠的“太阳仙洞”。听张鹏如此描述,都神往不已。

太阳仙洞茶歇点儿,禅茶茶点都是免费供应,有比丘尼专门为我们泡茶斟茶,听我们谈笑嬉戏,对着她干活儿的身影随拍,一脸娴静淡雅,含笑颔首,偶尔轻言细语回答我们的疑问。

临近山巅,风雨愈发肆谑,大家都互相打气顽笑:亏得没瘦身,否则都要被吹没了!到了一步之遥的天一寺,手中的伞都被风鼓起翻转,只好收起来冒雨前行!我一个人跑在最前面,头一抬,被墙上一行禅语击中,竟无法挪步——

身是我所有,不是我

衣是我所有,不是我

我是谁, 谁是我?

是啊,我们在意别人对我们的感觉,在意是否为别人所重视,目的就是为了确认“自我”的存在,因为我们对自我是否存在,有很大的焦虑,所以我们做了很多事情,要权力,要出名,还要被爱。我们要确认,在别人心目中我们存在,他人对待我们的态度,几乎是确认自我的唯一方式。

这是在诠释真正的禅意人生啊!

此时此刻,我站在烈烈风中,凝视着这两行字,仰视着天一寺飞檐直指天空,去年此时,陪哥哥在医院看过《西藏生死书》中的修行方法,从字体行间浮现在脑海:深深的吸气,把这寒风这细雨吸到心里来,慢慢的呼气,想象着心随着呼吸吐出去,融入了天空中,就像这天空般不加评判,没有分别的充斥整个世界,没有对错好坏,没有时间,没有尽头。就这样一呼一吸,呼吸着无限,呼吸着生命那不生不灭的本源,身体的寒冷慢慢平息,心也变得越来越宁静,可以不再去想什么事情,不再去做什么事情,就这样安详的站在这里,一种叫做“定力”的东西慢慢的在我的体内发酵生根。

再也没有了临来之前想象的“侠客梦”了,也不再为风雨中自己把汉服拎在手中,却没有机会去更换拍摄侠客行而遗憾了;甚至是否要去登临几步之遥的天台山巅的观景台,都没了念想。那无数次憧憬过在此看日出日落,拍摄舞动的剪影和最美的光影;想像在这里大声向山谷的云海呐喊:我来啦!以强调自我和宣泄心头积淤的郁闷浊气……天台寺心灵之旅,之于我,已如此圆满具足,了无遗憾!

原来一个人最快乐的时候,是忘记了自我的时候。

06.

打道回府。

热爱生活的月影姐姐,牵挂着她曾跋山涉水发现的古村落周八家,那里的长满苔藓的青砖古门楼,那蜿蜒曲折似乎无尽头的沧桑胡同,都曾在她的镜头下定格。我们对她的描述极尽向往,一致决定拐过去再瞅一眼。

还没下车远远看去,一栋簇新的现代楼房矗立在周八家村子中间,门前的月形池塘也略显杂乱,我们下车为秋水留下一个背影,也为月影姐姐内心的遗憾画一个句号。

也许,新县的古村落太多了,这里不值得专门保护也未可知啊!

月影姐姐喃喃道,一个真正有情怀的摄影人的遗憾,尽显无遗。

“要不,我们再拐到文殊寺看看你姑姑?”,为打破沉默,一路辛苦充当司机的云峰提议道。

带着对天台寺的念念不忘,想到我们净居寺作为天台宗发源地,天台宗却在80多公里之近的红安天台山发扬光大,以至于我们光山的名人智士纷纷前往修行的现状,我们对正在修建的文殊寺有诸多期待。

文殊寺的住持师傅,没有入佛门前是月影的自家姑姑,一直就读佛学院,十几岁时就削发为尼,在安微九华山修行。前几年适逢文殊寺扶贫修缮,重新延续香火!她带着使命回到家,想为家乡的佛法传承和人们的心灵留一块栖息地。

一路闲聊着来到正在修建的文殊寺,门口道路泥泞,工人正在忙碌施工!拐到小院,静雅之气扑面而来。师傅送走正在喝茶的香客,又重煮茶具为我们泡茶斟茶,只见她额头光洁素净,饱满的圆脸上挂着淡淡笑靥,月影像个孩子一样倚着,让她看天台寺的盛景视频,她一脸平静说:尘事尘景如风似埃,修心修为随时随地!

我们细细一想,果然如此啊!就像我们正念练习,可以正念吃饭,穿衣,慢跑,走步……随时随地,无时无刻都可以进行,关键是能断舍离,放下自我,心有归属才好。

真正启程回家的路上,我们讨论起是心理治疗无法疗愈的,需要去禅修修身心,还是禅修无法专注的去寻求心理治疗?……这基本算是个假设性的悖论吧?在我有限的知识体系里,的确存在这样的现象:

中国的心理咨询师成长到一定程度以后,一部分投奔了宗教,一部分投奔了哲学,投奔哲学的人是为了更好地入世,更好去帮助他人,而投奔了宗教的人,是为了更好地出世,获得某种心灵的升华。中国企业家好像也是这样,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后,要么发展出一定的哲学性,要么就遁入空门。

这又回到了哲学的分支点上了,如果把哲学进行简单分类,可以分为入世哲学和出世哲学。入世哲学是跟这个社会进化发展有关的哲学,出世哲学是跟这个社会进化发展无关的哲学。比方说佛学,就是出世的哲学,不管社会如何进化,它就是它。存在主义心理流派是一种入世哲学,它关注人和社会的关系,以及社会背景下人和人、人和内在一些重要议题的关系。

其实都不过是人用来缓解人类两大终极焦虑:生存焦虑和死亡焦虑的方式罢了。用宗教和神话的力量为内心提供认同感和团体感,强化我们的道德价值观,然后在这样一种感觉的整合下,获得某种永生的感觉。

天台寺禅院锐意创新,是否为传统佛教所认同且不异议,能将佛法传承与社会进化紧密结合,用鲜花代替香火供奉活佛,用禅乐舞动代替禅坐静修,用亲近大自然代替青灯古佛,这样的理念和心理上的森田疗法,存在主义流派异曲同工,殊途同归。

这也许是短短两天的心灵之旅,却让我倍觉厚重的原因吧!在天台寺,不用精神分析,不用家庭排列,什么都不用,就面对禅林,品尝禅茶,耳听禅乐,养护禅林,与大自然的空性在一起,这样就足矣!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1-3-6 22:51 , Processed in 0.04705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