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新散文观察论坛 返回首页

后主的个人空间 http://xinsanwen2011.com/?1343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与时间赛跑(其一)

热度 2已有 536 次阅读2013-6-17 11:18 |个人分类:散文

               与时间赛跑(其一)

 

我以为我赢了,我真的以为自己跑赢了不可战胜的时间。

那个午后,校园里的一切都与往常无异,只是天空灰蒙蒙的,没有往日温暖的阳光。我准备送完一首歌,便去吃饭。但是口袋里的手机却一直不停的震动,好像在催促着我。妈妈的话很短,却很急。

让我回家,立刻回家,你病重了。我丢下所有手头上的工作,我只想着回家,我要快一些回到你的身旁。我把脑海变成一片空白,我把我的思绪控制着,尽力不让它乱。我也忘记了一切出校的程序,我只想着多一秒再多一秒吧。于是,我跑着出去,但是门卫怎会让我如此呢。泪水因绝望而涌出。在抽噎中,我已听不见任何来自身边拉扯我的人的话语,只看见不远处站着的小黄静为我担心。后来,失去理智的我在电话中大吼不明事由的班主任,结果还是他在那通电话中替我结了围。我跑着,丢下他们在一旁,我一定要跑赢。最亲爱的你,一切都会没事的,你最疼爱的“海”正在回家。

久未长跑的我,腹部的疼痛一阵比一阵强烈,我咬着牙终于到达路边。我拦下曾经回家的车,车上的人都静坐着,不喧不闹。数着路旁的柏杨树,望着窗外仍是灰蒙蒙的天。擦掉眼角的余泪,思绪飞得满车都是,我多希望他们不要频繁的上下车,好让车跑得快一些,再快一些。车上有一位奶奶,带着年幼的小孙女。我想她们应该是去做客,然后现在回来的吧。我想起我的小时候,爸爸妈妈常年不在家,你与奶奶将我拉扯大。你教会我写信,教我做人……我打断了自己,我这是怎么了,你现在一定很想我对吧?我到了,我到了,我真的到了。

妈妈使表哥来接我了。下车我才发现,路两旁的柏杨早已是孤枝枯枝了,盛夏时我们路过还是绿叶一片。我有多久没好好的陪陪你,你知道吗?

表哥一直都在路旁的舅舅店中等我,在路上车不快,但是我知道我就要见到你。像多少个回家的日子一样,我走进家门。我终于看见你,我终于回到你的身旁。看到四下静坐的你的儿女,看到一旁红胀着眼的奶奶,还有上桌旁吃力的你。我轻轻上前,像曾多少次与你轻声耳语一样,在你的耳旁唤道:“爹,我回了。”

你缓缓地抬起头,那一双肿胀的眼皮下疲倦的双眼中,满是我看不懂也读不清的凝聚。你喘着粗气,一口紧接着一口,脖颈上青筋粗如线绳。我不知道抬头的瞬间,让你耗费多少力气,你低下头好久。好似从全身抽调了多少气力,把它们凝聚了起来,然后责问我为何这般时候回家,让我要抓紧时间操练,不能因你而荒废学业。那一声又一声粗重的呼吸,像一根鼓槌在一下又一下的敲打着我的心。

我退在一旁,伯父及姑妈们在一旁说着。从他们的话中,我终于明白我战胜了时间,我很欢喜。只是我仍在看着你,听着你讲述。我看着你的脸庞,很想告诉你,爸妈就回了,他们正在飞机上。但怕你愧心,因你又废人工夫,所以不说。你总是这样,怕误了人的时间,怕麻烦因自己而带给他人。即使是自己的儿女。他们都在谈论着自己的,你一句一句的嘱托,细心到我们所未料及的。与奶奶的一番话,让我心疼不已,那种泛起的心酸,使我此生都再难以忘记。

或许,你早已向岁月低头。我时常在那一双眸子里,看到浑浊的深情,我想那是我所不能明白亦或揣摩的情感。你曾高大挺直的脊背,如今像一棵在飓风后幸存的小树;你富有土地一般黝黑的皮肤,如今暗淡着光泽,失去了往日的模样。这些都是岁月的力量,你不可抗拒的的力量。它多么令人害怕啊!它一点一点的流逝,不急不缓。于是一切都很安然,也正是在这不急不缓中,我与你势必都将为这一份安然付出不可估量的代价。你的老去,我的失去……

我很害怕你的离开,我无法想象失去你的悲痛,那是一种我无法承受的伤痛。所以在得到消息的那一瞬,我已与时间在赛跑,我必须在时间的前面。我跑得很快,快得泪水都无法在脸上停驻,快得在你的惊异中站在你的身边。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会害怕那么强大的你,那种害怕犹似大草原上羚羊崽与母羚。也就是在那一时,我与时间的一场赛事已悄悄拉开帷幕。这所谓的代价,与我无关痛痒,年少无知的我总以为有些东西不会失去。于是,将自己的无知与肤浅演绎得无可比拟。在多年以后的今天才终于明白,这被我轻视的代价是我再也无法忘怀的痛楚。只是,所幸有你与我一起,不然那么多的回忆我该向谁怀念。

爸妈夜深便回了,我看得出在看见你无恙的时候,他松了多大一口气。你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的,在心里我便这样想。在催促中,我便去学校,因为你也已经答应去医院了。对于你问我的问题,我无从回答你,我不能告诉你他们在争吵什么,我想不知道或者更好一些吧。又或许你已经知道,只是不愿再说些什么。爸会比我做得更好,他知道该如何去做,于我便只能为你祈福,祈福你早日康复。

于后,便都是好的消息。去医院探望你时,你的气色很好,亦吃些许爸送去的饭菜。对于我,你还是放心不下,嘱托我许多,笑着说自己无碍。这都是月假中的事,此后在你未出院时,也就是与爸送饭的那一次,在医院门口我曾祷告,愿这是你最后一次来医院。也就是那天,我回校了。更多的情况,多是在电话中得知的。听到的,多是你在家修养得如何的好。而且,最让我寻味的是,你变得格外爱吃。病初愈,嗜吃是一件好事,平时不肯吃好的你,是该多吃一些。于此,我的心便安上了。

又假,回家看时你已经无碍了,只是比往日多了要吃的话语。送走了爸,不在家的我也不知道你的感受,也只能对你说,是去料理一些事情,回家不远了。后来听说,你当时嘱咐爸爸要回早,不要太晚。你对爸的爱,虽不言于表,但早已明于我心。你,爸,我三人都一样,不善言辞。但作为土地上的农民,我们有着纯素的土性,就是一抔土。一抔实实在在的土。即使时间永不停歇的流逝,作为一抔土的我们,永远都是一抔土

我赢了,但我仍跑着……

 

                                                                                     2013117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云中飞鸿 2013-11-19 12:38
文字舒畅,情感融入其中。
回复 后主 2013-11-19 13:23
云中飞鸿: 文字舒畅,情感融入其中。
十分欢喜,老师竟来看我的旧文了。
谢谢老师精读,多批评!
回复 瘦马 2013-12-21 20:05
真情流露。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0-11-29 01:14 , Processed in 0.03091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