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4|回复: 12

麻雀不老枝头叫

[复制链接]

36

主题

1

好友

314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4 22:27: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荣波 于 2021-9-17 11:48 编辑

     麻雀不老枝头叫
    (散文)



     1

      春天是一个丰盈的季节,只需一场透雨,各色草木便一茬茬地铺展身姿,拼命疯长,一些蕨藓也不甘寂寞地冒了出来,一个劲地往上窜,藤葛更是倚仗着灌木肆意攀爬……
      在河边一片稠密树林里,偶有斑鸠、鹧鸪打个野眼。间或有毛鸡抖动着长长的羽翎从树丛中飞过,毛鸡的飞行速度并不快,长长的尾巴虽有炫美之用,却在飞行时却成了累赘,毛鸡拍打着翅膀艰难地飞,扇了几下便开始滑翔。它惊动了隐身于一块野地低矮的灌木丛中的蜥蜴。蜥蜴在经过荒坡时,不住地噏动着鼻翼,然后猛地摆动身子,加快了速度,隐入了沙丘后面的草丛之中,在沙地上留下两行清晰的印痕。
      它爬上了一棵大树,这树枝桠横斜,遮天蔽日,撑起了一片硕大绿荫。风吹来,摇曳一树墨绿的叶子,光线从树隙间筛下来,像碎银似的洒在地上。有几只麻雀猛然从枝桠间窜出,扑棱棱地飞进了旷野。
      麻雀是大地上鲜活的遗存,它一向流连于地面,山野间常常有它们的影子。麻雀在低空活泼地飞掠,呼啸来去。
      或许,低矮的草丛,可以藏匿斑鸠,却藏不了麻雀。麻雀喜欢成群结队,抛头露面,它们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不停地雀跃追逐,“吱吱喳喳”叫唤。它们走路习惯于一蹦一跶,一群麻雀聚在一起就像是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它们肆无忌惮地争抢遗落在地上的食物,一边四下寻找;它们对外界有着与生俱来的戒惧,算是根深蒂固了。有时会停下来凝神细听,不时左顾右盼,脑袋转来转去;即便是在地上觅食时,也总有麻雀抬起头来负责看风,稍有动静,一声唿哨,便呼啦啦地齐唰唰飞走,一哄而散。
      有人说,麻雀是鸟类中的平民,形同贩夫走卒,属于一种“蓬间雀”,在庞大的鸟类族群中毫不起眼。因之,它自安身份,率性随喜,不择地而生。所以,麻雀少有流浪迁徙的,不管南方北方,都会出现它的身影。对于麻雀而言,能落脚的地方,就能落地生根,没有因为季节或气候等原因而举家迁移。不像其它鸟群,成群结队呼啦啦地飞来,飞越千山万水来寻找另一个栖息地,也没有像那些候鸟那样披一身风尘静静回流。
      麻雀有时群聚,有时独自觅食。它们群聚时,却完全没有等级观念,不像羊有头羊,雁有头雁。它们外出时聚在一起,过后便各奔东西,回归巢穴,夜了便歇息枝头。它尽管粗鄙,却很少见它们有龇牙耍横的时候,就算群殴内斗,同伙相争也掀不起什么波澜,顶多是扑腾几下了事,个个见好就收,和睦收场;没有好勇斗狠的鸟一样睚眦必报,一场争斗没分出个胜负高下来就绝不收兵。更难能可贵的是,当它们发现食物时,很快就能化干戈为玉帛,呼朋引类,共享大自然的馈赠。

      2

      五月里,禾雀花开了,一串串,一嘟噜地攒簇在一起,从外型看,像极了密密麻麻的麻雀。它是藤本植物,在山野间上随处可见。这片树林除了长着苦梀树、水杉、马尾松和水翁树;坡地上还遍布芭茅草、矢车菊、艾蒿、野苎麻以及一些藤藤葛葛;在河滩上有大片芦苇,几丛芦苇斜撑在滩头上,旁边是汤汤江水。
      这里是鸟类的乐园,一蓬草,一棵树都是鸟雀们栖息之地。那些枝叶扶疏的树上,重重叠叠的枝桠成了鸟类筑巢的好地方。河边高及人头的芦苇经常有鸟雀筑巢,且多是些较小的鸟类,有一种叫苇莺的小鸟,结巢却十分精细。它在草茎间穿梭跳跃,见到适合做巢的材料,就用它尖尖的细喙叼了回来。它将巢穴编织得跟艺术品一样,外表绵密,里头还衬有一层细细的茸毛,你都没法想象得出,没有人手之巧的鸟是如何编织出这样精致的鸟巢来。在垒窝这门技术上,越大的鸟就越显笨拙。董仲舒说过,“天亦有所分予,予之齿者去其角,傅其翼者两其足”,这似乎成了大自然的某种平衡法则。前年上泰山时,在中天门的山道上看到枝头上好多喜鹊和乌鸦垒的窝,上面横七竖八地垛着许多枝丫,铺上一丛厚厚的枯草和羽毛混搭在一起,蓬蓬松松,极其潦草,就像一蓬蓬茅草随意地搭在树杈上,除了比一般鸟巢大之外,其它则乏善可陈。
      也有一些鸟喜欢在地面上做窝的,那些在山林旷野的草丛筑巢的鸟类,如斑鸠喜欢躲在密密麻麻的草丛中筑巢,草丛虽然杂乱,却是藏身的好地方。鹡鸰的窝就垒得非常隐蔽,它垒的窝却鲜为人知。不像山鸡、鹌鹑、鹧鸪,随便找个地就行。而麻雀只拣高枝或檐头瓦屋的地方筑巢,它衔回干草、枯枝,巢筑好后,便里里外外检视一番。
      鸟窝不管如何隐蔽,总难会被人发现。这当中鹧鸪的巢最容易被发现,如果在坡地上听到它满坡叫唤,那说明它正在产卵。当它产下了一枚蛋,会像母鸡一样,到处炫耀自己,从东跑到西,满山满坡地叫——“鹧鸪蛋——蛋——蛋,鹧鸪蛋——蛋!——蛋!……”好像生怕人家不知道似的。它的窝其实就藏在不远的草丛中。有人应声而来,几乎毫不费劲就找到了,白捡了一个大便宜。当然,人有时也难免会上鹧鸪的当,有的鹧鸪下了蛋之后,会跑到对面山梁上叫唤,有人循声过去,遍寻每一个旮旯犄角,终无所获,白白空欢喜了一场。鹧鸪大都在芭茅草丛中做窝,茅草叶片上的锯齿锋利,有时即便你捡到了鸟蛋,脸上也会横一道、竖一道的被茅草划得伤痕累累,不过,捡到蛋时还是眉花眼笑,甚至挨父母骂也没当一回事。
有些鸟儿,只有繁殖期才有极其短暂的相聚,欢聚时候是夫妻,曲终人散,便各觅各路了,剩下母鸟独自抚养孩子。
      麻雀却是夫妻一同照看孩子的,它们尽管在罅隙中生存,但对儿女之爱并未因之稍减,其实根脉所系,对幼鸟自然倍加爱护。在雏鸟孵出来后,它们每天早出晚归,四处觅食,轮流替雏鸟遮风挡雨。那些嘴角带黄的雏鸟一个个闭着眼,只知道张着嘴巴巴的等吃。当它们眯着双眼昏昏欲睡时,听到翅膀扇动的声音,就知道父母回来了,于是从窝里齐茬茬地伸出一个个摇晃着的脑袋,嘴巴张得大大的,“吱吱啾啾”地使劲叫唤。麻雀将带回的食物,依次往一张张嘴里填,轮番喂一遍后,那些嘴巴依然惯性地张着,一副永远吃不饱的模样。
      在一啄一饮间,小鸟渐渐长大,羽翼丰满,它们各奔前程,开始了独立生活;而作为父母的麻雀,在喂养雏鸟时,少有饱满酣畅的日子,到小鸟高飞时,又没法享受反哺之恩。

      3

      夏日的旷野,虽已盛夏,却春色未减。小河沿岸一抹葱绿,河水清冽,河滩上的沙粒晶莹透亮,而堤岸边裸露的泥土,却长满了青蒿和芦苇。
      在河旁边有一条河汊,上有一座桥,中间有个分水桥墩,桥是一座石桥,唯一缺憾是久失荒野,桥墩上面长满了青苔,桥头一树,正好挡住了阳光。
      河汊与河之间有一片撂荒的地,那片水草茂盛的地方,原本是一个村庄,因为地势低洼,才搬迁了。村庄荒疏已久,已经很是颓废,剩下一堆堆的瓦砾和几堵低矮的院墙,呈现出一种凋敝与败破。那土黄色的墙根下的几块砖上落满了尘土,墙上爬满了一些藤葛,砖缝间长着带有茸毛刺的苍耳。时过境迁,高墙委地,瓦片破碎,徒剩形骸,早已被萋萋荒草湮没,看不到岁月年轮,却看到时光在漶漫,这种苍桑一经调和、皴染,就像岁月的根须楔入一道襞皱里一样,于是有了一种苍桑之美。
      倒是田野里的菜花开了,金黄金黄,开得缤纷,绚烂,给田野重彩浓墨地泼上了鲜艳的色彩。阳光穿过云层,大地显得温暖,敞亮。微风若有若无的吹着,田间零星地立着一个破衣敝履的稻草人,它模样安详,也略显沧桑,在田野中间成了一个点缀。
      正午的阳光有些慵懒,旷野岑寂,天上没有一丝云迹。风似乎成了物候的特征,没风的夏日就变得相当漫长。往往这时候,走在空无一人的旷野上,看到麻雀在一块空地上寻找食物,东零西碎地挑挑拣拣。
      有一个捕鸟人在大树的遮蔽下,同样眯着一双眼,只不过眼神更多的是得意,他悠然地抽着水烟筒,盯着那群麻雀。在那些麻雀的远处,有几只麻雀在稻草上觅食。那些麻雀见同伴在稻草上面啄食,不虞有它,于是急不可待地飞了进来。也有不为所惑者,它们前后顾盼,迟疑着,审视着,试探着……也有的虽然犹豫了一会,可最终还是抵不住诱惑,一步一步慢慢步入了捕鸟人的彀中。捕鸟人在一旁浅浅地笑了,他不慌不忙地紧握着手中的绳子,当那些麻雀兴奋得忘乎所以时,捕鸟人将绳子一拉,网从两侧往中间迅速合拢,倒是飞走了几个机警的,其余的通通压在网下,作着徒劳挣扎,不时发出凄切的叫声。
      捕鸟人将鸟按住,伸手进去将它们一个个逮进笼子里,只留下几只诱鸟,然后将两块网拉开。走近才发现,诱鸟用的麻雀也并非捕鸟人豢养的,而是他很随意地挑选了几只,用细小的丝线穿过麻雀的鼻子,下面绑定一个坠子,绑坠子的线不能太长,也不能太短,要恰到好处,然后将坠子藏在稻草下,两旁拉开一张网,这里便成了一个小小的戏台。惊悸的诱鸟转身想逃,还未来得及张开翅膀就被拉住了,头被牵引向下;再逃,又被拉住,给扯了回来。就这样来来回回,一拉一扯之间,远远一看,成了不止抬头看天,低头啄食的假象。不明所以的鸟未免为其所惑,以为那几只诱鸟在左顾右盼,像生怕人家过来抢夺食物。
      捕鸟人的罦置真可谓奇巧,加上懂得麻雀的心理,所以每次张网,必有收获。我凑上去一看,他身后齐腰高那只鸟笼,共有七八层,每一层挤挤挨挨、满满当当都是麻雀,它们身陷囹圄,在笼子里左奔右突,试图寻找出路。
      我寻思养只鸟来玩玩,于是四处探寻,看到有棵大树上有麻雀窝,我知道上面刚啄破蛋壳的鸟,于是爬了上去,但鸟窝挂在细小的枝桠上,伸手根本够不着,我只好用力晃荡,尽管枝桠摇来晃去,根本无济于事,只能借助工具了。惊飞的麻雀在旁边焦急地飞来飞去,发出不安的鸣叫。一边焦急地张望。我望见高高的枝桠间,是鸟儿千辛万苦垒起的鸟巢。正阳的光晕越来越浓,晃得我眼花,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我将从家里拿来的捞鱼网抄伸上去,然后用竹篙捅。很快将鸟窝捅了下来,收回网抄,鸟窝里果然有两只眼还未张得开的小麻雀。
      回到家,两只小麻雀伸长脖子,张开鹅黄嘴向我要吃的。我赶忙将捉来的虫子或泡过水的米捣碎来喂它,它们一阵高,一阵低地叫着,此起彼伏。当我将食物送到它们嘴里,它们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父母给我泼冷水:“这东西养不活的!”我心底暗笑,没见它吃得这样欢实嘛,我自顾自地喂它们,不理会父母的劝告。渐渐地,它们开始长羽毛了,已经张开眼睛认知这个世界,虽然喂食时仍然张开嘴吞咽,但感觉它们跟以往已经有所不同,它们好像有种昏睡醒来后的片刻惶惑。
      果然,它们好像患病了,好吃好喝还挑食,最后死掉了一个。剩下一个,形单影只。它走起路来同样颤巍巍,左顾右盼的眼神里充满了孤寂和彷徨。喂它的时候,它完全是被动接受,没有未张眼时吃得畅快。可能是它潜藏在骨子里那平民傲气上来了,它迭起心思开始“绝食”了,不吃不喝,任你千般叫唤,百般引诱,它仍空洞地紧盯着前方,即使你硬灌进去几粒米水,它头一甩又将食物全部甩了出来,还气鼓鼓地挣扎踢腾,没几天,它瘦骨嶙峋,气息奄奄,终至倒毙。它的死去,于别人来说或者跟风吹落的一片树叶差不多,像粒微尘,轻飘飘的,着地无痕。但我却感到无比沮丧,心里横竖放不下这东西。那时我少不更事,向来爱认死理,于是决意再逮几只麻雀来养。
      有一次经过河边的小树林,看到麻雀带着两只雏鸟在试飞,雏鸟发出一声清亮的啼叫。一听声音,我就知道它们翅膀未硬,心里不禁一阵窃喜,学飞的幼鸟最好捉弄了,羽翼未丰,自然不会比一片树叶飞得远。它们好像很享受飞翔的乐趣,也是,长着翅膀就是为了振翅一飞,在经过淘洗之后,翅膀慢慢坚硬起来,然后它们可以向生命的纵深处飞翔。
      不过,它们并没有高兴多久。我的出现,让它们开始感到大祸临头。我不怀好意地朝它们冲过去,大声吆喝,用力拍打树干,甚至用泥团投掷,它们惊慌失措地“吱吱”乱叫,分头逃窜。我只好选择一个追赶,它从一棵树逃到另一棵树上,跌跌撞撞地飞离,最后慌不择路向荒坡飞去。这正是我想要的。我迅速掠深深浅浅的草丛和灌丛密布荒坡,不住地追赶。它张着稚嫩的翅膀已毫无章法,到最后越飞越低,精疲力竭地扑倒在地上。它粗重地喘气,胸脯不住起伏,我也跑得腿脚发软,几乎是扑上去的,一把将它逮在手中。惊喜中甚至有些慌乱,手居然微微发抖。雏鸟的父母惊恐绝望,叫得撕心裂肺地。它们六神无主,不停地在树木附近飞来飞去。
逮到鸟儿,我打心眼里稀罕。回到家里,我用剪刀将雏鸟的翅膀削短了一些。它显然对我充满敌意,在喂养它时,扑腾不已。对送到嘴边的吃食也毫不稀罕。我试图用温情慢慢瓦解它,它竟不领情,眼神对我充满了敌意,它毛发蓬蓬松松地倒退于一角,哪里肯张开嘴巴?它把头一摔,将我硬喂进去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它一副气咻咻的样子,似乎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屈辱。我从未见过如此深刻的鸟,知道这东西是不能养了。鹰尚且能为人所驯服,而麻雀却始终高昂着不倔的头颅。它性格坚执,生死无畏,骨子里头有一种用灵魂的刚烈,不像鹦鹉、八哥、画眉那样俯首贴耳,巧舌讨喜。这是它个性的延展,当然也是命运的写照。如此一来,我还能拿它怎么样呢?对这小东西,我开始充满了敬畏之心。
      说起来,麻雀生涯也有浮沉起伏的。它被鹰追,遭狗撵,可它仍然能安闲自适,以低到尘埃的方式存活,将自己的精神腹地放在了旷野,虽身份卑微,骨子里却野性难驯,始终透着钢铁的硬度。真是难以琢磨的动物啊!上天赐予它平民的身份,却有名士风骨,它的灵魂宛如一座巍峨挺拔的山峦。

      4

      河堤外,就荒野化了,连片的芦苇、蒿草,掩映在旷野的杂树中。
河边的修竹清秀妩媚,江边弥漫着一层薄雾。枝上的鸟,幽幽鸣啼。引来几只野水鸡,一双翅膀扑棱棱地飞。河中倒影的水翁树,将河边的清晨也引领得生动起来。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根本看不到流动的水,只有沙子在仿佛在静止的河中流动。河边的草丛中走出一只黑水鸡,带着毛茸茸一小窝鸡仔。草丛密集,它们小心翼翼地前行。在父母的羽翼下,雏鸟们发出清脆的叫声。偶尔,有几只野鸭子飞过,它或高或低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然后像飞机滑翔一样滑落清浅的水面。河边是它们的乐园,在竹梢,在枝头,它们各安其适,互不侵犯。
对于野外那些鸟,我陷入了痴迷,曾无数次地仰望天空,试图从鸟身上看到云端的痕迹。对于鸟类,不管麻雀、鹡鸰还是绣眼,我都会被它们的形态所吸引。在我以手遮额,环顾四周的时候,阳光刺痛了我的眼,使我有时不得不将眼睛眯起。河滩湿地鸟类的聚居地,有一只水鸡在岸边的草丛中不停地来回走动,不时低下头翘起尾巴。那只水鸡在拨着水草的繁枝密叶,水波颤动,就连那些草也起伏不定。
      河边有一排排水翁树,气势轩昂地撑起一张张很大的冠盖。我们经常爬树,钻草垛,或者到竹林里掏鸟窝,捉蟋蟀,那是我们乐此不疲的游戏。到夏秋季节,我们就奔水翁子来了。
      有一次我们在摘水翁子,那一树繁稠,星星点点的红紫,红得烂漫,野得恣意。水翁子甜甜酸酸的,解馋。在伸手摘果之间,我发现旁边竹林的一根竹梢上,高踞一只身披蓝色战衣的翠鸟,它是孤独的独行者,深沉而平静,目不转睛地盯着河面,水面稍有波纹闪动,它眼里闪过一丝亮光,瞬间判断出猎物的位置和距离。只见竹梢颤动,仿佛一束蓝色的“光焰”在眼前一闪,它早已“嗖”的一声如离弦之箭地投入水中,水面顿时荡起水花无数。等它从水里钻出来时,嘴里叼正着一条小鱼。想不到它捕捉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总能找到准镝所在,分毫不差地一击即中。它脚踏青波,双翅猛扇,直摔得水花四溅,很快便腾身而起,向远处飞去,转眼消失无踪。
       常栖于深山密林的鹰隼,有时也会在这里出没。老鹰是天上的终极杀手。它忽尔抬头,目光也是深沉冷峻的。当它在天空出现,地下幼小的鸟兽马上躲的躲,藏的藏,争相趋避。它忽远忽近地盘旋,仿佛在寻找自己的背影。当发现猎物时,便一声清啸,在空中略作盘桓,便展开矫健的翅膀,穿云破空而来,以从天庭直落九霄的姿势俯冲。它的尾左右摇摆,控制着盘旋的方向。它的翅膀划过湿润的空气,翅尖掠过满坡山风,带着呼啸之声。有一只小田鼠正在觅食,尚未全然意识到危险,等它看到面前一道黑影时,想转身逃跑已然不及了,很快就被老鹰的利爪紧紧攫住。老鹰向来都是一击即中,它将田鼠拎到了空中,然后飞往高枝,敛翼收羽,然后睥睨四周,神色间满是倨傲。
      鹰是空中霸主,独一无二的至尊。它走起路来不紧不慢,王者气派。它在静候的时候也会目视远方,凛然生威,它向来藐视别的鸟群,所以和其它鸟类交往不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冰冷和孤寂,正是这份孤傲,让鹰享受了旷古的孤独。可对于一个特立独行,桀骜不群的鹰,鸟雀们只能用仰视的目光去景仰。当一只远离鸟群的苍鹰在天空上盘旋时,它成了孤高的独行者。它叫声嘹亮,啸叫声响彻云宵,但却难免有悲怆岑寂之意。

       5

       在高大的凤凰树上,红色花朵灼灼地燃着。
       阳光依旧猛烈,几只蝉纠缠于夏秋之间,声嘶力竭地在枝头叫唤。一只栖在高枝上的鹪鹩也在树上欢快地鸣叫,引来几只绿绣眼在枝头间跳跃,从树的这头到那头,间或飞到无遮无掩的空旷野地上。鸟儿清亮的叫声,这鸣叫声或婉转,或急促,或高亢……激活沉寂的大地。
      鸟鸣,多是欢快悦耳的。有时是求偶的信号,有时是得意的歌吟。或许人无法听懂它的歌意,却能感受它的快乐。那些鸟雀的鸣啭,在四野平畴逐渐汇聚成悦耳的清音。这当中自有许多幽微之别,但万类万物,有些方面无法辨识,可细听之下,终究会分出长短来。说到鸟类鸣叫,鹰啸高亢,雁叫沉郁。比较起来,体型小的鸟比体型大的鸟叫声要清脆得多。娇莺呖呖,百灵宛转,此起彼伏,悠扬有致,犹如山谷幽泉。在细小的鸟类族群,麻雀算是另类的了,它到底缺少了灵气,那零碎的、松散的叫声仿佛不成气候。但麻雀却是最安于现状的,仿佛一朵意象之花,生命虽不鲜亮,也不至暗淡。
      在鹪鹩的歌声里,麻雀成群飞过,低低地掠过野地,划过一抹灰朴朴的影子。麻雀越聚越多,觅得几粒谷物,似乎更兴奋。这些大自然精灵,吐出几串美好欢快的音符。
      一夜骤雨,花落无数。
不管是何种鸟类,到了斜风细雨的天气里,已很难看不清自己的方向,它们只能急风骤雨中,一家老小只好一个个把脖子缩紧起来,间或抖下翎毛,在高枝上随风雨俯仰摇曳,直到雨停风歇。
      地上一应事物,免不了屡遭雷磔风摧。轻风细雨不过是鸟雀们一生的过渡,并不可怕,真正揪心的是台风季节。这是鸟雀们的一个劫,要迈过去的一个坎。先变的是老天爷的脸,灰蒙蒙一片,星星钻进云层里去了,那厚厚的云层铅一般沉重,接着下着狂雨,闪电撕裂长空。瑟瑟风声,满世界地怒吼。台风就这样来了,狂风裹挟着急骤的雨点,弥天漫地,在一阵强似一阵的烈风当中,充满着绝望与死亡气息,就算是人也感到绝望透顶,也不知那些鸟雀们如何安身?在凄风苦雨中是怎生度过的……
      台风远去,大地平静,但一些细小的树木和庄稼早已被刮得东倒西歪,黄花委地,一派狼藉。有些大树也连根拔起,折损了的枝杈散落一地,满世界呈现出破落凋敝景象。地上还会看到倾于风雨泥泞之中的鸟巢,以及一些跌碎的鸟蛋或者死去的雏鸟。至于那些无家可归的鸟雀们,无绪地飞来飞去,疾走面目全非的树林之中。此刻,它们成了无处栖身之鸟,找不到聊可栖息的枝头。它们在浩劫中哀哀低鸣,以至声音喑哑,像一块生了锈的铁。
      这是一个笼罩着雾霾的日子,家没了,鸟儿们遭逢了覆巢剧痛;有家,才可以落地生根。但再悲再苦,伤口始终要弥合,它们需从阵痛中苏醒过来。在历尽磨难之后,一切还得重新开始,包括日子。

       6

      漠漠水田飞白鹭,在乡间,除了水田,还有山林、河道、沟渠。那些水婉转流动,畅达无碍,天籁抚弄,虽然不闻渔歌,却有鸥鹭。
      鸟儿是留恋天空的,它可以看到人类无法看到的事物。鸟儿们看到了这些,并不因此而自高身份。它们各有秉性,或安静或热烈。和所有凡世俗物一样,它们也得从云端下来,寻找实实在在的食物,这是铁定无疑的了。
      它们也会耽于不同的季节,和山野清风,涧中明月一样,历春知夏。这里的每一方土地,每一棵树,每一个沟壑,仿佛被四季的焐热了,慢慢发酵,慢慢演化,自然而然地作了改变。然而不变的只有它们,似乎不昧于春秋,更多是纵情于季节当中。
      季节来到了秋天,河边依然水光潋滟,四周弥漫着氤氲的气息。秋天的水泽边,驻扎了蜻蜓和蜉蝣,不时在水面上点一下。近岸的浅水边,波光云影,鱼、虾依然在水中逍遥游弋;野鸭子也嘎,嘎,嘎地叫,鹳、鹭也在堤岸边追逐,仿佛行走在大地的琴弦上。
      在河边栖息的鸟类族群中,大型鸟类往往有绅士之风,特别是鹳、鹭,它们清瘦修长,似是高蹈之士,双翅舞弄,时而接近,时而远离,轻巧地升起、转弯、降落,一唱一和,交颈而鸣,相处甚欢;它举止优雅,不徐不疾,仿似闲庭信步。就算双翅掀动,也体态轻盈,婀娜多姿,犹如舞台上舞者。它们展翅振翮之际,遽然腾起,凌虚蹈空时,枝头便“哗”的一阵乱颤。它收拢翅膀,翘立枝头,不时地抖抖身子,仍显雍容。我估计,在所有大型鸟类,昂首于云霄时都有相同之处。
      静处时,它们仿佛遗世独立,自有风骨;甚至在等候猎物的时候,它也会静立不动,像极一位在洞悉玄机的冥想老道。可一旦发现猎物,便会悄悄地踮起长腿,然后慢慢放下,一步一步,悄无声息地靠近猎物,越往前,越谨慎,到了一定距离,忽地迈开长腿,赶紧几步,像是一位绝世“高手”,“嗖”的一“剑”刺向对方,很快,它的嘴上多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它将猎物往上一抛,嘴一扬,转眼吞进了肚里,有时蜥蜴、田鼠也难逃一“剑”。
吃饱之后,它们便会姿态安详,择一枝而栖。它们无比珍视自己的羽毛,闲暇时总爱梳理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一遍又一遍地梳理,将羽毛打理得油光水滑。自然,这是鸟类吃饱喝足后,才具有的慵懒气象。

      7

      自古逢秋悲寂寥。秋天是一个萧瑟的季节。草木本无意,荣枯自有时。季节酝酿已久,夏去秋来季节转换。从春到秋,上达高天,下抵厚土,天地、山川皆有序章。包括那些树,那些草,那些山,那些水,千姿百态地蔓延。虽是秋季,万木萧疏,可这个季节一旦婉约起来,山川草木也足够迷人。河堤边上,河畔的芦苇开始盛放白色的花,白茫茫一片。有风自来,将大片芦花吹得云堆浪涌。都说杨花似雪,芦花又何尝不是呢?这些芦苇,虽未经霜染,却已披烟带霞,在浓浓的雾霭里似浅却深。
      秋天的天高了,也蓝了,河堤上的乌桕树叶也变得深红;秋风过处,旷野寥落,树木尽失颜色。在秋阳底下,路旁的芒箕和青蒿却一丛丛地干枯,这些野草的枯黄和凝寒,就像那些风化了的岩石,镂刻着岁月的沧桑。那些草木在经冬历秋之后,承受了四季风霜雨露,已几近枯黄。曾经附着于树干的叶子再也经不起秋风吹拂,飘离枝头,被风吹落,一片,两片地打着旋儿,在空中纷纷扬扬,划着不一样的轨迹。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落叶,在脱离母体之后,很快又被岁月将它融入了泥土。
      风吹乌桕树,日暮伯劳飞。
      深秋的傍晚,我孤独站在土墩上,看天高地阔,漠漠如烟,黄昏的野地间遁入了一片空茫。在残阳夕照下,波光云影,水面泛起粼粼金光。芦苇尖上的一只红蜻蜓,在那里纹丝不动,静得出奇。此时,一只短尾雉骤然从河边的竹林掠过,翅膀扑簌簌地响动,惹得一群水鸟也扑喇喇跟着张开翅膀,从烟霞缥缈的芦苇丛飞向了天空,斜阳下看过去,更感苍凉绵远。
      看着飞鸟驮着夕阳远去,我竟有些模糊不清的意象,感觉黄昏一下子短促了许多。远处的天空下,一抹微云,几簇烟树,四野岑寂,江天寥廓,迷濛的大地正渐渐变得有些虚幻……


      广东茂名石化公司港口分部第一作业区             许荣波
      邮编:525027
      2021/8/18

92

主题

3

好友

660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9-15 05:47:19 |显示全部楼层
描写很见功力。
喜欢抓麻雀养麻雀那段。
有些叙述有点主观,比如

它尽管粗鄙,却很少见它们有龇牙耍横的时候,它没有处世哲学的关关窃窍,弯弯绕绕,生不起尘世杂念,

不是不好,而是我个人的喜好,比较喜欢客观叙述

个见,说错勿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0

主题

19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9-15 09:28: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河蚌赌徒 于 2021-9-15 09:58 编辑

这是妥妥的生态散文了
小时候麻雀很常见,后来据说因为农药等原因,少见了,这几年,在上海小区里,倒是偶尔又能看到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1

好友

381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5 10:00:18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淘气 于 2021-9-15 10:12 编辑

先看了第一节,写得很生动。我是放羊的,头羊的意义在于会带路。比如一群羊正在山坡吃草,人往头羊前面一站然后转身走路,头羊懂得跟人走,其它羊见状都跟着走了,其它任何一只羊则不懂先跟人开路。特别熟悉的路上甚至不必有人,头羊就会带路。至于抢食那是厉害羊或者身板高大又厉害的羊。从前养过两个大公羊,每顿吃料一个公羊霸占一个槽,其它羊可怜兮兮的六个羊一个槽。公羊吃的都不怎饿了,到山上其它羊吃草而公羊大部分时间在和我玩,把头埋怀里让我挠痒痒,或者我躺着玩手机,把脚搭它背上,等等吧呵呵……至于带路它就不会了,我“任命”了另一只母羊当“队长”。我曾经给论坛上一位文友发过和公羊玩的视频,当时我们在议论李娟的一篇散文,题目好像是《一只羊会有的一生》,里面有一句说山羊聪明,绵羊从来不主动接近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0

好友

577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9-15 10:13: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治龙 于 2021-9-15 10:38 编辑

笔力很强,这篇文章当然好。
稍微遗憾的是,许老师的浪漫主义笔法,让文字漫漶出些不适毛刺。
像:悠悠白云远,苍苍远树低。等等类似的对偶修辞不少,这种不能沉潜,表意不肯定,游离,不能实现天空大地关联映射。句子有点模仿马致远描写秋思的空间对比的味道,但没有神似,他那对比手法空前绝后啊。很飘的句子于表达定位和空间营造就不明不白。
瑕不掩瑜,这篇文章高亮是没有问题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6

主题

1

好友

314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5 22:46:13 |显示全部楼层
王晓玲 发表于 2021-9-15 05:47
描写很见功力。
喜欢抓麻雀养麻雀那段。
有些叙述有点主观,比如

多谢王老师,说得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6

主题

1

好友

314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5 22:47:24 |显示全部楼层
河蚌赌徒 发表于 2021-9-15 09:28
这是妥妥的生态散文了
小时候麻雀很常见,后来据说因为农药等原因,少见了,这几年,在上海小区里,倒是偶 ...

多谢河版,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6

主题

1

好友

314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5 22:51:03 |显示全部楼层
淘气 发表于 2021-9-15 10:00
先看了第一节,写得很生动。我是放羊的,头羊的意义在于会带路。比如一群羊正在山坡吃草,人往头羊前面一站 ...

多谢淘气老师,刚写好就迫不及待地发上来,想听听老师们的建议,容后细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6

主题

1

好友

314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5 22:54:01 |显示全部楼层
张治龙 发表于 2021-9-15 10:13
笔力很强,这篇文章当然好。
稍微遗憾的是,许老师的浪漫主义笔法,让文字漫漶出些不适毛刺。
像:悠悠白 ...

多谢张老师鼓励,有些文字想起到提挈作用,结果画蛇添足了,多谢提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

主题

2

好友

53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21-9-16 20:29:13 |显示全部楼层
描写大自然,有功底,也下了功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1-9-29 00:15 , Processed in 0.09401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