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1|回复: 15

尔时

  [复制链接]

126

主题

12

好友

40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22 21:41:13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寂寞秋花。为什么是这四个字浮现脑际挥之不去?浮世慌慌,任漂流,飘荡,没有方向——也不确然,每个人心中还是有自己既定的方向吧,然而一番挣扎之后,头破血流之后,螳臂粉碎性骨折之后,大彻大悟,便由"既定"悄悄调整为"即定"——以风向为方向,随波宛转,任意西东,浩浩乎飘飘乎……南辕北辙、一日千里?没关系,反正现代人早已知道地球是圆的嘛,大不了,又回到起点。有道是天下大势,分久合合久分。渺小的生命个体不可避免地在这分分合合的间隙里苟且,寄居,且意淫"岁月静好"……只要前一秒时代的铁蹄没踏上自己的脑袋,便可以"静好"下去,譬如,没在贵阳某夜转运的大巴车上,又或者大巴车顺利抵达隔离点,没有侧翻到山沟里……该核酸核酸,该扫码扫码,该"闭关""闭关",只要甑中有米,瓮中有水,灶下有柴。管不得别人的哀嚎,哭泣,以及不识趣者的咆哮……大家都是泥菩萨啊。菩萨本慈悲,奈何是泥胎,叹只叹苦海阔无边……在心里惹起这番感概时,我当机立断从长城长的核酸队伍里绝望抽身。
   为了排解郁闷,漫无目的地就坡而下。一则疏散疏散日日伏案、疲乏的筋骨,二则到下坎的菜店捎点青蔬。秋风劲吹,吹得额前的碎发遮住了视线。唯觉杨树,柳树,榆树,梓树……路过的身旁的每一株街树,都在头顶呼啸出一片秋声,脚下堆叠起一地落叶,刷啦,刷啦,刷啦,我蹚着脚下的落叶,每一步都踏着秋天的节奏。
   转过弯,忽瞥见一丛纤细颀长的波斯菊,黄绿参半,蓬蓬地,在风中起伏、摇曳。枝叶不复夏日的油润碧翠,有一点点的憔悴,枝头挑着的缤纷的花儿,却依然灿烂。单瓣的小花儿,清丽,单薄,不像大丽花那般繁复重叠,而是一瓣一瓣,坦荡而清明,自然而然地依偎着黄色的花心儿。花朵有白色的,紫色的,大红的,幽蓝的,在颓垣断壁前,少年般,不识愁滋味,嬉笑,甚至追逐,在风中。没错,花畦的背景就是颓垣。颓垣的身后是一栋废弃的危楼。除了底楼挨着花畦这户有人烟,整栋楼都是空的。且空置了不是一年半载。记得去年秋天我就曾路过,并随手拍了照,分享到朋友圈。今年依然如故。只不过,楼愈发地颓败了。单元门早已不知去向,留下一个不知深浅的神秘暗夜似的黑洞。黑洞的右手便是一块原来的绿地——现在被铁丝围住、开了花畦兼菜畦。透过铁丝围栏,可见白菜与辣椒,外围就是远远地在风里招摇的波斯菊了。门洞的左侧半废的倾斜的铁栅栏上晾着一些衣物,大大小小各种颜色质地,且不分季节,厚的薄的纱的棉的春夏秋冬俱全,说新不新说破不破,褶皱,粗糙,散发一股年深日久的霉味——显见不是家居的日常随身衣物,是大包大包收来的旧物?不得而知。抑或是这底楼种菜人兼营的营生?……这栋废弃的危楼,还不是普通建筑。楼体外墙挂有落款市政府字样的牌子,上书保护建筑云云,这危楼还轻易动不得……就这样撂着,撂荒。临街的玻璃窗残破不堪,木制的窗框大多变形烂掉,玻璃自然也是不见了,残存的亦封着蛛网,处处都透着阴森与荒凉,令我想到恐怖电影或聊斋。以前路过这里曾遇见过一个粗丑黑胖的妇人,蓬着一头鸡窝也似的乱发,踩着凉拖,从菜畦出来,手掐一把小白菜及几只辣椒——幸而是这样寻常的乡下妇人,一点不妖娆、美艳,否则,我就得认为是"精变"了。狐狸精?花妖?女鬼?……可见,粗丑有粗丑的好,接地气,浑身都散发着人间烟火气。汗臭夹杂葱蒜的气味,即便令人掩鼻,也好过那野狐的邪性。危楼逃了住户是好事。守楼的,算是使命担当吧,别人,就没必要与危楼共存亡了。(守楼人也许是相关部门雇佣的看楼人?不得而知。)     
    当我手里携了青菜回来,见长城长的核酸队伍依然那么曲折蜿蜒,沿着广场高高的看台阶梯上上下下折了几个来回还望不见队尾,我真个决定放弃了。决心明天起个大早,争取先机,早早排上队,把今天的损失夺回来。不惜一切代价保住绿码,确保自己的绿色通行。
   打定了主意,微笑便像危楼前的波斯菊一样,绽放在嘴角。
   罔顾秋风呼啸。
   就是雪来了,也坦然自若。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啊。
      ——尔时。

769

主题

19

好友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22 21:44:33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心猿意马,随心所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6

主题

12

好友

40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22 21:49:49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河版晚上好!一则日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6

主题

7

好友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23 05:12:50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感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9

主题

3

好友

892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2-9-23 07:29:03 |显示全部楼层
哈。喜欢。喜欢这个词,我感觉用得非常恰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9

主题

19

好友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23 07:33:57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周苇杭 发表于 2022-9-22 21:49
河版晚上好!一则日志……

问好,中间部分的描写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212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9-23 10:54:21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的文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2-9-23 11:13:49 |显示全部楼层
思绪万千的文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9

主题

19

好友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23 11:18:08 |显示全部楼层
颓垣的身后是一栋废弃的危楼。除了底楼挨着花畦这户有人烟,整栋楼都是空的。且空置了不是一年半载。记得去年秋天我就曾路过,并随手拍了照,分享到朋友圈。今年依然如故。只不过,楼愈发地颓败了。单元门早已不知去向,留下一个不知深浅的神秘暗夜似的黑洞。黑洞的右手便是一块原来的绿地——现在被铁丝围住、开了花畦兼菜畦。透过铁丝围栏,可见白菜与辣椒,外围就是远远地在风里招摇的波斯菊了。门洞的左侧半废的倾斜的铁栅栏上晾着一些衣物,大大小小各种颜色质地,且不分季节,厚的薄的纱的棉的春夏秋冬俱全,说新不新说破不破,褶皱,粗糙,散发一股年深日久的霉味——显见不是家居的日常随身衣物,是大包大包收来的旧物?不得而知。抑或是这底楼种菜人兼营的营生?……这栋废弃的危楼,还不是普通建筑。楼体外墙挂有落款市政府字样的牌子,上书保护建筑云云,这危楼还轻易动不得……就这样撂着,撂荒。临街的玻璃窗残破不堪,木制的窗框大多变形烂掉,玻璃自然也是不见了,残存的亦封着蛛网,处处都透着阴森与荒凉,令我想到恐怖电影或聊斋。以前路过这里曾遇见过一个粗丑黑胖的妇人,蓬着一头鸡窝也似的乱发,踩着凉拖,从菜畦出来,手掐一把小白菜及几只辣椒————这部分喜欢的,就是,可以再分分段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6

主题

12

好友

40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23 13:57:29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陆俊萍 发表于 2022-9-23 05:12
这就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感受

陆老师好!多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2-10-7 11:02 , Processed in 0.04950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