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2|回复: 18

向死而活

[复制链接]

34

主题

1

好友

197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9-10 17:02:43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向死而活

            一
前几天有人说起《活着》,我又一次触动。这次触动与早年第一次的触动不一样。20多年来,活着,在我这里渐渐演变。我的活着,以及我眼里的活着,再也不是《活着》写的和余华说的“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的,而不是为活着以外的任何事情而活的”。不知是我变了,还是时代变了。

          二
最近活得吃力,虽不想死,却老说不如去死。死给谁看?朋友反诘,是说没谁看你死。
我觉得有人看,死几年几十年还有人提起来给人看。若非如此,我不会活这么累。
死是花开一世落下的果,就是要给人看的,给人品评的,甜、酸、涩、香、苦、辛,或无味,都有个说法。
人不可能老是活着不死,不结果,总有死给人看的那一天。为了那一天,每天都要荷枪实弹,严阵以待。越是运途艰催,越得打气好好活,活得好方能死得好。不得好死就是一辈子没活好。可见死给人看是多么的卓识远见。
即使自尽,也是想要给谁看的,用认可的、也是最大的代价唤醒那个谁,那些谁,或是证明自己。谁看不看不关自己,唤没唤醒不关自己,证不证明得了也不在自己,这一刻只负责死。
自尽是无奈,倘若活能证明一切,谁愿意去死?也有明知死了也证明不了,只是活够了,没法再活了,或者觉得活不活都一样了,再活十年二十年也改变不了结局,不如早死早定论 早死早托生的。另外还有我大姨夫一类。大姨夫是精神病患者,走失了,死了。死得难看。他这么难看的死,难看的活,是不自知的,不在我的话题之列。另外找不到,至少我找不到不是死给人看的,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就是人的盖棺定论史。

想要死成啥样,就必须要活成啥样,所以活是根本,是源泉。死亡本身什么也没有,那一瞬承载的是之前整个的鲜活运动着的一生,所以牧师祷告法师超度时历数亡人前生的罪孽,祈求升至天堂或转世下期生命里活得好;族人更是把那一瞬译成悼词报告给世人。他们着眼的,和言辞里都是那长长的一生,把死亡本身留给医院去记录。活的场面不管是大还是小,都一样死在医院的一张床上,医院告知几号床家属(而不是向世人)几时几分几秒心脏停止跳动。只有面向世人追悼生平的时候才最庄严,人一出生就奔这个时刻一路活来了。追和悼不仅是这一时的重心,之后只要提及,就是生平(没人论几时几分离世),一生都是在为一场追悼会、一页悼词、永世的评价做准备。
哪一天不是在活给别人看?
有句话听着很潇洒: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其实一点也不潇洒,它明明白白在说走给别人评说,只是自信、不怕评说而已。至于自命活到了自我的真境界、想怎么活就怎么活、不为任何人事牵绊,便想追问一下这个真境界的终极是什么呢?答案恐怕还是想要给人看的,虽然芸芸众生因人而异,哪怕是给唯一的一个谁看。就如出家人,当初出家给人看,看他(她)完成了涅盘,蜕变为一个真人,圆寂了仍然是在给人看,给人回看出家生涯中有没有逾越过禁忌,有没有成就为后世的楷模。

         三
人的一生如烟花,为了一层落地的灰,壮丽得可真够痛快啊,粉身碎骨,无怨无悔,不管张成幕还是流成线,都要尽可能地壮美些,再壮美些。
谁不说烟花美?
远的不说,就说我侄子。
我侄子在广州跑车,买房定居多年,每逢春节每逢家乡亲朋的婚丧嫁娶都要回来奔酒席,他自己的事广州办一场,来家办一场。大前年开春他开着大小两台车从广州几千里回来,推倒了老屋。那老屋是我父亲盖给他父亲的婚房,那时候他都不知道在哪里呢,这说推就推倒了。像是杂碎了一个旧世界,转而起了一座三层小楼。这别致的小楼是那台小轿车带来的人设计的,风格是江浙一带的,尖顶红瓦,陡度大,比起家乡的平顶或浑灰大瓦漂亮多了,皖北旱地的乡间难见的新鲜,我母亲从病榻挣扎着坐轮椅去看,就说这盖的阔气,乡邻们说这孩子在南方发达了,我哥我嫂走路拉风。农历19年腊月,侄子六岁的儿子剔押尾,在这座小楼里招待了20多桌亲朋好友,那天侄子侄媳满面红光,仿佛登上了人生峰顶。春节过后侄子说真赶时运,晚办几天的话就泡汤了。他指的是剃押尾这件事赶在了疫情之前。今年上半年自从广州疫情加重以来,他没给家里多少联系,大概是想要他的父母和他的奶奶少点担心牵挂吧?或者,报喜不报忧?直到上上个月北方也有了灾情才恢复联系正常化。家里他原先的四合院,也就是当初他父亲盖给他的婚房,他父母住进了东厢房,门楼侧房原来他的工作室做了厨房,西厢房住猫狗,院子跑鸡,三间二层平顶楼里下面农机具上面衣橱具,也有动态的蜘蛛结网老鼠打洞。他带人翻盖的那处三层小洋楼的院落,办完酒席后闲置了,大嫂说养鸡会弄脏的。看着这么精巧玲珑的建筑,我禁不住想,在最后一个村庄的最后一所院落即将消失的时候它所面临的命运,和它所昭示的意义。但我侄子,这所洋楼,他亲手建造的这所洋楼,办完押尾喜酒他对它什么都不想。它又恰是他之后什么都不想的空无思想的副产品,便理所当然的只剩摆在那给别人看了。也许,它的意义只在封顶完工的那一刻,虽然我侄子不会向任何人承认这一点。不管承认与否,他都在不停地打地基,封顶,封完顶打新的地基,没有停歇的时候,如所有人一样,生生世世,乐此不彼,
谁又愿意承认呢?
侄媳妇娘家的庄名叫土楼子,说是清朝时期有户人家盖了一座土楼,后来土楼的主人一代代传的不知是谁了,只有当年显赫的家业名声流传了下来,作了庄名。当然这绝不是侄子侄媳建造洋楼的契机。那土楼的建造者当初也不会是造给人看的吧?但历史偏偏就留给人看了,记住了。

        四
大概只有婴童的作为是遵从内心,想哭哭想笑笑,表达无不自我,也大概因此才有了“童真”一词。这不是说成人不真,而是不能遵从内心。心不再是童心,变得复杂,而且是循序渐进的,越来越复杂、诡异,连自己也琢磨不透自己了,这时候被赞美为成熟。婴孩的哭啼,童年的天真,少年的叛逆,青春时期的敢爱敢恨,都是不成熟。青春一过,凡是自命活出了自我或要活出自我的人,都不免在别一个方向证明着什么,给人看。被别人说成活出了自我的人,毕竟是被的,他自己在某个方向拼命证明着什么,别人尚未发现。
曾几何时我也被人说过活得潇洒自在。但我没有一天潇洒自在过,和所有人一样,也在某方面证明着自己,甚至拔高自己。我穿高跟鞋就是穿给别人看的。这个季节我最喜欢舒适的休闲鞋,可是我还是每天穿着高跟鞋上班、办事、赶场,仅仅几个人的小饭局小茶局我也想保持着该有的度。我天生假如一分的风度,高跟鞋一穿绝对到了两分的份上,能撑到两分,我不肯停留在一分。
可这努力增添的一分累啊,每天早上都要武装一通,像个等待接受检阅的士兵。下班一回到家,立马丢盔弃甲,换拖鞋摘内衣,恢复真身。这时候没有观众,没有另外的任何眼睛,想哭哭,想笑笑,真好。
所有的包装都是在弥补短项,如果足够高足够摩登哪受高跟鞋的罪?足够白何需花钱铺粉?越短项多的人越努力加负枷锁,木桶定律也使得一两支长板形同虚设。工作能力短更是身心糟折损,得努力背负时间枷锁,加班加点,不敢稍作松懈。
这些努力都是留别人看的——别人看不看不管。人就是有意思,明明知道没谁在意谁,没人看你,但你还是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眼睁睁看着你。强迫症,强迫自己的大脑假想有人看自己。
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多想逃到深山老林去啊,撇了工作,撇了我不想见的人、不想做的事,去一个没人的地方想哭哭想笑笑。
但是我怕别人看我不好。首先怕我的孩子看不起我,怕我母亲气死——她都81岁了。我千真万确、毫不含糊地为别人活着,活给别人看。有时候想做一件喜欢但名声不好的事情,我首先想到了我的孩子和我的母亲,然后一层一层往外想世界的人,他们无时不看着我。我必须要按部就班,做个社会约定俗成的人。

        五
假想五百年后我还活着,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的观众一个没有了,亲人也没有了,那我会怎样呢?该无需活给任何人看了吧?该不要累了,仰望天空睡大觉了吧?该无所顾忌地疯癫了吧?可是我的所谓建树呢?我奋斗过的大半页简历呢?收获过的,哪怕是一小间茅草屋呢?都还有意义吗?几十年前给自己设计的标准形象,还有我的那些华丽衣饰也都没有意义了,没有观众了;一手好文章(龇牙)写给谁读呢?也没人考核我的工作了,成绩败绩,我所有的所有的所有好与不好、优与劣,统统失去了意义。我的信念失去了意义,不再可能活给别人看,更没有追悼会等着我。我生命的意义等同了一株植,一粒沙,一滴水,心脑都用不着了,最后都植化了,沙化了,水化了。那么这样的话,赋予我这个物体的名称就不再是人了。
所以啊,人这一辈子就是活给人看的,累死为虚名。

站在宇宙望人类,跟望一段星辰是一样的,人,天体,太空,甚至时间,都是宇宙的物体。假如人如同其他物体该多好,本分、不多事,或白、或蓝、或永恒,乘着宇宙的虚无,将自己洪荒在生物的本能生息中,该多好!但是人就是多事,结绳记事,耳语相传,编纂历史,让宇宙活在他的记录中。
……
既然逃不出宇宙,就得好好活,好好地死。死给人看。

(工作愁困,以此自勉)

34

主题

0

好友

577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9-10 17:29:15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字挺有价值的,赞。对人生命终结的思考,产生了最伟大的佛学与佛教。

研究死的人,其实就是研究佛学的人。佛学其博大精深,非
是个人穷毕生之力能览全貌。

我母亲是瑶人,瑶人把一生认识为花开花落,生于大地归于大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0

主题

19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9-10 18:33:00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看,目前拥有的里面,有没有值得留恋的,我有很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89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21-9-10 21:55:36 |显示全部楼层
难怪您比我活得还累!至少,我没那么多亲戚

想进入历史没错。只要不杀人放火。问好您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2

好友

145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9-11 08:50:38 |显示全部楼层
站在宇宙望人类,跟望一段星辰是一样的,人,天体,太空,甚至时间,都是宇宙的物体。假如人如同其他物体该多好,本分、不多事,或白、或蓝、或永恒,乘着宇宙的虚无,将自己洪荒在生物的本能生息中,该多好!但是人就是多事,结绳记事,耳语相传,编纂历史,让宇宙活在他的记录中。

————很喜欢这段感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21

主题

51

好友

4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9-11 15:04:51 |显示全部楼层
思路很宽阔 ,其实 这也是每个人之归宿......
http://blog.sina.com.cn/gkn1956,我的博客没有豪言壮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2

好友

266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9-11 18:13:49 |显示全部楼层
有思考有感悟,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1

好友

42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1-9-13 06:52:33 |显示全部楼层
读后体会很深刻,本身我这几年正在“向死而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3

好友

660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9-13 12:24:54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看的。
表达诚恳。理解这个居于某种层次,角度,心理的感触。
以前我想生死的问题想的脑袋要炸,最后只好以既来之则安之打住。现在我就想,只要我老公病好了,就万分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2

好友

804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9-13 13:22:27 |显示全部楼层
啊,这个问题好难,我放弃去想。
我觉得有时候糊涂一点挺好的,也是我觉得而已。
问好,可冰,要快乐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1-9-29 00:16 , Processed in 0.07151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