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32|回复: 52

备 份:红 房 及 其 它

  [复制链接]

19

主题

0

好友

210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10-8 16:50: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治龙 于 2019-10-8 18:23 编辑

                备 份:红 房 及 其 它

                           文/张治龙

     P1
     前些年,我曾经投资几套住宅,有些可以在挑剔的炒客面前呈现区位优势,打击他们砍价的惯性思维。
     红房子,是的,有套旧房,我却从不在朋友面前说,这套房没有炒的潜质,怕被人视为低值房源。
     被中山西街中山南街南塔路国庆路耸立的钢筋水泥高层建筑密实围起来遮蔽着的五层二单元砖混结构房子,我在其中一单元二楼东,从九八年到零八年居住了十年,跨了世纪。
     在小城,我走遍了各机关角落,它算得上是市内唯一一栋红砖房了。在大家心急火燎赶往小区攀高楼抖电梯显摆的现在,这栋红色的房子,给人的感觉绝对不是古典古朴而是陈旧沧桑,急忙远走人的怀旧和怀乡,我现在一直觉得有些奇怪有些可疑。
     还当这种老房子的房东干什么呢,还不舍得出手吗,你看你——多年来我心里有些发毛,怕有钱的损友鄙视链的种种面孔。
     人与住宅的相与其实机遇不多,频繁的迁徙不像频繁的恋爱,恋爱积累经验,搬家耗散金钱,可以搞垮一个走运的家。
    我与这栋红房子开始见面,早我成为房东时间十多年,那时这栋房子建在四面荷塘的水洲上,正在考研的我常常来这里,绿荷,游鱼,蛙声,蜻蜓,红房子犹如绿地上一束花芯啊,一切如此美好。
     多年以后一个号称的所谓世界末日,我站在顾问单位高高的医务科研楼顶俯视,仍觉得这座老式房子如城市森林中的金菊,即便四面钢筋水泥山峰,低处终归还有谦卑的花盛开,透过晚霞,是金子一样的色泽。

     P2
     现在看来,老房子在一环中心。
     其实这栋红砖房是旧而不是老,它始建于八六年,那时正是唐山大地震十周年,经常来这看书的我知道,建造单位是按防强震标准做的船式基底,在当时称得上百年大计质量第一,这是我购买这处二手房产的信心缘由。
     孩子到了要入学的年岁,为了进最好的小学,就必须在校义务教育的属地原则范围内有住房,否则那个择校费你懂的,足以压扁家长柔软的心,缴费具体数字恕我不泄密,红房子这时候犹如扫地僧一般现身,截胡了新鲜红头文件的条条款款打劫。
    我将外观陈旧的砖房内部装修到对得起自己,老婆和孩子。一楼有一棵很大的老香柚树伸到我家窗前,似乎有白色近鹅黄的花朵,偶尔有不知名的鸟过夜,窃窃私语。
    我一时多么惬意,小天才女儿将在这里生长成长,多年后红房子或者是她记忆的故乡,她的故乡有着荷塘,蝉鸣,蜻蜓,也有静静蹲守的蛙鸟们。
    我一向珍惜缘分,与世无争,住这里是三分天注定。
    有天放假了,回得早,渡过荷塘到家后,我搬了椅子坐在香柚树叶下的阳台,有阳光如金丝穿过,任晚风拂面,似乎也没蚊子,可能柚子油芳香能驱赶飞虫类。
    一楼兰草还是绿的,菊花开着,这么简单的生活处所我突然觉得高楼不会有。
    我迷糊将睡时,一片黄叶落到我脸庞,我端详这片小叶,上面仿佛有字脉:秋,于是睁大眼睛,觉也放弃了,不敢辜负院中秋色。

     P3
     在黑夜
     我已将我的全部体面
     裸露给你身体
     没有任何隐秘和保留
     潮落过后
     你不再来
     无边的冬季
     我冷至若冰

     这位诗者,是我楼下的邻居,一位精神病患者。
     我生活的城市爆发了千年不遇的洪水,荷塘洪水漫漶到了距离我家原木地板三十公分下才停止上涨,也就是说,一楼全淹没了。
    平素极少交道的楼下陈姓邻居,将她十分肮脏的被褥等一应物品,堆在了我家门前和坡道,包括一本被北风吹开的笔记本,记着上面的诗句。
    我老婆孩子对此情此景无尽惆怅,当她再一次到来的时候,急急合上了笔记,并且瞄了我们一下,因这一细小的动作,十多年来我一直怀疑她不是真正的精神病者,而是在苦难这所大学潜修。
    她曾经是湖南昆剧院的演员,按老早的说法,转正的时候,就与剧团的一名男演员勾搭上了,最后公安局的一位警察因其美貌还是与她结了婚;期间发现了她仍然存在的奸情毁了她的容颜和左腿,从此她一辈子变成了疯女人。
    他父亲过世了她才有了这个可以安身的房子,各家各户分离水电表以后,她没有了电,用起了井水,生起了柴火,大漠孤烟直移到了我家窗前,成为现实常景,这是我买房之初万万没有想到的可能。
    今年,陪老婆去收红房水电房租的时候,看到她两颗暴突的虎牙,想起那句永含恨意的诗,我不寒而栗,同时也觉得社会福利之惠,能够给予她最低的恩泽,是不是也可以阻止虎牙的增长速度,从而人更人性,诗更诗性。

    P4
    红房过荷塘西,燕泉河从西向东流过,这条流经城市的母亲河,曾经倾注了我理想主义的无限幼稚.
    我发过的一篇散文《曾经的坝上》记录:坝上水面,如翡翠雕成的水袖,常常是风,翻出了河流深处的隐密,粗看细看,从河流尽头甩下来的,也确实象纤纤女子飘动的裙摆,沿着裙边望远去,水纹会渐渐收拢,至平静。沙中的河蚌,也是这样打扮自己坚硬而斑斓的外衣,它将河水的笑容,刺青在自己身体最张扬的贝壳;最清澈的河流不是水可见底,而是,水某一天退潮的时候,河床铺着雨花般晶莹的沙,掬一把,放在掌心,搓一搓,有金光烁烁,拍一拍,它们又跳回河的家园,不愿离开养孕自己的母床,而你的手不染纤尘,这会让你生出一份怜香惜玉的爱意来,柔情似水。
  不得不说,斗转星移日月轮转,燕泉河,细细的河,从五岭山中深闺出来,如今沿途的风情已经改道了原生的脉络,就像上了年岁的老人,血管充满脂质斑块和粥样硬化,人类对于心脑血管疾病的治疗,无疑成为燕泉河流治理的隐喻。
    金家祖辈从江西过来后,就在燕泉河扎起了客家吊脚楼,吊脚楼经过了车水马龙的茶马时代,向南九十里官道可以直达粤北,吊脚楼在红砖房荷塘东头,城市规划要在东头建一座跨河桥,吊脚楼必须拆除。
   城市人已经听腻了的拆迁故事,也在这窄逼时空中上演,照例是拆迁方贴出盖有大印的通告,为何必须拆迁何时拆迁云云,接着是谈判。
    拆迁方对房屋估值,通常委托房地产估价事务机构运作,无非以材料工艺结构等等计算。
    我知道当今民居房产估价并无非物质财富价值补贴。
    总之,金家横竖不满足拆迁方开出的金额或置换房条件,九曲回肠式的谈判终是谈崩了,拆迁暂停下来。
    建设方大型挖掘机械从燕泉河道东西两头夹进,不时有警哨提示路人河道将有爆破作业。
    在某一次爆破后,老金家的吊脚楼终于摇摇欲坠,裂开了承重墙,经鉴定,成了危房。
    政府为了保障居民人生安全,一个周六日,城管公安房产等部门联合,拔掉了燕泉河上的吊脚楼。
    拆迁方提示媒体和人们记录:在吊脚楼外河道治理施工是合法的,拆除吊脚楼危房更是百分之百合法的,非强拆。

      P5
     在描写荷花的诗文中,我非常欣赏宋朝杨万里: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天宇相接的莲塘是何等强大的气场!
     作为湘南人,我更痴迷那朝同为湘南老乡的理学鼻祖周敦颐的《爱莲说》。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
     需要说明的是,红房北不到三百米,是周敦颐在郴州十载为官的官府旧地,我极度困惑,围着红房子的荷塘基,或者是周敦颐散步的小径,生产过《爱莲说》中的荷花,莲蓬,藕——原来我家红房子曾经是爱莲说物之所指心之能指的正源。
     一泓新的爱莲湖已经从这里迁移到了城东,围着湖的是高高的爱莲新城,现代永远有着对远古的放大臃肿冲动。
      仿写的历史景观是时光的奴隶,它被季节之风吹离原产地久了,后人就无法考证何时注销了真实身份。

     P6
     我从千家峒参与瑶族寻根顺道去看了周敦颐故居,刚回到家里,就收到了红房子进入拆迁程序的通知。
     红房子也一下成为了网红打卡地,人们关注到城市居然还有栋最后的隐秘红楼。
     我还能说什么呢,用这个城市最高的补偿价支付,还有冠冕堂皇的充分必要理由,不管他人咋样,我还是把遵循世道的拆迁,理解为建构重组拓展进而美丽重生而不是其它。   
     城市单体减少对大地的占有而妥协群体,是一种生命的和解,生命是一种需要绵延的东西,建筑和景观也是柔性的,这种柔性——包容,传导,传递,延续。
    我提起笔来,在协议签上自己的名字,一个有形之物将消于无形,完成一生的布展穿越,大地又将被覆盖上新的形态和符号修辞。
    接着的是。
    荷塘干枯了,留得残荷听雨声,细雨中的老香柚树在夜光照耀下仍然油绿,有几只老鸟仍然安然不肯迁徙。
      夹着雪的细雨飘着,有时一点点小的撞击声犹如种子落地,湿了身的我,伴着无月无星的冬夜,北风,寒意。
       这些存在其实最终有个去向,就是备份在阅历了它们的人群中,这样的人走了,就活在后一辈人的想象世界里,成就传奇。

   

            2019/10/8修改

36

主题

2

好友

427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0-8 17:10:23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没有别的话,只有这样的一声感叹。
物象的描写直抵内心,人与事的变迁令人陡生凉意。
不管是物还是人,在时光的延展中,总是处于颓败之 态。
问张老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82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9-10-8 17:45:41 |显示全部楼层
笔力雄浑,控制力强悍。一篇文章抬眼就看到作者的功力。就像歌唱家,他不用唱完一首歌,他一开口就知道,水准属于很猛。
我要学习这种严肃认真的写作态度。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总之要更加认真地对待作品。
文化人气息浓点儿。当然也不是特别浓,只是有点浓。

点评

简枫  同感。  发表于 2019-10-8 20:4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82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9-10-8 17:46:50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折腾了很久才发出这个评论,手机难,难,难…于是再发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10

好友

643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8 17:46:52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写诗的女人,令人唏嘘。
问好治龙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7

好友

376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0-8 17:52:14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问好张老师!岁月沉淀的痕迹尽在淡淡叙事中,沉着从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5

主题

2

好友

298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10-8 17:54:56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错,看了,要再看一遍,再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5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0-8 18:15:21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这栋红房子开始见面,早我成为房东时间十多年

————
类似这句,可以更直白点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5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0-8 18:17:36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精神病诗人,让人唏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5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0-8 18:17:43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10-20 11:01 , Processed in 0.13142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