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98|回复: 28

【秋意缤纷】在秋天的尾巴尖儿上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4

好友

314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0-15 08:58: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简枫 于 2020-10-15 14:06 编辑

  在秋天的尾巴尖儿上

  秋天是充满意外的,尤其是那天我们遇见了一群马。秋天的尾巴尖儿上,拴满了好吃的果子。坚果浆果,还有薄盐一卤的脆生生的小菜儿一碟。

  花生刨过了之后,地里松软干净,小孩子们折着跟头玩儿。山坡上的倭瓜磨盘那么大,孩子们惊叫起来,我也跟着惊叫。我要让他们觉得我和他们一样惊喜,我也不告诉他们我是从一朵花开始等候着倭瓜长大的。我用尽全力抱起来,跨过一条长满红蓼花的水沟。坡顶上跑来五匹马,白的黑的棕红的,西风带起马飞扬的鬃毛,啊,真是带劲儿。他们马上放下对于倭瓜的好奇心,向马的方向奔跑。他们在猜测这是哪里来的马,西游记里的吗?唐僧八戒都来了没有?这是真的白龙马吗?一时间我们赋予意外出现的马无数的可能。一个男人奔跑着过来,聚拢着马将它们圈走了。狗娃花像是插在野地里,小雏菊金子一样发光,娇俏的朝天椒红得妩媚。孩子们用尽力气拔萝卜,累得龇牙咧嘴喊声此起彼伏。我刨了两垄红薯,累得腰疼,拔了一捆葱,割了一把韭菜。秋天是很容易各取所需的,一根清甜爽口的小黄瓜都那么好。

      谁的马?我想问也想知道,却是无处可问也无法知道。除了和一些草木相熟,剩下的都是陌生。

  蚂蚱在白菜叶上一会飞一会蹦。越是接近尾声的事物越要抓紧。要有一把好刀,要有好刀法。秋天飞快地跑,要有提着刀追杀的好腰脚。一刀飞起来,红艳艳的萝卜一劈两半,切切切成薄片成细丝,阳光里平摊开,水分就飞快地消失了。我喜欢拍在泥土里埋半截子的萝卜。俯下身子,一低再低,将镜头对着萝卜根,你能拍出顶天立地的感觉。喜欢一样东西,就想着法子延长保质期。盐巴与蔬菜也绝好的搭配,保持蔬菜原有的青绿色泽。比如雪里蕻在盐巴里折跟头打把式地揉搓过,再晒干,等着隆冬时节配上软嫩的豆腐,真是暖烘烘的好。同事带过来一罐嫩黄瓜腌渍的小菜儿,不那么重口味,白嘴儿吃有点咸,就着米饭馒头就另有一番风味了。我追着问她这道小菜儿的流程,我要试试手。她回我说她家爷们儿牛哄哄不肯说,只说了三五样主料又加了三个少许。我还就不信了,做小菜儿和写诗歌差不多。把想法和词语鼓捣到一起盖上盖子焖一下就好了。鬼子姜小地梨儿嫩黄瓜,都是有清脆悦耳的好声音的。餐桌上摆好两碗白粥,米要三两样杂花着都舀上两把。坐下来等那小火慢慢地舔锅底,冒泡开花翻滚着粘稠起来。小菜儿,是日子里美妙的点缀。过日子需要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这点劲头是精气神的原色。

       落叶刚刚知秋,犄角旮旯里的家伙什儿,叵萝浅子箩筐都得琢磨着派上用场。我特别喜欢各种小器皿盛上秋果秋粱的样子,很满足很殷实。尤其是太阳光均匀地照着那些静物,侧影分明浓淡交错,现世安稳想来不过此吧。

  昨儿个傍晚下了公交车,觉得有一种无处躲藏的冷。哪儿哪儿都漏风,恨不得裹上一床棉花被。街道两边挤挤挨挨地蔬菜瓜果,倒让我在晚秋的凉风里体会到几分温暖来。风刮过来熟食的熏香味儿蛋糕店的甜腻味儿,还有烤地瓜糖炒栗子手打切糕,越发有些饿了。街灯亮起来了,在一棵树的阴影里传来一个声音:佛手瓜,就这几个了便宜了。我喜欢吃佛手瓜,遇见就会买,痴迷那股子清香味儿。我停下问了价钱,随口说一句都要了再便宜点吧。她有些犹豫,我便没站下继续向前走。脑子里想着她的佛手瓜有十个吧,这么冷的天她要等多久才能卖掉啊。我转回来停在她身边,对她说,给我称一下吧我都要了。她殷勤地装袋上称说九块二,你就给我八块钱吧。我说好,打开支付宝扫码付款。我看了看一共十一个瓜,沉甸甸地压手。拎着一袋子佛手瓜也就不那么留心两旁的白菜波菜豆角了。天黑得太早了,风推搡着行人,都急着赶着奔着,这人间很小,不过巴掌大,却也有滋有味儿。我心里喜欢这袋子佛手瓜,又觉得占了别人便宜一般,有一会儿竟然有些后悔应该给那卖瓜的女人十块钱才对头。

       天空充满暗灰的云,凝重得能挤出水来。

  乡下有话,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穿了棉。事实上待到穿了棉,也极有可能再淋雨。而那雨又多出了几分击打的味道了,算不得淋。那时秋将尽未尽,雨虽不多也是插花着有的。刷刷地垂落下来,多是一些雪粒子了,来势汹涌。此时人间尚暖,那被夹带着的不多的粒子也就瞬间软塌塌地萎了。我称这样的雨为秋雨,严格说不那么准确。若是叫冷雨,就没了关于秋的落寞孤寂之味。还有冷雨要得敲窗的,哪有木格子轩窗哪有轩窗下翘首期盼的人啊。都是少了况味的事,至于冷也多是硬硬的感觉。我是下了死力气将秋的尾声往宋词里拽,雨滴空廊叶落光,秋雨三宿无人劝杯。那些心意也只是在词曲间婉转流连了,秋雨淅沥倒是盼着呢。

  晚秋了,有霜露有清寒。

136

主题

4

好友

314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0-15 09:04:25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习惯了在某个时间的节点上发一点声音来,是想在死水一般的生活状态下激发出几圈微澜。是活着的一种佐证,我们说出的是多么可有可无啊,而我们没有说出的,是惊心动魄的。在水下有着暗流汹涌的态势,我看重那些却又不去表达。生活像一张永远也不会完成的长卷,勾线着色悬挂,又无限延长,直到某一天戛然而止。我们甚至没来得及说声遗憾,不过是残缺而已,而残缺才是真正的意义所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1

主题

18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0-15 09:50:27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河蚌赌徒 于 2020-10-15 10:26 编辑

很久没看到马和佛手瓜了
能理解佛手瓜那段的心情

点评

简枫  留心处,惊喜总有意外也有。有了二喜之后,我感觉自己更加留心了。  发表于 2020-10-15 14: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4

好友

836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0-15 09:53: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松鸣 于 2020-10-15 09:59 编辑

细腻的语言,隽永的意境,娓娓道来中营造出一副静美的画卷,沁人心脾,文笔老道节制又诗意盎然,好文!

点评

简枫  略微有了一点底。松老师不吝赐教。  发表于 2020-10-15 14: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4

好友

836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0-15 10:10: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松鸣 于 2020-10-15 10:14 编辑

还有冷雨要得敲窗的,哪有木格子轩窗哪有轩窗下翘首期盼的人啊。都是少了况味的事,至于冷也多是硬硬的感觉。我是下了死力气将秋的尾声往宋词里拽,雨滴空廊叶落光,秋雨三宿无人劝杯。那些心意也只是在词曲间婉转流连了,秋雨淅沥倒是盼着呢。
---------------------------------------
给你改一下:古人说“冷雨敲窗不成眠',,如今哪有木格子轩窗哪有轩窗下翘首期盼的人啊。都是少了况味的事,至于冷也多是硬硬的感觉。我是卖力地将秋的尾声往宋词里拽,雨滴空廊叶落光,秋雨三宿无人劝杯。那些心意也只是在词曲间婉转流连了,秋雨淅沥倒是盼着呢。

点评

简枫  好的啊  发表于 2020-10-15 14: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0

好友

90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20-10-15 11:16:36 |显示全部楼层
众多的景物,细绵的心思,学习了。

点评

简枫  等我再仔细修一修。  发表于 2020-10-15 14:0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1

好友

225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10-15 11:31:42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言词优美,里面包裹着一颗童心

点评

简枫  一辈子和孩子在一起,就显得长不大。  发表于 2020-10-15 14:0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47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0-10-15 12:26:26 |显示全部楼层
从你身上,懂得了什么叫心思细腻,厉害

点评

简枫  你也能够做到。  发表于 2020-10-15 14:0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47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0-10-15 12:28:37 |显示全部楼层
芷风 发表于 2020-10-15 12:26
从你身上,懂得了什么叫心思细腻,厉害

厉害是指文笔历害。学习了

点评

简枫  我一点都不厉害。  发表于 2020-10-15 14: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4

好友

836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0-15 12:31:11 |显示全部楼层
芷风 发表于 2020-10-15 12:26
从你身上,懂得了什么叫心思细腻,厉害

读读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领略一下那登峰造极的微妙细腻心理的描绘,网上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0-10-31 05:54 , Processed in 0.09020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