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3|回复: 15

【2021征文作品】编号25 金银铜胆

[复制链接]

127

主题

2

好友

838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0-13 09:17:00 |显示全部楼层
    三百里无人烟。

    树冠相连。够得着的枝条都挽在一起,经织纬补,叶子织成浓绿的“大气层”,在地面与天空间隔成屏障。从空中俯瞰,密不透风。站林中仰视,光影条条。乔木的枝干下面,灌木又结成阵仗,枝连叶攀,闯进去得费点气力。地面上,齐腰深的、没脚面的、贴地皮的,木本和草本植物们热热闹闹开着花,结着果,又冷冷清清地落叶。

    自成秘境。

    沟里走出来三个人。一人背枪,两人随后。

    前面是一个阳荒儿——向阳的西南向大阳坡。小山头只长了一棵半死不活的黑桦,山脚下是一片丛桦。就在那阳荒儿下面,山脚,转弯处,和熊打照面了。

    地上是一张臭哄哄的犴皮。去的时候见过,半腐烂,雨水泡着。没想到招来一只大个棕熊。

    两个月前,拖拉机拉着原木做成的爬犁,把一个勘察小队的人员和物资卸到这片原始森林边缘。

    扎帐篷,昼行夜宿,连干边移营。眼看着,剩下最后一个工作区。

    离帐篷三十公里是这个工作区最边远的地方,沿一个长长的沟塘进去,往里走,一直到沟堵儿尽头。小队长领着几个身体好的工人,背上够吃七八天的粮食进沟了。夜里,塑料布挡风,找棵树靠着,笼火堆,就地休息——“打小宿儿”。剩下的人,副小队长领着,住在帐篷里就近勘察。设样地,查年轮,测树。

    连天下起大雨。雨越下越大,副小队长一看,坏菜了,这天气“打小宿”,连块干地方都没有,白天晚上连轴这么熬,一块塑料布顶啥,人得趴下。这个副小队长,我认识他时就是行政管理员。大嗓门,没有没跟他吵过的,也没有结下仇的。胆子小,心肠热,脾气臭。

    带俩工人,一杆枪,一个能窝下三四人的小单帐篷,顺沟塘给小队长送帐篷去了。

    山谷里长满了半人高的苫房草。雨水灌饱了草甸子,深一脚浅一脚,靴子一次又一次被“灌包”,脚在水里泡着,走路带响儿。好在边走边放晴儿,顺山腿子走进针阔混交林的时候,雨停了。阳光晕红着照进树林,近黄昏,空气潮湿,众鸟归林,鸟鸣不歇声儿。副小队长来了兴致,瞄着树顶勾了两枪。天擦黑时,打光了子弹,打掉一只猫头鹰。

    在一堆篝火旁边,他们和小队长会合。

    支小帐篷的,架锅做饭的,谁也没注意到,副小队长把枪上挑着的猫头鹰摘下来,一把扔火里了。猫头鹰挣扎几下,燎皮毛的味道传出来。小队长赶过来一把把副小队长推了个趔趄,火舌舔了裤角。张大胆,你馋死啦?手咋这么欠呢?那是林鸮!

    副小队长可嗓子喊:迷信头子!啥年代了,哪有那么多讲究!

    跟小队长分开时,小队长给了他们五发子弹。千叮咛万嘱咐,别打鸟儿,省着用子弹!副小队长没忍住,放空了一枪。

    背着一杆枪,枪里四发子弹,遇见了熊。

    熊见了人,一怔之下,人立起来,一人多高。没有反应时间,一枪轰上天空。棕熊身子笨,转起来却灵活,四腿落地,三两下就窜进密密的丛桦林中,压得灌木枝条劈啪乱响。几个人起身就往阳荒上跑,边跑边回头,到山顶把枪架在黑桦干枝上,瞄准了三十多米外的丛桦里模糊成一团的黑影。

    打,还是不打?

    走吧,绕着走,绕过去!工人拉着副小队长央求。

    不知当时副小队长心里算没算帐——熊掌不说,熊胆当时值两千多元,能顶几年工资。枪里还有三发子弹——他搂火了。

    第一枪,熊咆哮着又人立起来,紧接着往下落,似乎中弹。补了第二枪,正中竖立的熊的胸口。黑熊闷倒在树丛里的声音在静静的山谷里,在子弹的硫磺味道里传过来。令人窒息的静。

    熊死了。

    副小队长紧崩的神经一松,摊倒在山坡上。两个工人跟着他一起躺倒,三人一起望向八月正午的天空。

    天蓝。头天下过雨,这会儿响晴。没几丝风,没有林涛,四野除了静还是静。

    躺倒的时候,副小队长手里抓着枪,手还在扳机上。看着天空,老天爷呀,这不是捡了一条命吗?这天真他妈蓝啊——伸懒腰,手指一动。巨响。

    这是把他吓垮的真正原因——枪边躺着两个工人呢!片刻之后,两人疯了一样爬起来踢他,往死了骂,副小队长才缓过神来。

    森林还是枝攀叶连,叶子补得密不透风,层层叠叠锁住了森林里的故事。常年住帐篷,眼里除了绿还是绿,人们讲来讲去,故事跟着藤伸蔓绕,我听说的时候,野生动物开始立法保护,森林跟着枯黄翠绿,那片阳荒儿长满萌生的黑桦白桦了。

    把工人打发走,回去找人来抬熊,副小队长在正午的阳光里睡着了。等人们来了,叫醒他,神智恍惚片刻,胡言乱语了。

    之后再没有上过山。做行政管理员的时间里,没人敢跟他提起当年这段遭遇。据说在医院住了一个月精神才恢复正常,身上整整脱了一层皮。

    对了,还有后续,关于那个熊胆。帐篷里的人就着星光侃大山时,有人说起过金银铜胆,说熊胆这玩艺,放啥就是啥价钱,啥也不放不值钱。后来有人买下熊胆往境外带,藏在皮鞋的后跟里。过不了海关,安检时机器一次又一次报警。铜弹壳藏熊胆里了。

579

主题

19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0-13 09:27:37 |显示全部楼层
少了些在场感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86

好友

953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13 10:20:58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素材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86

好友

953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13 10:26:23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事要放现在,估计得判个十年二十年的。文笔不错,题材符合征文要求,有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

主题

1

好友

455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0-13 10:40:55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声明一下,我只说缺点。

全篇短句居多,三字四字五字一个标点,这是特点。用的太多会是缺点,露凿痕。

点评

行走的草  同感。  发表于 2021-10-13 16: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1

好友

598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0-13 12:39: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治龙 于 2021-10-13 14:35 编辑

这个可能是大兴安岭以北的叙事了,有些陌生有些距离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1

好友

252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0-13 14:32:43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语言和结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4

好友

215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0-13 16:42:52 |显示全部楼层
节奏还可以再缓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3

好友

688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0-13 19:03:31 |显示全部楼层
迎面走来,很特别,耳目一新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0

好友

22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1-10-13 21:08:44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是一个阳荒儿——向阳的西南向大阳坡。
这句话把我绕晕了,是不是“向阳的、西南向、大阳坡”?
应该是,继续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1-10-24 20:59 , Processed in 0.05140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