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53|回复: 4

与诗无关-且为诗集《读声碎语》之序言

  [复制链接]

19

主题

0

好友

149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1-1 17:27: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方叶城 于 2014-11-1 17:39 编辑

与诗无关--且为诗集《读声碎语》之序言


文/叶城



      林鸿,女,一个站在内心和个人情感上写诗的人,仅此而已。当我将这样惨白、简单的几个字来指向一个诗人的时候,突然间,我开始觉得这是对诗的一种曲解和亵渎。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正地认识过一个叫林鸿的朋友。这样的怀疑是复杂而带有个人情感倾向的。我们彼此相识,已经许多年,像熟知自己一样随意,我开口就能准确地描述出她说话的语调、五官、形体、姿态、性格、性情以及生活中最琐碎的细节部份。而又或许是陌生的,当我想起她的时候,像是张望一个路人时露出满脸的茫然,漠然的表情下埋没了我们彼此相识这许多年的真实情境。那种被光影分割的距离,邈若山河,没有方式能够抵达。

      记得,在几年前第一次读到她的诗时,我竟然惊讶。一个轻愁般的女子,躲在文字的背后竟是那么的沉重、孤傲。仿佛一盏古老的油灯,跳跃着朦胧的光亮。在敞明的地方,那散发出微弱的光亮被忽视、被遗忘,以至于那些过时的纹案与装饰同周遭的景物格格不入。而在一个幽暗的角落,那蔓延着的昏弱的光亮,却能将所有的布置都逐一打开、照亮。包括一个人的思想、生活、命运,乃至深埋在心底最强烈的呼唤。清澈如水,一览无余。

      一直都觉得好的文字和真挚的情感最终都会指向诗,因为诗是文字的灵魂,也是一个人情感升华后的灵魂。林鸿的诗,无疑有着她最真挚的情感部份,尤其是那种存在于一个女子在琐碎、杂乱而又平庸的生活里对情感的极度渴求和坚守,就像她曾经写过的一首小诗“你 / 像魂魄游走 / 只在深夜到来 / 守在你曾出现的门口 / 蜷缩的我几度熟睡……”如此安静而又热烈地对情感的执着,把孤独撕裂开一个口子,一次一次地撞击着她以及更多向她一样的人的心。人的心是未知的、无法洞察的,像是一个怪诞的容器,积淀了岁月的尘土和记忆,这些经年累月的不断叠加,总有一些被丢失、遗弃。一段历史可以被人记载,描述完整,继而广泛传颂,流世后代,以传承的形式告别丢失和遗忘。而一个人的心事却无法像一段完整的历史,当回眸凝望或者伸手抚摸的时候,其暴露出的细节是残缺,这种残缺会让人感到孤立无援,比如她这样写道“夜的诗句 / 在我的睫毛上停泊 / 月的光芒 / 落在遥远田野的麦穗上 / 你牵着我的手在抖 / 眼神如星斗忽闪不定 / 梧桐金黄的叶 / 沁润了一条街的落寞 / 这个浮躁的城市 /  有没有一片落叶 / 收藏我一生都不能忘记的心事”这样安静的思考,这样贴近内心和自然的表白,用柔软和忧伤凝结成一股力量,砸在人的心上,跌宕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安静的最终结果是对本质的深刻体会(才苟的方式)。林鸿是安静的,像西边天际里将灭的晚霞,宁静自守,孤独而寂寞。可是如果你移步走近她,靠近她,走进她,感受她,便会沉浸在她一片异样美丽的金红霞光里。同样,她的诗亦是安静的,只属于一些安静的人,适合一个人的时候细细咀嚼,慢慢地回味。读她的诗,是一种情与爱的完美分割,保留更多的则是情的部份,许多的诗里面扑面而来的是一种来自于单纯情感上的抽泣和纠缠,而爱的部份在她的诗里面一步一步走远,悄悄地、无意识地,被她从情的外表上扒落下来,直至丢失。这种纯粹出于情感上的单一歌唱,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闻一朵百合花的香味,干净、彻底、没有杂质。把爱去掉,把情留住,这种孤傲又固执的思想,让一个人变得纯粹,热烈。同时这种思想又是自由的、洒脱的,符合一个诗人的气质。因去爱留情的残缺形式所附加的伤怀定义,林鸿的诗里面少了一些阳光的味道,可她那种随意,柔软,伤感的诗句中的真切感,真切感中独具苍凉气息和空灵的意境,一下子就能够把一个人带入一种境遇,把一个人的心攫住,在她的诗里独自感怀和疼痛。没有伪装的抒情,没有无病呻吟的嚎啕,没有矫情的喊痛,用平实和质朴的声音来表达自己对情的忠贞、执着、渴望、守候。残缺的本意反刺着完美,这种爱和情的分割,这种发自内心和灵魂的呼喊,于精神上恰恰昭示着一种圆满,一种高贵的美。


      我想起,曾经有这样一群人,在千年之前,破晓之时,他们便衣着华丽,步履沉稳地从朱雀大街的青石板上走过,经承天门拾级而上,抵达一个叫做太极殿的地方,继而开辟出一个当时世界上最鼎盛的王朝 —— 一个中国历史上最盛大的节日。而当下,有一位女子,她默默一人住在长安城里,安静地行走在过去的回忆和理想的道路之上。她手里捧着那些由无数漫长黑夜孕育而成的诗,这些都是她的孩子,她和她们一起绽放在长安城里,绽放成一朵忧伤而美丽的花,盛开在朱雀大街的中央。

      我不会写诗,更不懂诗。我把这些粗鄙的文字拼凑在一起,而这一切都与诗无关。我能记住的只是一个坚守着自己情感的纯粹女子,一个写诗的女子 —— 她叫林鸿,居于长安。仅此而已。


      且为序


      叶城

      2010年02月25日深夜于广州
不吹嘘,不诋毁,我对文章的评论不为取悦任何人。

19

主题

0

好友

149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1-1 18:17:15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东西好像不适合贴在论坛里面,如觉不妥,请将它删除。
不吹嘘,不诋毁,我对文章的评论不为取悦任何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0

好友

257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1-1 19:08:12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不管与诗有关无关,不管与散文有关无关,与人有关、与人心有关、与灵魂有关,能打动人的文字,随处都能安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0

好友

115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1-1 22:03:53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一篇序,赏读!
慢慢活着,慢慢写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56

主题

68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1-2 19:59:22 |显示全部楼层
穿透力还不够,现代诗的主体精神是什么,女性诗人在诗歌话语建设上有哪些贡献,这些话题绕不过去。
另外,本版严格遵循只收留散文批评和散文建设类的文章,之所以有此考虑,原因如下,假设有一天论坛关停,这些资料可以集中保留,供学者探查新世纪以来散文研究的流变。
文章我转到新观点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0-2-27 00:19 , Processed in 0.11373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