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新散文观察论坛 返回首页

河蚌赌徒的个人空间 http://xinsanwen2011.com/?15687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人到中年岁到秋

热度 1已有 235 次阅读2018-9-27 10:12

人到中年岁到秋

人生眼见着过半了,虽然还没到知天命的年纪,但毕竟脚尖已经踢到不惑的门槛儿了,后面的日子,过一天赚一天。虽然爷爷长寿,但父母去世都早,哥哥又早早就心脏搭桥了,我对自己的寿限并不乐观。好吧,我本来也就是个悲观的人,本来,当然不是从出生算起,但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我却也不记得了,大约,比高考失意还要早一点儿。当然,悲观不表示消极,当你确信缩头也很可能是一刀的时候,反而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如果真确信今天就是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反而更能放开手脚做自己。世俗的那些规矩,终于是给活人,或者说,还想并相信自己可以继续活下去的人设立的。好吧,我现在也想,所以,我是守法良民,外面看起来温良恭俭让那种,但内心深处呢?大约,是这个样子。

自私
好吧,人都自私,这是本能,按说不该列第一条,但我的确觉得自己比前些年更自私了。怎么说呢,随着年龄增长,未来所谓的无限可能正变得越来越有限,不管是寿命、职业发展还是收入,都几乎能够预估出一个八九不离十的数目。资源一旦有限而又开源无望,那如何分配资源就成为重点。当你确信明年自己就会成为天下共主,普天之下莫非你家,目所能及都是你将来的臣子或仆人,那么你自然会很大方,总之肥水没流外人田。可当我发现这辈子很可能再到手的也就只能大几百万,最多千把万,就这点钱还得给老人养老送终、养孩子长大成人还得给自己和叶子一个不算太难看的晚年,这么一算,慈善之类的念头就弱了不少。每个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从我账户里扣那一百块钱的时候,我竟然有了不再捐助的念头,嗯,不捐自然有不捐的道理,只需要怀疑那钱的去向,就如怀疑路边乞丐都是骗子一样,总能省下几块钱的,至于怀疑错了,有人会为此自责吗?

爱钱
是啊,越来越爱钱了。按说我不是个物质欲望很强的人,最爱吃的无非是饺子和猪头肉。韭菜猪肉馅儿或者西葫芦猪肉馅儿的饺子,我每个星期自己包,花不了几个钱。猪头肉嘛,据说对身体不太好,我一个季度大概吃一次。至于穿衣这事儿,百十块钱的衣服能穿两三年,咱人长得很一般,也从没奢望过靠外貌立足。家里有辆吉利汽车,但我基本不开,出去还是喜欢公交地铁,可以安心在车上打瞌睡,不用担心被罚款或者跟人磕碰,也不用考虑在哪儿停车。好吧,我近乎极简主义者,但就是越来越爱钱了。天天需要大笔钱,一眼看不到尽头。叶子跟了我就没享啥福,现在手上拿的还是苹果6,她一直想出国的,却没带她去过。岳母在我们家帮着带孩子,每天东奔西走,岳父自己留守老家,这日子显然谈不上幸福。唯一的哥哥心脏支架了,嫂子前两年还得了甲状腺癌,虽然都恢复的不错,但总也得给他们家预留点钱,以防万一,还有俩小孩子呢。叔叔那边身体也不好,堂弟不争气,欠了一屁股债,顾不上也管不了,但多少也得准备点吧。

惜命
其实我对于长寿并没什么执念,或者说这人世间值得我留恋的事儿确实不多,喜欢的吃喝玩乐都做过了,现在唯一挂念的也就是这几个家人。但也就是为了这几个人吧,还是得尽量多活些年,多一年,就能多赚点,他们就能轻松一点。于是开始惜命,开始注意饮食,开始健身,开始滴酒不沾。烟是从来不抽的,熬夜也从来不敢。哪怕论坛上跟人吵架,也都是看势头不对就赶紧闪人,而不会跟人过多纠缠。没那闲工夫,不管线上线下也都不想跟人结下太深仇怨,又不是为了钱,不值得。过马路和下楼梯的时候,从不敢碰手机的,渐渐的,走路都不碰手机了。去陌生城市出差,晚上习惯在酒店里待着,哪儿都不去。旅游这东西,对我本来也没大吸引力。欧美都去过,黄山也去过,好看吗?好看。想去看吗?算了。不全是钱的事儿,也不想花时间在路上。有点儿时间,就只想多陪陪天天。再有点时间,想睡觉,或者,躺着听听相声、看看小品。心情好很重要,据说有利于活得久一点。于是与人为善,哪怕是论坛,能回复也多回复一点,权当积德了,虽然,未必有用。

油腻
油腻的中年男人,里面不少标准我不符合,比如玩手串。我倒是带过几串很便宜的佛珠,但都不持久,那线很快就断了,看来也没有佛缘。好吧,不是坏事儿,还能赚钱的时候我不会出家,而当我不能赚钱了,想去寺院养老,估计人家也不收的。这世道,谁比谁傻呢?不过摸摸肚子上的赘肉,还有明显的双下巴,说油腻是当得起的。不过,其实也并不经常腻着别人,就如上面所说,有空我只想腻着家人。社交都近乎没有了,省钱也省心,同时,自知自己负能量不少,不想拖累那几个仅有的朋友,谁都过得不容易,何必呢。越来越油滑了,大约五年前吧,我还能为了公司对自己部门手下的不公平跟老总据理力争,如今,不会了。那次的结果是,我被人家辞退了,虽然没少赔我钱。临走的时候,那老外跟HR总监都说我是个好人,我想的是:“叶子怀孕呢,下家还没着落。”人就这么被社会打磨圆滑甚至油滑了,就像外面包裹了一层包浆。交心的话,也就网络里跟陌生人讲讲,好吧,其实也没那么多心里话,我心不大。

认命
虚岁三十九了,按照老家的规矩,我得虚两岁。回首过去这些年,有些事挺顺,比如上海户口和工作发展;有些事儿很不顺,比如父母早早去世,比如……嗯,总归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我码字儿这会儿,还有趟在床上流口水或者小便生活不能自理的呢。以前悲观的时候,总是很惶恐,担心那些不好的事儿真会发生。这两年淡定多了,因为发现,你怕也没用,该来的躲不过。于是,不怕,遇到了,认命就好,水来土掩,挡不住,那也无非是冲击一番,死不了人。如果真被淹死了呢?那也挺好,眼睛一闭,又是一个新游戏,没准下次能投个更好的胎。至于牵挂的那些人和事儿,回想一下,自己总算是问心无愧,能给的钱和爱都给了,甚至,透支了给的。虽然至今也不知道命是什么,但就是自觉自己开始认命了,晚上在床上一趟,眼睛一闭,两腿一分,让老天爷看着折腾吧。早上醒来,眼睛一睁,老婆孩子都还好好的在身边,挺好,那就再好好过一天,过一天,赚一天。

懒散
昨晚上我们带天天去打篮球了,回来的路上,月亮正圆。我们爷俩为满月、新月和残月纠缠了半天,也没搞清楚这三者分别是哪天都哪天。回家后,又给他煮了六个饺子,他吃了四个,我吃了两个。打开窗户,有风从厅堂里穿过,带着淡淡的桂花香气,趁着月色,我在阳台上给小家伙把衣服洗了,这样,明天早上岳母就可以轻松一点。小区里有春花秋月可看,阳台上还有叶子养的花草,每天早上都会伴着鸟叫和汽车喇叭声醒来,不过,我并不会因此希望那些大清早按喇叭的人死掉,当然,并不全是因为知道希望了也没用。天天每天都不一样,今天早上他的咳嗽就比昨天多了一点儿,但口腔溃疡的他还是吃光了叶子给他煎的鸡蛋。叶子昨晚上用电饭煲定时烧的绿豆汤挺好喝,我们一人喝了一碗,天天也喝了一碗,边喝边说:“是甜的,还有一点点苦。”岳母跟我还各吃了一个月饼,玫瑰豆沙馅儿的,那盒月饼是从哥哥家带回来的,包装盒上的字儿天天都认识,他用手指摸着那几个烫金大字读出:“家,团圆。”

河蚌赌徒 2018年9月27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河蚌赌徒 2018-9-27 10:12
家,团圆
回复 陆俊萍 2019-1-12 12:54
中年的人都不会再迷惑,活得很清醒。
天天好可爱“家,团圆”。放在文末余味无穷!
很多人的目标都变成了:健康平安!
回复 河蚌赌徒 2019-1-13 19:45
陆俊萍: 中年的人都不会再迷惑,活得很清醒。
天天好可爱“家,团圆”。放在文末余味无穷!
很多人的目标都变成了:健康平安!
到了一定年纪,就不那么在乎其他的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12-14 21:26 , Processed in 0.03539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