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0|回复: 13

玉镯记

[复制链接]

102

主题

37

好友

940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9 14:14: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白色底子,飘着两团淡淡阳绿,这种玉叫白底青,属于中档翡翠。玉镯戴到手腕上,白绿相间,并不难看,可是我并没有惊喜。我更喜欢水头好的,冰糯飘花的玉镯我梦到过好几次。也许是无缘吧,几次都擦腕而过。
    木集兄和军云兄都说很漂亮,他俩是收藏家。木集兄甚至夸我,这两年看玉,审美有了大步提升。我暗自得意了一下。但这是需要代价的。
    两年前,我买了一只玉镯,水头不错,半边白,半边油青,油青部分飘着深色的花,像水墨山水,很雅致。价格是我一个月的收入。两个月后,玉镯蹊跷地碎了。事情的起因我记得清清楚楚,自从买了房,家里的取暖就是问题,供暖的前半月根本不热,为此,我每年都纠结。三千块的取暖费交了,不凉不热三个月,两头的日子根本没温度。为暖和我想尽了办法。与玉镯有关的情节是,我请来爱人同事帮忙清理暖气管道。我按着排水管,电泵压力突然加大,管子鲤鱼打挺一样蹿了出去。水花四散,叮当一声,我擦去脸上的水,赶忙低头查看,地上的玉扎疼了眼睛。在看手腕,倒吸了一口凉气,手镯不见了。它断为四节,以献祭的姿态贴在冰凉的地上。
    叙述这个玉镯我用了两个词,一个是蹊跷,一个是献祭。是的,因为今年我家不冷了,我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温度从往年的16度升至20度,甚至能达到22度。我欣喜又纳闷,八年没解决的问题,突然就“不药而愈”。有个消息,或许可以解释,听说换了供暖人。这个说法让我哭笑不得,如果早两年,我的手镯八成会完好无损。
    人算天算,福祸双至。手镯碎了,取暖问题总算圆满了,可是住进来将近九年,房产证至今还没消息,当时承诺是两三年。以前家里不暖和,物业经常来修理。关于不暖和的缘由,也列举了一些,我也认可,比方西楼头,上下没人住……莫名其妙暖和了,是件好事,我却搭上了一只玉镯。
    站在屋子里,尤其靠近窗台,总感觉有风。女儿洗完手,没及时擦油,居然呲出了小口子。我把窗户关了又关,每天晚上早早地拉上窗帘,脚面上仍有微风飕飕着。玻璃窗的胶条不好了,双层玻璃的不好换,我先后请过三个人来修窗户,都说胶条老化没办法。就在今天擦窗户的时候,我站在高处,居然看到一个朝上的不小的缝隙,风从这里来。我走下罗汉床,对爱人说,明年夏天一定要换窗户。费用我打听过,大约一万元。价格正好与我摔碎的两只玉镯差不多。

    二
    面对诸多的饰品,我还是喜欢珍珠和玉。如今日子还算过得去,心里的玉镯梦越发的迫切。几年前,我几乎转遍了石家庄的大商场宝石专柜,以及各珠宝商城。虽然对玉情有独钟,却不懂,于是乎看微信的珠宝平台,请教专业人士,成为我的主要任务。却迟迟没有下手,我是想用基金的利润买玉镯。我曾经看着天天见涨的基金曲线对同事们说:“我要等我的“基”下一个大蛋,用这钱去买碧玉手镯”。我天天盯着看股市行情,它一路飙升,大盘直逼5200。我心里乐开了花,心想,只要这一支基金突破1.6元,就出手。这样,我就可以买一只成色上乘的碧玉手镯了。这个时候,我的基金拼搏8年了。
    我天天算赚多少钱,觉得玉镯离我越来越近。
    我也有一丝担心,怕基金大跌。基金曲线先是一路上山,到了一个制高点,突然遏制不住的一路下滑,按我的一支基金算,我从毛利润2万元,到赔一万多元。唉!我的玉镯。我一咬牙,心想既然喜欢,不管基金死活了,继续看玉镯,有合适的就下手。
     旭丽姐有好几只玉镯,也认识几个玉石商人。她几次来电话嘱咐我,多看看,比较一下,千万要狠狠地砍价。我看中的碧玉手镯在商场定价一般都在8万左右,但我知道商场的利润太高。我表弟告诉我,他同事1993年出差新疆,用一个月的工资300元买了一对羊脂玉的玉镯,现在的市值超过石家庄繁华地段的五套楼房(2015年)。我在某大商场看到一只天价翡翠手镯,正阳绿,通体晶莹,绿得炫目,标价1660万。我盯着这只玉镯,琢磨了半天,我要几辈子不吃不喝才能买得起。谁又来买这样的玉镯?
   我起初钟情碧玉手镯,它的绿深沉得像一池春水,价格我也能接受,在翡翠和和田白玉面前,碧玉还属于藏在深山人不识的小家女。据懂玉的朋友讲,和田碧玉价格并不高,在颜色上以俄料的为首。俄玉也出自昆仑山脉,质地虽然比不上和田所产,在玉中也是佼佼者。但是,碧玉的行情也大涨了。
崇尚美玉来自远古。
   玉在远古不仅用来祭祀,还被当做权利的象征,比如红山文化的玉猪龙,良渚文化的玉琮,三星堆遗址的玉面人,如今它们更作为祖先的精神遗存存世,并传达着远古的信息。在汉代,玉更是权利和地位的象征,著名的金缕玉衣就是汉代王侯的殉葬品,有着严格的等级限制。而绿松石和玛瑙也早在数千年前被祖先们用来作为饰品,或殉葬品。我认为,玉、甲骨文、青铜器、陶器、丝绸等是华夏文明进程中不可缺少的元素,是先祖智慧的结晶,也是祖先留给后人的基因密码。我爱玉来自先祖的血脉和气息。

    在玉的传奇中,有使蔺相如一举成名的和氏璧,也有我国最大的玉雕大禹治水。记得小说《穆斯林的葬礼》上,也有一个大型玉雕的情节。仕女画里,多有环佩之类的饰品。我看得痴迷,觉得女人就该有女人的美。
    和旭丽姐整整转了一天,脚脖子都酸软得不得了,也没有买上,看上的价格太高,便宜的品质差。我喜欢菠菜绿没有碳点的碧玉,无奈,价格和实物不能两全。期间还被珠宝商用了激将法,这个美女老板上下打量我,说:“你长得这样好,穿得也好,戴的镯子太委屈你。”我的手上是一支岫岩玉的镯子,懂行情的人都知道,岫玉在玉中不值钱。

    三
    我曾经拥有过三只玉镯。它们代表了我不同的岁月痕迹。
    第一只玉镯,是玛瑙的,淡紫色的,陪伴我青春洋溢的白衣天使工作,心蜜一样甜。这是我心仪的对象从上谷玛瑙产地附近买来的。当时他在大秦二期施工,他让玛瑙手镯陪伴我。乡医院的日月因为这个手镯,变得流光溢彩,终身难忘。这只玛瑙手镯我爱不释手,担心不小心磕碎了,经常摘下来,放到床头枕头下面。有一天,玛瑙手镯不见了,我四处寻找,以为宿舍大门敞开被人拿走了。那段日子,我像丢了魂一样蔫蔫的。等我再次见到它时,它蒙着尘,伤心地躺在竹板床底下,断成了三节。我像帮患者包扎伤口一样用胶布细心地缠起来,放到抽屉里。从老家搬到石家庄我还带着。
   第二只玉镯命短,是暖气的祭品。这是我自己定义的。
    第三只玉镯也是翡翠的,颜色更为靓丽。正阳绿,占了多半圈,圈口很大,镯型有点细,它不完美,沿镯型有个长长的裂。得到它,是偶然,我和安徽的张辰保老师是多年的文友,早在散文论坛就对我多有帮助。因为都喜欢文学,我建了一个只有四人的“雅施达”群,主要听他们交流玉器、瓷器、银器等文物。三人经常对一件有沁色的“高古玉”争论,年代、工艺、真假。由此,我了解到翡翠玉镯颜色可以差点,可以有杂质,透明度可以差点,但结构不能松,松是酸洗过的等等。像商玉鸮、春秋龙、汉蝉,都具时代标志,我受益匪浅。军云兄收藏油灯,小有成就,且坚持写油灯鉴赏文章,出文集已初具眉目。张辰保老师的商玉鸮、和子冈牌我记忆深刻。木集兄,对翡翠和小物件有研究,也收藏了几件独有的好东西。捡漏,凭的不仅是眼力,更是历史文化底蕴的支撑。
    辰保老师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把这只玉镯转让给我,我戴着它出席宴会和文学聚会,很有底气。它的颜色是柔美的春的气息,旭丽姐隔着饭桌看到我的玉镯,悄悄地竖起大拇指向我示意,接着又竖起三根手指,我知道,她说值三万。而这只手镯,于今年五一假期时又被我不小心碰碎。人们也都说,玉替人挡灾。我一面心疼,又一面劝慰自己。三只玉镯碎了也没有吓退我,买玉镯的心更盛。
    我至此才发现,我喜欢玉镯并不是单纯的为了美,它掩盖着我的攀比心和占有欲。
    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有三位爱好收藏的“师傅”,蛮有底气的,可惜三人都不在石家庄。买玉镯拖了又拖。为买玉镯,我加了几个卖玉镯的人好友,我常常在休息的时候看玉镯,它们缤纷莹润的样子,十足令我沉醉。有一天,我在微信朋友圈发现一款手镯,正符合我的审美,价格也相对低廉。我将玉镯照片转到“雅施达”群,三位兄长也觉得漂亮。冰糯底子,飘着墨绿色的花,一团一团,流动的云一样美。我报出价格,他们三人都沉默了,然后不约而同地提出疑问,这样的价格买不到这么好的成色。我说,能退,不妨买下来看看。好就留下。玉镯发来的头天晚上,我做了一晚上的梦,有带包装的玉镯,有裸着的,有宽条的,有窄条的,有传统的贵妃镯,也有圆条的,有大的,有小的,材质有和田的、翡翠的,满绿的、春带彩、白条、白底青的,甚至还有金丝玉,琳琅满目,有我戴在手腕上光彩照人的样子,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盯着看我的玉镯……等玉镯到了,我失望至极,不仅底子不行,光泽不行,花还是墨色的。我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对着“雅施达”群打出了一行字“看的是古天乐照片,来的是马云”。
挫败感很快过去,玉镯的诱惑不减。
    天长日久,我对玉镯也有了一点感觉,我还不敢说鉴赏力。我的微信好友里有个明先生,起初以为他是一位美女。芊芊细手,拿着玉镯拍出各种图片和视频。有那么一天,他的朋友圈摆出了一款玉镯,绿很浓,也很多,白底青。我发到群里,都说性价比很高,可以考虑。明先生说,这只玉镯不完美,有一道纹。如果没有纹,价格会翻几倍。玉镯千里迢迢的来了,颜色和底色都没有夸张,可惜的是,那道纹我在意,我担心又是碎掉前的隐喻。明先生二话没说,给退货,并在收到玉镯的第一时间,返还了我的钱。这让我对网络交易又有了一些信心。
    基于此,所有的失望和破碎都没有击退我的占有欲。
    玉镯在我眼里,已经不是纯粹的物质,它成了一种象征,具体是什么,我说不清楚。我不喜欢珠光宝气的女人,自己却一步一步在靠近这些珠宝玉器。排斥世俗,却用所谓世俗的东西包装自己。或者说,购买玉镯让我有成就感。

    四
    家人对我买玉镯的态度,不支持,但也不反对。爱人说,都摔了几个了,还买。女儿说:“你喜欢就买,反正我不喜欢。”
    我从小就喜欢镯子。姥姥有一对银手镯,放在躺柜上的青地蓝色缠枝莲花纹的瓷北瓜里。那时候,这些古董不是值钱东西,家里的银锁,也被我们姐弟今天丢个铃铛,明天丢个铃铛,丢完了。娘在河滩捡到过一只青铜扳指,戒面是一张人脸,鼻子眼挺古朴的。太原来了个远房表哥,嘴很甜,盯着娘的手,一口一个姨,娘二话没说退下来就给了这个没见过几次的外甥。后来,听说这个表哥收古董,娘有点后悔,说可能是个好东西,该给你们留着。姥姥的银镯子我偶尔戴一下,圈口姥姥给弄小了。但是只能在院子里玩,不能出大门。再后来,街上经常有收袁大头和瓷器的,姥姥把银镯子卖了,记得卖了八块钱,也许是一只也许是一对的价钱。那时候,吃饱饭是第一大事。我想,如果吃穿不愁,姥姥肯定会给我留下银镯子。而姥姥的一切,也像银镯子一样没有了影踪。
    而我,买玉镯也有一个情结。留给后人。世世代代的,让她们知道曾有个祖上在衣食无忧的时候,给她们留了点念想。
    那时候,也并不懂得古物的好。那副银镯子,看上去并不好看,颜色发乌,隐约记得刻着缠缠绕绕的花。我现在会觉得,银镯子的价值并不在银子,而是其制作工艺和附着于上的姥姥的气息。  
    与银镯子相比,阳绿玉镯美得炫目,冰飘花的玉镯淡雅庄重。成色上乘的,透明,清澈,飘花如云团,如苔藓,有着独一的流向,这大自然的馈赠,在高明的画家也难以调制的水墨。它空旷彷如天空,飘花游移,像活的。简单却不单调,韵味十足,像画的留白,我没有更合适的词汇去表达它的美,我钟情飘花玉镯。现在再看碧玉,那池湖水已很难打动我,它缺了涌动的气韵,少了生机。而被国人奉为至宝的和田玉,老矿已挖掘殆尽,新矿里的白玉手镯少了那份油润,白灿灿的像鱼的眼睛。听木集兄讲,在清代翡翠是以色彩为美。这个倒有例证,翡翠白菜闻名世界。翡翠,翡翠,黄色为翡,绿色为翠。冰种,是近年才被人关注的,价格一路飙升,是翡翠的两大元素之一。
    喜欢玉镯,不小心也迷上了其他玉制品。在看玉镯的路上,买了一个玉牌,这块玉牌让我见识了黄翡。按材质说,这块料子不太好,水头不多,灰色,在玉牌的上端,龙身上有一片黄,像成熟的向日葵的颜色,灰地嵌黄,是卓越的组合。这也是这块玉牌的亮点之一。料一般,雕工不错。玉牌上小下大,四面有沿,图是一条飞腾的龙,龙身灵动,龙鳞清晰。雕得巧妙,是一条过墙龙。我买来是准备送给孩子的,结果孩子不要,爱人也不戴,就放在抽屉,闲的时候,我就把玩一番。看着舒心。
    买了龙牌,又陆续买了玉羊、玉猪、翡翠鸡小吊坠。而后,又买了一对南红料的小老鼠和兔子,这两个是借力石头色彩,透明的小老鼠胖乎乎的,嘴上翘,衔着一枚古币。兔子竖着长耳朵,站在布满青草的石头上。当时看着喜欢,脑子一热,买了,居然还想凑成十二生肖。现在觉得没用。玉这个坑,我不由自主地跳进来了。我不知道我啥时候能回头,买了一个又一个。
    我问自己算不算玩物丧志,得到了白底青的玉镯,还惦记着冰糯飘花的,我暗暗发笑,难平的欲望。汪曾祺老说,“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我一下子释然了。
    买玉镯有个插曲。明先生玉镯到手的时候,我看到了那道纹,相对于玉镯的色调,其实纹是可以忽略的。可是因为有三次碎的经历,我还是忐忑。想起来老邻居高师傅收藏,我电话他求援。高师傅很热情,帮我联系了他的朋友甄帮我鉴别,对于玉镯的质地分析得很有水准。并根据我的要求,很快推荐了一款。这个玉镯很漂亮,通透度,灼灼的绿,是我遇到的玉镯里最好的,在商场,起码得大几万。可是,价格低的我不好意思说出口。高师傅说,放心吧!这是我多年的朋友。玉的水太深,都是因为人们不懂,炒起来的,玉本身没多贵……我明白物有所值的道理,悄悄地拿到质监部门检测,结果不言而喻。
    玉的质地越纯越好,但与玉有关的人心确是斑驳的。
我替高师傅的朋友解脱,他们是好朋友,可与我不是朋友。赚钱是应该的,但把假货卖给我,有点不地道。对不住我这颗爱玉如痴的心。
    玉让我失望,但这不是玉的问题。
    玉镯在我的左腕,在某个角度特别美。仔细看,白绿相间处,有一个纹,我又有点纠结。同事说,玉哪有很完美的,和人一样啊,你多看它的长处。
    是啊,玉给了我很多,不仅是文化的濡养。古人云:“玉,石之美者”,我觉得翡翠是石中的翘楚,贵在富有生命气息,不仅色彩美,通透,它能展示细节美。我情愿在玉的河流沉浮。
    就在上周,物业贴出通知,要来人测量房间和地下室面积。房产证终于有希望了。基金,我已于去年处理掉。赔赚勿论,我的人生经验增长了一些。阳台上,三角梅和长寿花开得灿烂,废弃的塑料盒子,被我种上了小葱,葱绿的颜色恰好与我的玉镯呼应,我有几分喜悦。我的视线,透过玻璃窗,是披着圣洁雪外衣的太行山,灰墨的底色映衬着,像连绵不绝的飘花。
    有人写过玻璃,好像是欧阳江河,我记得几句:“……最美丽也最容易破碎。世间一切崇高的事物,以及事物的眼泪。”我爱上了石头,但写不出《石头记》的巨著。还是借《爱莲说》结尾,玉之爱,同予者何人?(5891)







21

主题

0

好友

268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9 23:58: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治龙 于 2020-1-10 00:03 编辑

这个玉写得厉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0

好友

268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9 23:58: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治龙 于 2020-1-10 00:03 编辑


石头确实是有生命的,有产生有运动有终结,而物质新形态又产生新变化,真的也具备天地玄黄日月盈亏样运行演化。
翡翠全世界分布不是很广,商品级的还是数缅甸产的,在具有坚硬致密无显晶质后,就有色的分级。对翡翠的认识有个渐变的过程,终归是在物理性能优越的基础上,也融合了人对外观的审美感受。
刘老师这篇文章读来非常舒服,我喜欢戴玉的人因爱玉而宽容,敬畏,玉是比我们年龄大得太多的存在,与人的相遇是一种因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6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10 08:18:49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河蚌赌徒 于 2020-1-10 08:24 编辑

占有和被占有通常是相互的。
贪痴通常伴随爱欲
佛家说的永恒的寂静欢喜,所要警惕的,恰是当下的欢喜,越是警惕,越是欢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6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10 09:00:53 |显示全部楼层
写物件儿,总归是挺难的,比写人难太多,刘老师这篇,相当不错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7

主题

4

好友

250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10 09:12:24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我一下子释然了。

痴迷某样事物,日子才能在远方和诗的缝隙里鲜艳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

好友

169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1-11 16:47:25 |显示全部楼层
刘老师写的玉镯记也是生活记,鲜活,生动,有种动人的力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2

主题

37

好友

940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13 17:36:04 |显示全部楼层
张治龙 发表于 2020-1-9 23:58
这个玉写得厉害。

张老师鼓励!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2

主题

37

好友

940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13 17:37:06 |显示全部楼层
河蚌赌徒 发表于 2020-1-10 08:18
占有和被占有通常是相互的。
贪痴通常伴随爱欲
佛家说的永恒的寂静欢喜,所要警惕的,恰是当下的欢喜,越 ...

谢谢河版!还会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2

主题

37

好友

940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13 17: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简枫 发表于 2020-1-10 09:12
“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我一下子释然了。

痴迷某样事物,日子才能在远方和诗的缝隙里鲜艳生动。

哈哈!给自己乱花钱找借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0-1-23 18:46 , Processed in 0.05103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