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8|回复: 12

【2021征文作品】编号13 捡来的种子

[复制链接]

127

主题

2

好友

837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0-11 09:43: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子酸酸 于 2021-10-11 10:18 编辑

     六年前,在上海儿子住的小区,捡到过几粒种子。那是棵粗壮的古树,浓荫蔽日,并不知晓树名。晚风习习,坐树下,能听见种子劈啪而落的声音,遂拾起,用纸包好,带回郴州。那种树,是地道的南方树,湖南并没有。

    种子黝黑发亮,呈椭圆形,比莲子大,两头略尖。回来后,放在缸样的花钵里,撒上细土,覆上薄膜。大约半个月后,生出嫩芽。那样的欢喜,像夏娃创世。没想到它能活。一晃六年,除偶尔浇点水,并不大管。它从一棵玉米样的小苗,缓慢生长,现今已有一米多高。虽单薄,但想到是儿子小区的种子,便异常欣慰。

    前天,发现盆里的土,鼓了起来。显然它日益渐长的身躯,需要更舒服的环境,便决定换个大盆。动手挖时,挖到一半便没土了,下面是一圈圈螺旋状很规矩的根,像麻绳,又像鸟巢,打开足有七八米长。那一刻,有点震惊,太委屈它了,本属大自然的产物,根系四通八达,牢牢扎入泥土才好。可惜蜷缩缸里,一圈圈盘起。先生把根剪断,移了新盆,我却想着,移到郊外更广阔的地方,而非这家户人家的阳台。

    儿子三岁时,带他去郴州博物馆,在种满爬山虎的墙根处,也捡拾过几颗种子。那时家里才修了楼房,住郊区,先生把捡来的种子塞在后墙临水的砖缝里,便淡忘了。第二年春天,柔软的小藤从砖缝探出,像个嫩宝宝,一片片铺展开来。藤体分泌出一种黑胶液体,星星点点,牢牢抓住水泥墙,扇形样向四周蔓延,瞬间铺满一大片。不知何时,盖满了整个三层楼的后墙;也不知何时,侵蚀了邻居的地盘,包围了几座楼。一到夏日碧波如浪,玻璃窗外覆满绿茵茵的藤叶;或一条条垂挂窗口,随风摇曳。水光穿过缝隙,一墙潋滟。它招蛇,更多的是壁虎。有时太茂盛,得砍,房山的藤条已有手臂粗。

    有天,一楼卫生间的下水道堵了,通不开,买了专用工具,探进去搅。没想到,搅出来的全是爬山虎的根须。只得把瓷砖撬开,把根扯出来。足有碗口粗,两三米长,挤占了下水道的位置。重新安了下水管,又重新铺好地砖,用水泥粉好外墙。断了根,周围的叶片立马枯死,生怕整面墙也如此。但没有,另外的根,异常茂盛。

    爬山虎的生命力极强,有时顺着窗缝隙延伸至室内。柔软粉红的触角在包了木头的窗框上攀爬,不断长出指盖样大小的嫩叶,一步步坚实地往前走。后面的叶子不断壮大,不断老去,颜色从盈盈淡绿,过渡至明绿,一直到忧伤的墨绿。植物的生命与季节同步,水分不断失去。

    到了秋天也就萧索了,结出一颗颗花椒样黑黑的果实。鸟雀叽叽喳喳来啄,用它的肠胃,带到更远的地方。它的孩子是不固守家园的,与父母也许终生不见。没谁知道,我们家种的爬山虎,是博物馆爬山虎的后裔;而它是否知晓自己的母亲在哪?也是个谜。若风和鸟儿有灵,可以传递这种信息。我相信动植物间的密语、知觉以及风的思维方式,并不逊色人类。到了冬天,一墙荒寒,只剩下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赭褐色条体,像花纹样牢牢粘附在墙面,挂着没掉净的枯叶。哪怕皑皑雪天,在屋里都能听见它唰唰干枯的寂寞声。

    爬山虎就这么一年年活着,从没爽约。儿子初中时,每每做作业至深夜,月亮弯弯,银钩样挂在窗玻璃外如水的清凉天幕。爬山虎的藤蔓在窗前摇摇摆摆,他瞌睡连连,收拾文具去睡。第二天到学校打开文具盒,竟跑出一只碧绿的壁虎,吓得女同桌弹跳着惊叫跑开。想一想,那样的时光,流水般逝去。现在爬山虎依在,依旧年年春天来。老屋租给了别人,有了衰败之象。物是人非,要说新,依旧是那一墙摇曳的爬山虎,尚有几分奢华之相。

    很多年后我明白,根是需要休息的,于秋冬。它所有的牵挂,在枝叶间。把儿女送出去很远,尚在维持养分,除非它自己死掉。

    儿子初一那年,暑期在郴州三中补奥赛课,他爸爸每日来回接送。三中门口的大花池种了几棵棕榈树。这是种常见树,也许因为对种子有情吧,依旧捡了些。我从不知道他捡来做什么。15年后,儿子已到外地工作,只剩下我俩守着这个家。

    有年冬天,他说,带我去看看他种的树。我穿上大衣,戴上手套、围巾,随他来至郊外。那是个细雨天,瓦灰的天空乌云密布,在一片果园的尽头,有一排高大茂密的棕榈树。五六米高,站树下,得仰视。我很兴奋,从头走到尾,脚下满是泥泞的黄黑泥土。数了数,共81棵。我笑说,你咋不给我包坐山呢!我从没有拥有过那么多的树,像富翁,而它们似大地上的皇冠,碧绿挺拔,枝舒叶展;又像乐队,等待着我的检阅。

    那是亲戚的果园,他挨边埋了种子,全部成活下来。其间也曾隐约知道他每个星期天去施肥、剪枝。浑身被蚊子咬满疙瘩,回来忙着涂风油精,在卫生间冲洗。我以为好玩,无非几棵不成形的树。

    之后那片田被征了,树要移走。这样的树,除了制造氧气,并没实际用处。不像果树结果,产生经济效益。尽管不舍,还是卖了,很便宜,不记得一棵多少钱。买方要雇人挖,用拖车拖,路不好,在田埂上;要运到一个岛上,要过江,总之能卖出去就不错,否则便被挖机毁掉。

    那些树,现在在哪?我不知道。从一棵豌豆大的种子开始,成为参天大树,经由我们之手变为一道亮丽的风景。能这样旅行是大地的恩赐,所以爱这魔术师般的土地。它从未对种子标过价格,在她怀里,她便是母亲,便是子宫。

    而种子的力量又是那么顽强。

    不管是阳台的南方树,还是爬山虎,或81棵高大的棕榈树,都惠泽过我们。绿色,生命,自然的通道,只不过人类有时充当了鸟的使者。而我们的孩子,往往也是捡来的种子,不知道流浪到哪儿。

    爱它们,无与伦比地爱它们。

579

主题

19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0-11 09:49: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河蚌赌徒 于 2021-10-11 09:52 编辑

生命的力量,亲情的温暖,喜欢这篇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1

好友

598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0-11 10:31:55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在这里还遇见郴州老乡,实在幸运。我了解的郴州老乡儿子在上海的有著名诗人肖水,还有王**,朱**等等。你的文章写得好,精致,向你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0

主题

1

好友

401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11 10:34:50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淘气 于 2021-10-11 10:50 编辑

读了,初步感觉温暖,不想动脑筋深入分析。我们这里有种灌木本地人叫“木瓜”,果实外表像绿色的核桃,里面的种子很大有玉米的好几倍大,黑亮亮的,可以入药和榨油。我从山搜集回来玩儿,妹妹带到河南她家,拿一个大缸盛了土种上,果然长了出来,也是玉米样的小苗,被邻居偷走一小半呵呵。几个月前,妹妹回娘家,好像听到他们议论苦菜,忽略了没细听。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妹妹在河南给我发视频,是一大把新鲜苦菜。她说我爸给挖的苦菜吃完了,这是挖回去的根送给邻居种上长出来的,邻居又给她送了苦菜。有一年在太原市杏花岭区打工,只有几个人的食堂窗户窜进几棵爬山虎脑袋,绿绿的,每次吃饭都要抬头看看它们,很是有些新意。阅读好文,问好作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3

好友

688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0-11 12:38:51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这篇文章,就像见到一个有品有心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9

主题

4

好友

41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0-11 14:11:04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一篇文,大意是山里的父亲来城里,在楼单元门前脱下鞋子,父亲的鞋筒里磕打出一些碎末土屑,次年春上楼下花圃竟然生长出故乡的植物来。
这一篇有温暖的情愫,悲悯的心性。真的很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2

主题

7

好友

859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11 18:56:58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彬州,就猜张老师。读文才知不是,喜欢这个文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1

好友

252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0-11 19:05:54 |显示全部楼层
猜想第一种是樟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1

好友

276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0-11 19:32:47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有草木之心,行文暗香浮动。

点评

行走的草  祁老师点评得好。  发表于 2021-10-12 10:1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0

好友

133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0-11 22:52:04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1-10-24 20:48 , Processed in 0.06317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