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2|回复: 7

文屑(六)

[复制链接]

10

主题

2

好友

141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17 12:00: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天成 于 2021-2-18 12:00 编辑


                                                                    柿子•娃
                                    

      1

      我们为什么要够青色的小果子呢?这是我们的秘密。
      我们的秘密藏在柿子树下。
      树下是农田,田土松软。我们找一个地方,挖一个坑,将柿子搁进去,盖上柿子叶,再将挖出的土填回去。过上那么几天就可以去吃“埋柿子”了。“埋柿子”的味道并不怎么好。颜色也不好看,黑塌塌的。我们吃不了几个,其余的都丢在那儿了。
      有时,伙伴发现了别的孩子埋在树下的秘密。“秘密”被刨开了。不知是谁领的头,我们便围起来朝里面小便。再把刨出的土填回去。一边笑着一边想着:“尿柿子”会是个什么味道呢?

      2

      我们总在柿子树上玩。
      坐,立,爬,走,像是树上的小动物。
      荡秋千。两只手抓住横伸的粗树枝,把身子甩出去。甩呀,荡呀。荡呀,甩呀。
      柿子树是我们的游乐场。
      我们还在树上比赛。看谁爬得快爬得高。
      谁爬得最高,伙伴们就一起喊他大王,让他坐树上最好的位置,座位。
      树上最好的“座位”是个三岔枝。那是我们眼里的“宝座”。三岔枝分出的三个枝,向上拱起来,像极了一把靠背椅。
      谁要是当上大王,坐在“靠背椅”上,那是极得意的。(我那时总能坐在“靠背椅”上。)
      有时,我们大半天都待在柿子树上。
      在柿子树上玩耍。
      在柿子树上说话。将自母亲那里得来的故事说给伙伴们。
      在树上吃零食。干吃面,普普星,奶宝,瓜子,花生。
      也在树上拉大便。寻一个能蹲稳的地方,敞开后面。
      大便,从高处直着往下坠,噼噼啪啪的跌在地上。好像肛门里放出了一挂鞭炮。从空中往下望,大便被摔得成为了饼状,又层层摞起成牛粪。
      我们还没有下树,黑色的粪巴牛就呜呜的飞过来了。

      3

      我还记得我的伙伴们的名字。
      吴迪,豆豆(段海心),陆春,小宝(徐卓)。我还没有上学前班,豆豆就跟着他们家大人回山西了。我刚念小学,他们一个个都转走了。
      二年级那年,转来一位男同学,叫罗成。
      罗成很能爬树。
      我和罗成来到柿子树下,比赛爬树。
      罗成爬树前有个小习惯。他要跑到树的面前,把树踢一下。我到现在也不明白罗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行为。
      罗成爬得真快,他简直是用四肢在树上跑!
      罗成爬得真高,高得我都快望不见他了。
      他可以够得着只有鸟才能够得着的柿子果子。
      我仰着脸问罗成,你怎么爬得那么高?
      罗成的声音从风中的树顶上落下来,飘进我的耳朵,在团场时……伙伴们……叫我猴子王呢。
      “罗猴子”坐上了那把靠背椅。
      “罗猴子”写作文也有一手。作文课上,只要老师不命题,他每回都拿出在作文书上抄的一篇作文。题目是《家乡的柿子树》。

      4

      罗猴子常跟我一起去爬树。
     (我心里并不想老和他一起。)有时,邻居的邓老五哥哥领着我俩去,在树上给我俩讲故事。听故事时,偶尔会飞来两只马蜂,或是一只臭斑斑,掉在我们身上。老五哥哥的肚子里故事很多,都是一些古里古怪的故事。也许有的是他自己编的吧。
      你听,老五哥哥又要开始讲了。
      在很久以前。——老五哥哥不管讲什么故事,开始都有这句“在很久以前”。——有一天夜里,天很黑,风很大,有一个强盗去地主家抓了他的小老婆。把他的小老婆关进了黑屋子里。强盗把地主小老婆的衣服脱了……用刀割下了小老婆的乳房。切成块儿,一口一口给吃了……
      下了树,罗猴子脸上带着不明白的表情,贴住我的肩膀说:我的牛儿硬了。我低下头,没有应声。

      5

      四年级的第二学期,转来一位女同学。也是从农场转来的。她的眼睛很亮,看人时喜欢眨巴眼睛。
      我发现自己总是看她。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总是看她。
      柿子树上的果子红了的时候,我找罗猴子去够了一颗“红艳艳”。“红艳艳”是纸厂孩子们的说法,指的是那种树顶梢上的柿子果子——让阳光耀得红艳艳的。——鸟儿们最喜欢吃了。我将红艳艳双手捂着,护送到家里,拿家里面的白纸裹了。裹了两层。又打开来,用上美术时的铅笔在里层的纸上画了一颗柿子。停了好一会儿,又凑着画了一颗柿子。在我们纸厂,家家都有富余的白纸,那是大人们从车间里挟回来的。
      我悄悄地将那颗红艳艳藏到书包里。每天早上,我都躲着母亲将那个白纸团装进书包里。可是放学后又把它带回了家。我将它从书包里慢慢地取出来,打开了,看看里面的红艳艳坏了没有。
      在那个秋天——
      我的书包中放坏了好几颗红艳艳。

      6

      又一年秋天,那位女同学转走了。
      我还是会和罗猴子一起去爬树。有时,树上还有老五哥哥。老五哥哥也还是会在树上讲他新编的故事。
      那天,老五哥哥正在树上讲故事。忽然,罗猴子叫了我一声,“快看——!”我顺着罗猴子手指的方向,从树叶的缝隙里望出去,望见不远处的一株柿子树下坐着两个人。他们并身靠在树干上,背对着我。他们背靠着的那株柿子树并不粗,俩人的多半个身子都露在树身外,一个身子穿着红衣服、一个身子穿着蓝衣服。这时,蓝衣服的脑袋正往红衣服的脑袋边上贴,红衣服的脑袋和身子便向一旁扭。还扬起一只手去挡。蓝衣服的脑袋又往过贴,红衣服的脑袋又向旁扭。再,往过贴——再向旁扭。啊,我发现,穿红衣服的是带我们思想品德的宋老师的女儿!
      我愣愣地望着那两个扭来摆去的脑袋,突然间感觉到自己脖子后面一凉。那凉,还扭来摆去地往下滑溜呢。原来是罗猴子将一只大青虫塞进了我的后衣领子里。罗猴子很喜欢做恶作剧,三年级时,他还把一只树癞子扔到了我的短裤里呢。我摆过头冲着罗猴子,X你妈呢!这个时候,从我的头顶上传来一个悠悠的声音,你……知道……X是咋X呢?
      我被问住了。嘴半张着说不出话来。

      7

      还有一天,我和罗猴子在树上听故事。这时,从远处的农田里朝我们跑来一个人,近了,看出是前排房里的一个哥哥。他弯着身子,怀里像抱着一样很沉的东西。跑得很吃力,一边跑一边冲我们喊。我们仨跳下树。那位哥哥把怀里的东西“嗵”的一声撂到了地上。那是一块疙里疙瘩的大石头。上面有许多的小棱角,白里透着微微的蓝色。我们都认得那是氧气石。是车间里的工人叔叔点着了割钢板用的。我们都玩过这个东西,平日里把它叫做“氧气”。
      可是我们全没有见过这么大块的“氧气”。我们平时玩的只是些鸽子蛋儿大小的粒粒儿,那是工人叔叔们用过后倒掉的废渣渣。
      “咱们把它分了吧!”那位哥哥满脸兴奋。
      “好呀!”
      “好呀!”
      可是怎么分呢?老五哥哥皱起了眉头。
      这样硬的石头该怎么分开呢……
      还是罗猴子想出了一个办法。他说在铁路南边有一株很大的柿子树,正好树下有块儿很大的石头,咱们就让这两块儿石头碰个头吧——看到底谁把谁的头碰烂!
      我们来到了那株柿子树下。
      那株柿子树长在一个小土坡底下,树下确实有一块儿大石头。
      那位哥哥上了树,老五哥哥在下面将“氧气”搬起来举给了他,便又跑了回来。
      我们仨又一起站在了土坡上,抬着头望着那位哥哥往高里爬。那位哥哥正要爬进柿子树浓密的绿叶里。一会儿,那位哥哥的头,我们就望不见了。又一会儿,那位哥哥的两只脚也不见了。只有一团摇晃的树叶哗哗的往上移动。好像那树叶下面藏了一只妖怪。
      我们都说,可以了可以了。够高了。
      那位哥哥就要朝下砸了——
      他似乎还有点没把握,在树上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地瞄呢。我们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我仿佛听见那位哥哥在树上喊起来——
      三——!
      二——!
      就在这时——
      也不知什么原因,老五哥哥从土坡上飞快地跑了下去,正经过树下的那块大石头——突然间,只听见“咣”的一声,另一块从天而降的大石头就砸在了老五哥哥的脑袋上。老五哥哥“啊呀”的大叫了一嗓子,捂着脑袋蹲在了地上。我和罗猴子赶忙往过跑,看见老五哥哥的头顶正向空中蹿血。那血,是从老五哥哥的手的指缝里蹿出来的,一道很有力量的红色的线——简直是从滋水枪里滋出来的!
      我们慌慌忙忙把老五哥哥送进了纸厂的卫生所。
      所里的护士阿姨见了我们,脸上并没有多么惊讶的表情。只是抓来黄药水朝老五哥哥的头上抹了几抹,又扯了段白纱布给他包扎了包扎。我们四个人互相望了望,便回各自的家了。

      8

      老五哥哥脑子受伤了,不能在树上讲故事了。
      天气变得很热了。
      下午上学的路上,同学们穿上了短袖。只有我身上穿着长衬衫。衬衫的袖口还封着扣子,黏湿了往上挽,也不解扣子。
      不知哪一天开始,我害怕自己的瘦胳膊、瘦腿被人看到了。我担心有风的天气。有风的天气,从福利区的马路上往家回,过两栋住宅楼的那个夹道时,风呼的将空荡荡的衣服勒过来,绷出身体的轮廓,我便感觉自己躲着的身体像夜里藏起来的天,突然被一只闪电的手揪了出来——赤裸裸在了人的面前。如果有女同学在那里说话不走,我都有点呼吸不过来了。好像风还没有来,就已有一个看不见的怪物压了过来。
      在一个傍晚,我一个人坐在高高的柿子树上,脑海里一遍遍响起午饭时父亲的责问。父亲说,你是个残疾人吗?

      9

      我还是会到柿子树上。
      常常的,树上只剩我一个人。
      记得那一天,母亲说了我几句,我拧身跑了。那是我仅有的一回离家出走。其实,我没有想要“离家出走”。
      我出了福利区的大门,就往西墙外农田里的柿子树下跑。一忽儿,便到了柿子树下。我立起一双胳膊,套住树干最下方的一根横枝,身子往上一缩,扬起一只脚来一勾,转一个身儿,便骑上了柿子树。我骑上了柿子树,已忘了母亲说我的事了。
      那个时候,树上的柿子花开得正欢。一朵朵柿子花,就像一枚枚金色的小铃铛,吊在绿色的枝叶间。一缕儿微风摸过来,他们都要忍不住叮当叮当的响。那是他们在笑呢。
      我望着他们……
      我在柿子树上看花——
      忽然树下有人叫喊。低头一望,是我的哥哥。是母亲叫他来找我。我一声不吭跳下了树,要和哥哥一起回家。这时,我猛然看见了树下的一堆东西,还冒着一丝丝儿的热汽呢。我一下子觉得很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许多事情让我觉得不好意思了)。起先,我跟在哥哥的身后,一转眼,便和哥哥并身了,接着,哥哥已落在我的身后了。哥哥喊我的声音也落在我的身后了。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
      我朝着铁路南边的方向飞奔起来……


50

主题

3

好友

571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2-17 16:50:45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僵。

一个原因是口语与书面语在行文中的转换问题。过于书面语所造成。书面语也不是不成,但,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氛围”,所以,扎。

比如:

盖上柿子叶,再将挖出的土填回去。-----盖上柿子叶,将土回填。

我们便围起来朝里面小便。-----我们便围起来朝里头撒尿。

家家都有富余的白纸,那是大人们从车间里挟回来的。-----那是大人们从厂里顺/拿/偷/拽回来的。

用刀割下了小老婆的乳房。切成块儿,一口一口给吃了-----奶子

一个原因是行文留白不够,处处到,冲淡了句子的味道。

比如:

还有一天,】我和罗猴子在树上听故事。【这时】,【从远处的】农田里【朝我们】跑来一个人,【近了,看出是】前排房里的一个哥哥。【】弯着身子,【怀里像】抱着一样很沉的东西。【跑得很吃力,一边跑一边冲我们喊。】我们【】跳下树。那【】哥哥把怀里的东西“嗵”的一声撂(扔?)到了地上。【那是】一块疙里疙瘩的大石头。【上面有】许多的小棱角,白里透着微微的蓝色。【我们】都认得那是氧气石。【是车间里的工人叔叔点着了】割钢板用的。【我们】都玩过【这个东西】,【平日里】(我们)把它叫做“氧气”。

-----------------------------
以上,我的读后感,都是我以为的。

楼主新春好。

点评

陈天成  吉祥。  发表于 2021-2-17 20:4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79

主题

19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2-17 21:23:05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我挺喜欢的,
至于老鹰说的留白,确实,可以再进一步,会更有味道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0

主题

2

好友

683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2-18 10:09:30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很多篇写柿子树的文章了,这一篇别有滋味,从结构到内容,刚看时,心里就想,写柿子树还能这样写啊。学习了。

一个原因是口语与书面语在行文中的转换问题。过于书面语所造成。书面语也不是不成,但,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氛围”,所以,扎。----这是老鹰的点评,我也觉得是这样。
问候陈老师,新年好。

点评

陈天成  顺吉:)  发表于 2021-2-18 11: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2

好友

141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18 11:26:45 |显示全部楼层
河蚌赌徒 发表于 2021-2-17 21:23
这篇我挺喜欢的,
至于老鹰说的留白,确实,可以再进一步,会更有味道

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0

好友

157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18 19:50:54 |显示全部楼层
柿子树下的童年,挺好,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2

好友

183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22 09:11:17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2

好友

67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21-2-28 18:05:42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挺有味道,跟一般看见的文章不一样。很喜欢其中描述语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1-3-8 14:17 , Processed in 0.13084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