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7|回复: 8

房子,房子

  [复制链接]

14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2-9-21 10:37:55 |显示全部楼层
    三年前,我就开始陪燕子在县城找房子。

    最初,我还不认识她,母亲带着来我家,来之前说了下燕子和我们的关系。母亲说,是外婆兄弟的外孙女,算是她的娘家人,和我是一个辈分,属于表姊妹。

    我不知道母亲这个“表姊妹”是不是说得很准确,只是明白了,我有一个远房的年轻妹妹,要来县城租房子,需要我搭把手。

    第一次见到燕子,很大方,当我客气地请她坐给她倒水时,她右手挥了挥说,姐,都是一家人,莫客气。我尴尬地看看母亲,看到她在笑,也不理我。我们在厨房做饭时,母亲才对我说,不要以为人家是农村来的,人家见过的世面比你多,在深圳呆了几年,你去过深圳没有啊?我摇摇头说,没有。

    我不是个话多的人,一旦有了不太熟悉的客人,常常为找话题感到苦恼。燕子性格开朗,这一点简直不要我操心。她坐不住,总想找点事做,如果不是厨房太小人多转不过身,她也会进厨房干活。她一再要求来煮饭炒菜我一再拒绝,最后母亲干脆说,厨房太小了,他们放的东西你也找不到,她才作罢。等我从厨房出来,不过是切了几个菜的功夫,她已经把家里的几个房间都看遍了,还抱怨我不会收拾,空那么大的一个厕所用来堆杂物,简直是浪费,还不如搭张床当个小房间。

    这样的燕子让我一下子放松下来,也不会在菜饭上刻意了,连招呼她吃饭吃菜都是多余的,她不需要。这么多年场面上的应酬早已让我厌倦,年轻的燕子有点像山里吹来的风,令人轻松愉悦。

    燕子是来给她女儿慧慧找房子的,慧慧三岁了,准备进幼儿园。

    我问燕子,就读个幼儿园,在乡里的幼儿园读一样的啊。燕子说,那不一样,城里的幼儿园和乡下的幼儿园环境不一样,教的都不一样,反正家里挣钱也是为了小孩,不能让她从读幼儿园开始就亏了。

    三年前,进县城的幼儿园读书很容易,没有户口的只需要有个父母长期在城里打工的证明就可以。

    找房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母亲呆不住先回去了,走之前特意悄悄地告诉我,要把这件事办好,人家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求过我们。

    燕子找房子有点晚,八月下旬,幼儿园附近没有出租的房子了,好在她的条件是省钱,远近无所谓。燕子一本正经地说,有好远嘛,县城这么小,一泡尿从街头可以流到街尾。我听了,忍不住地笑,连连说,那就好那就好。

    话虽这么说,找到合适的房子还真不容易。

    县城属于山区,八月的阳光还很猛烈,天空倒是很蓝,只是那很强的紫外线还是让人恼火。县城是小,燕子也不熟悉方向,特别是那些老旧巷子,我也是边走边问。

    慧慧进的幼儿园在城北,我们最先围绕着城北找,看见哪里贴一个租房广告就问,问了还要去看,便宜的房源早就没有了,剩下的那些楼房环境和房间内部条件都不错,就是价格贵,要一万二一年。燕子砍价厉害,就像去市场买菜,常常拦腰砍一刀,一万多她只给五六千,气得有个女房东直接撵人。

    我请了公休假陪她找房,连着跑了两天,累得不行,心里想,要不给燕子建议去房屋中介看看。又一想,算了,人家本来就是指望我帮忙节约中介费的,不要好事没办好还得罪人了。母亲还一再交代,看在故去的外婆份上,看到故去的外婆兄弟份上,好好帮忙。

    最初我是有点敷衍,想着赶快找个房子打发了燕子。后来有一次,又去看了处房子,没有谈成,已经傍晚了,小城的人出来散步乘凉了,我和燕子也沿着河堤走回家。走得很慢,燕子应该也累了。小城即使是盛夏一早一晚也是凉爽的,河堤很干净也很宽敞,紫色的木芙蓉花开得正好,涪江的风也徐徐吹来,我边走边感受大自然的馈赠,走得很慢。燕子话少了些,我知道她是着急了,每天晚上她都要接到好几个电话,有在深圳的老公打过来的,问房子找到没有,也有她母亲打过来的,也是问房子找到没有,慧慧想妈妈了。我几乎要忍不住说,就在我家住吧,懒得麻烦了,又想起一个朋友曾经说过的话,住几天是亲人,住久了就变成仇人了,那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燕子嘴上长了几个大泡,她拿着一张餐巾纸不住地擦那些水泡。我也着急,这么一件小事都办不好,对谁都不好交代。我试探着说,如果房子真的不合适,那是不是就回去读啊,反正幼儿园也学不到什么。燕子摇了摇头说,那不行,跟慧慧爸商量好了,他在外面挣钱,我在家好好养娃,我们都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不然慧慧爸爸也不会天天在楼顶上绑钢筋,姐你不晓得,深圳晒得很,挣得真的是辛苦钱,总不可能娃娃以后又像我们一样。燕子停顿了下,又说,实在找不到便宜的,贵一点就贵一点。

    我能理解燕子的想法,外出打工的父母,谁不是想着要给后辈创造一个异于自己的好环境呢。我和燕子也有相同的经历,女儿小学毕业后,为了她能在市里读中学,大热天为了买一处环境好价格好的旧房一样在外面跑。

    那天傍晚,我听燕子说了很多家事,结婚早,两边的父母都是老老实实种地的农民,对他们这个小家没有多大的帮衬,慧慧的爸爸文化不高好在有一身好劳力,在深圳的工资也高,他打算再挣几年前就回来,在小城做一点小生意,开个小吃店,一家人在一起也算稳定了。

    我听着这些话,看着年轻的燕子,对她感觉更亲近了些,这个亲近感和血缘和亲戚无关,我想,所有像燕子一样为了将来努力的年轻人都会让我有这样的感受。

    我安慰燕子,别着急,房子肯定能找到。我在朋友圈发了信息,特意说到“我的亲戚带孩子读书需要一处优惠的房源”。

    第二天,单位的一个同事就给我发来了信息,他的父母有一处老房子空着,只是房内没有厕所,走廊外面有个公共厕所。我问了燕子,她说去看看再说。

    确实是一处老房子,老纸厂的职工房,三层楼,每层楼有个长长的走廊,走廊尽头就是厕所,厕所的木门上“男女”两个字是用毛笔写上去的。房间不是套房,客厅、卧室、厨房一条直线,面积不大,好在还算干净,床桌子都有,水电气也通。燕子很满意,她进进出出地看,还高兴地告诉我,厨房后面还有个小阳台,整理出来可以放一张小书桌。我走进去一看,后面半人高的小阳台是独立开放的,隔开了左右邻居,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后面的一个院坝,院坝里还有几颗老树,树下那几片绿荫给这处老房子增添了几分幽静。

    我对燕子也说了弊端,房间小,只够她们母子住,多一个都不行,厕所远,晚上去厕所不方便,位置在县城东离幼儿园远,走路最少得半个小时。燕子说,客厅摆个沙发,可以当床,厕所远不是个事买个夜壶,半个小时的路程不算远,早起一点,就当锻炼。

    就这样,燕子终于找到了她理想价格的房源,一年五千。

    这一住就是三年,燕子陆陆续续地添置了一些用品,还养了些花花草草,房东夫妻人很好,县城的房子租金每一年都会上涨一些,他们没给燕子涨。

    这几年的时间,我和燕子一家子的成员都熟悉了,包括她一年回来两三次的丈夫小罗。我第一眼看到小罗,感觉好老,又黑又瘦。人稳重,没有拘谨也不张扬。燕子的性格直率,她笑着说,姐,你别看他现在这个鬼样子,以前长得还可以,也没得这么黑,这几年在外面晒黑了。我问小罗,深圳好挣钱不。他说,好挣,只要不怕吃苦,钱也好拿,很多苦累的活当地人不愿意做,便宜了我们这些外地人。说完,脸上还露出了微笑,他的微笑一直留在我的脑子里,那是满意的开心的笑容,真的能治愈人的很多烦恼。

    燕子早晚接送慧慧,其他时间空着,她又想去做一点事。县城好找事,但是要兼顾慧慧的时间,又不好找事。燕子是个自来熟,只要和别人说上几句话,就会问,有合适的事做不。这样的燕子总是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我常常拿自己和她做比较,如果换成我,我会不会轻易地向别人开口,答案有点模棱两可。我在心里又很欣赏这样的燕子,很多所谓的面子脸皮在她那里并不存在,一切都得向生活向生存让路。

    勤奋努力的人会有好运,燕子最终找到了一家晚上卖麻辣串的小店,工作时间是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帮着洗菜切菜再窜在竹签上,五十元一天,做一天有一天。燕子接到了这份工作,就像捡到金子一样高兴,她说,除开周末,一个月也能挣一千,她和慧慧的零用开支也有了,慧慧爸爸挣的钱全存起来,以后有大用处。

    我和燕子见面的时间并不多,大家都各自忙着,偶尔碰到,燕子总是乐呵呵地和我聊一会,无非就是她的女儿,她的老公,她的生活。我看到燕子在县城安稳下来,也放心了,对母亲也算有了好的交代。

    岁月静好,恐怕只是人们的美好期望吧。这几年,很多东西都在明里暗里地发生着一些变化,比如县城的老旧小区改造,比如二胎三胎政策地放开,比如连续三年的疫情。这些变化和所有的人都有关,最终也影响到了燕子一家。

    县城几片老旧小区都拆除了,小城向“旅游兴县”的思路发展,两条高速加快建设,这里成为了外面通往九寨黄龙的又一条通道。拆去涪江左岸的旧房,涪江右岸的那一片商品房火了起来,旧房的主人们拿着丰厚的拆迁款住进了楼房,一些外地的人也来凑热闹,买房消夏。和燕子一样想法的家长越来越多,农村的孩子在家人的陪伴下纷纷进城读书。县城一时房价大涨,旧房租金也涨。

    燕子做好了多付租金的准备,她对我说,和房东商量了下,长租,再租六年,住到慧慧小学毕业,不能总是提心吊胆的,租金涨一点她也能接受。

    还没等到房东回复,教育部门出台了新政策。小学新生入学将分片区依据学生户籍地就近入学,进城务工人员的子女统一安排在县城城郊乡的枕头坪村就读。

    枕头坪村和县城之间隔了一条河,涪江。汶川地震,河上的铁索桥成了危桥,后来由河北省对口援建修建了一座坚固的廊桥。从县城南面过廊桥,再走上一段约两公里的乡村道路,才到枕头坪小学。从燕子的出租屋到廊桥再到枕头坪小学,接近四公里了,这么远的距离对于才六岁多的慧慧来说,太远了,出租车一个来回也是二十多元,天天乘出租车算下来也是一大笔开销。

    燕子反复地给我算账,本来就在县城读书,花销也不大,现在却只能去城外的小学,她还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做她的那份工作,一年下来,要多出一万左右的开支了。如果又回到乡下上学,慧慧幼儿园这三年也白上了。我提醒她,枕头坪小学也是乡村学校,条件肯定比不上县城小学。燕子摇摇头说,她都打听好了,教育部门为了枕头坪小学顺利招生,专门抽调了县城学校的骨干教师过去,再说了,万一读了一两年后,又能转到县城来呢,后面的政策谁能说得清楚?

    我不再多说,自从三年前燕子带着慧慧到了县城,她就没有想过孩子会回去上学。有些决定只要关乎孩子的未来,那是不可能轻易改变的。

    燕子笑着说,姐,又得麻烦你了,我想到枕头坪去租房,离学校近一点。

    就这样,三年后的夏天,我又开始陪着燕子重新找房子,这一次还要难。山区县城,以往这个时候虽然还是三伏天一早一晚却也凉快得很,今年不一样,全国都热,隔壁一个县都45℃了,小城虽说森林覆盖率达到了70%,也比以往热很多,涪江河提上到处都是摇着扇子走路的人。小县城也限电了,这有点不可思议,位于涪江上游,还有好几个小型水电站,县城常住人口不到十万,缺电说不过去啊。

    燕子抱怨停电时,我也这样想。八点过,往日河堤上此时景观灯已经打开,倒还亮堂,现在一限电,周围的影像就有些模糊了。我和燕子走过二百多米的廊桥,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枕头坪村走去。燕子边走边抱怨小城限电限得不是时候,偏偏在周末,偏偏在她找房子的时候,又不住地提醒我小心脚下。

    我很久没去过枕头坪了,这个村算得上是城乡结合部,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县城做小本生意。一大清早,我在河堤上锻炼时,看见那些卖小菜的卖猪牛肉的进城做短工的开着三轮车从我们此刻走着的机耕道上快速地冲下来,一路按着喇叭,声音很响。有生意做,收入就不错,这个村子近几年修了很多栋楼房,三楼的四楼的,站在县城北山顶上向对面看去,眼里一片粉刷过的白墙,那些散布在房屋之间的田地里的绿色倒成了点缀。

    燕子考虑了很久,反复测算县城和城郊的开支,最终还是决定在枕头坪村重新租房子。枕头坪的房子多好租,这就又需要好好选择了,价格尽可能地便宜一些,离学校近一点,周边环境好一点。

    接到看房子的电话时,我们其实已经看过一处房子没谈成才回到县城,天也快黑了,打算第二天再去找。电话是燕子在麻辣串店帮忙时认识的一个姐妹打来的,她听说一个给餐馆送菜的人说起家里还有一套空房需要出租,因为一大早就要去菜市场进菜送菜,也只能晚上才在家里。没办法,燕子心切,我只能又陪着她向枕头坪村走去。

    通往枕头坪村的路不宽,车倒不少,那是周末在村里的农家乐耍了一天返城的人。我们不时地还要侧身让车,连续很久的干旱,车过之后扬起的灰尘扑面而来。路边有一栋三层的楼房,房子外面还安装了铁门,燕子踮起脚尖看,这是我们才看过不久的房子。房子很好,价格也能接受,有一点是我担心的,这家的两个孩子都在外面,只有过年过节才会回来,孩子的母亲去带孙子了,家里只有父亲在家。一栋楼房,常年只有一个男性在家,可能是我想多了,觉得对于燕子母女来说会有一些隐忧。我对燕子明说了,她犹豫了一下,也就同意了我们继续再找。

    我认识燕子几年,这个女子有很多地方让我钦佩。很少在她的嘴里听到抱怨的话,如果是我,肯定会抱怨教育部门的朝令夕改,“集中办学”才几年的时间,村小都撤了合并到镇上,家长们为了孩子读书也付出了很多,现在又是“分片区办学”,折腾的还是家长和学生。燕子不会这么想,她只是在想遇到这些事了,马上需要解决的问题。此刻,走在这并不好走的村道上的手脚利索的女人,还是一个孕妇,已经显怀了,再过几个月,她的第二个孩子也出生了。她说,一个是养,两个也是养。

    新的房源我们都很满意,价格也不高,离学校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不管是慧慧还是燕子去学校都会轻松很多,房子旁边还有一小块菜地,更重要的是,这栋楼房还有一个租户,也是妈妈带着儿子上学,这样相互就会有了照顾,谁有事耽搁一下也不担心了。只是离县城远了,卖东西不方便,慧慧报的周末兴趣班,也会不方便。燕子又掰起手指头算账,周末去一次县城,带慧慧上兴趣班,顺便就卖一些东西,去的时候走路,回来坐出租车,单边也就十几块钱,菜园里也可以种一点葱葱蒜苗这些小菜,不会随便吃一点菜都要去买。

    燕子摸着肚子在准备租的这处房子附近走了一圈,脸上都是笑意,她说,这里的空气好,比城里环境还要好,是个适合娃娃读书的地方。我笑着说,那以后慧慧可以进城读书了就不去了,一直在这里读。燕子哈哈笑着说,到时候再看。

    枕头坪对面就是县城的北山公园,此时天色已经暗了,视力再好也看不清山上的一草一木,山脚下是终年奔流不息的涪江,虽听不到涌动的流水声,依然感受到水气浸润着呼吸的空气,湿漉漉的。看着转悠的燕子,我能理解她放松下来的心情,不再焦虑,就如一个漂泊的人赶在天彻底黑透前有了落脚之地。

    返回的路上,我们走得很慢,燕子说起未来,我静静地听着。她说,小罗这几年挣了一点钱,她尽量不去动那笔钱,老二出生后,也会读书,这样一次次地找房子终究不是个事,他们也在考虑在县城买房,这样,不管是慧慧还是老二,读书都不会再受限制了。

    此刻,这条路安静了,少了汽车三轮车的喇叭声和轰鸣声,也没有飞扬的尘土。路边的花草树木舒张了枝叶,在微微晚风中轻巧地摇动着,和我一起聆听着一个年轻的母亲关于家庭未来关于房子的唠叨絮语。

149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2-9-21 10:38:21 |显示全部楼层
9月作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212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9-21 11:30:14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总会降临到燕子的身上,祝福她。

点评

梅子酸酸  谢谢张老师的祝福。  发表于 2022-9-23 10:4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9

主题

3

好友

892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2-9-21 20:08:12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都是素材,佩服梅子。
我受了一点鼓舞。

点评

梅子酸酸  相当于一个记事本,先记下来,有感觉了再慢慢组合。  发表于 2022-9-23 10:4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

好友

658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2-9-21 20:54:11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祝福燕子。好在她没生三胎。

点评

梅子酸酸  哈哈,看见简老师家的三个宝贝,估计也有人喜欢多生养的。  发表于 2022-9-23 10:4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6

好友

192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9-21 21:59:17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是真难啊。也真佩服燕子的能干和勇气。心里只想着孩子,忘了自己和爱人……

点评

梅子酸酸  是啊,真难啊,秋天了,村里的学校会冷一些。  发表于 2022-9-23 10:4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9

主题

19

好友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21 23:23: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河蚌赌徒 于 2022-9-22 07:13 编辑

这篇挺好,燕子这个人物形象算是成功立起来了
增加点外貌描写、口头禅或者某些语言,那个小孩子也可以写两句,可能更好些

点评

梅子酸酸  好的,这篇写得匆忙了一点,按照河蚌的建议会补充一些内容。  发表于 2022-9-23 10:4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6

主题

7

好友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22 13:54:15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稳稳妥妥的文,真好!

点评

梅子酸酸  谢谢俊萍来读。  发表于 2022-9-23 10:4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9

主题

4

好友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9-22 17:30:40 |显示全部楼层
叙述的节奏和语气都挺好的

点评

梅子酸酸  谢谢松老师的点评,您肯定只是在鼓励,批评的话都没说,哈哈。 问好。  发表于 2022-9-23 10: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2-10-7 11:21 , Processed in 0.10279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