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2|回复: 1

文学批评为何需要热爱

[复制链接]

2224

主题

68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1-11 09:39:45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批评为何需要热爱
                                                       楚些
    十月的第二周,文学批评界痛失一位有着广泛影响的人物——美国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在其离世的当天,翻查微信朋友圈的当口,我注意到国内一个知名批评家的旁白,内容大致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基于布鲁姆对批评文体的重大贡献,理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二是反观国内权重愈高的学院批评,尽管论文式批评的产量惊人,然而遗憾的是,大多数从业者并不热爱文学。我能读懂他的旁白的全部内涵,而其中传达出来的信息,涉及到对国内文学批评的指认,准确得让人伤心。
    作为当代最杰出的三位文学批评家之一,布鲁姆拥有惊人的阅读记忆力,他能够一字不拉地背诵《莎士比亚全集》《圣经》以及多个作家的全集。此外,在阅读效率上也令人叹为观止,据说,他一个小时内可以阅读400页的文学作品。无论是布鲁姆还是詹姆斯·伍德抑或伊格尔顿,熟悉他们的读者皆知道,他们皆拥有无与伦比的阅读量。分析这个现象,非批评家的职业精神所能解析,唯无限的热爱,才能够在阅读量上加以无限地拓展。很显然,这三位批评家将文学当作志业来看待,并投注了持之以恒的热爱,如此,得以确立批评的尊严和批评文体的价值。
    文学批评是一件专业性很强的工作,拥有职业精神,乃起码的对等要求。上个世纪90年代初,人文精神大讨论的语境中,批评家陈思和曾提出了岗位意识的理念,以此将知识分子的职业精神加以具体化。很显然,如果要厘清志业、职业精神、职业间的关系层次的话,那么,志业对应的应是一种渊然而深的热爱,职业精神对应的是一种相对持久的热情,而职业则关乎吃饭的需要。因此,大体上,职业与热爱或者热情没有必然的关联。恰是因为国内文学批评界将文学批评当作职业业已成为普遍的趋势,因此,在人们所接触到的批评文章里,鲜有个体经验和生命温度的带入,至于像歌德那样拼命摔打作品激动地泪水涌出的共情状态,尤其罕见。
    正所谓取法其上,得乎其中,没有某个节点而兴起的热爱,当然不可能产生较为持久的热情。因此,所谓的志业和职业精神不过是外显结果的差异,志业往往以一生加以考量,而职业精神则指向当下的形态,两者皆需热爱的支撑。当下繁盛的论文批评的生产方式,恰恰匮乏内在的热爱,再加上学科的愈发精细化,使得批评话语走向套路生产和自说自话的境地。这种情况下谈论读者的离场或者批评尊严的获取,当然显得极其尴尬。作为德语文学批评的重镇,拉尼茨基曾经道出,没有对文学的爱,就没有评论。在其之前,歌德曾言及:“艺术是一个独立自足的完整体,它是神圣的丰产的精神灌注的结果!”如果丧失了热爱,那么,批评文章里的文本分析,又怎么可能将“丰产的精神”重新激活?因此,热爱不仅是最好的导师,也是文学批评持续前行的心理源动力。

77

主题

7

好友

558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1-11 10:35:59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问好刘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0-8-6 08:21 , Processed in 0.07341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