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0|回复: 9

瘦骨

  [复制链接]

45

主题

4

好友

266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9-9 09:09: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逯玉克 于 2019-9-15 10:17 编辑

                                                             瘦  骨
  
  邙山洛水之间,有一开阔地带,隐然而高,乃昔汉魏故城所在也。只是,当年宫阙连云的皇宫,已成沃野平畴。
  
  故城背山面水,坐北朝南。山为首阳,其闻名,不单在它“日出之初,光先必及”的孤高,尤在于3000年前演绎那场“叩马而谏,不食周粟,采薇而歌,饿死首阳”历史传奇的伯夷叔齐。水乃洛水。故城南城墙早被洛水冲毁,只余西、北、东三面古城墙,似断还续,巍然、苍然。
  
  故城内有村曰金村,金村有家诗书传家的名门——袁氏家族。袁家最光宗耀祖的,是康熙年间进士、翰林院学士、官至广西右江道的先祖袁拱。但本文的故事不在袁大人那儿,而在他后世子孙、晚清国子监生袁兆熊这里。
  
  袁兆熊,字梦飞,受其父袁丹鼎影响,自幼酷爱书法、篆刻,未及弱冠即闻名洛阳。及长,四体皆能,尤以隶书为最,篆刻亦为人所重,与林东郊等齐名,望重河洛。白马寺《重修古刹白马寺碑记》及“清凉台”三字,皆其手笔,时人奉为经典。
  
  袁兆熊22岁时,其父——长期客居京师,游艺濡染于京都士林之间,有“洛阳布衣书家”之称的袁丹鼎猝死于京。兆熊拙为稻粱谋,仅靠几亩薄田耕植农桑,间或以书法润格补贴家用,从此家道中落。但他依旧无意功名,痴心书法,且不改耿介之性、傲岸之风。
  
  每年除夕,袁兆熊总要照例为乡邻义写对联。一年,眼看天近黄昏,排在后面的几家看人太多,估摸着轮不到自己,就把空白对联贴在门上,乡人称此“甜对子”。兆熊忙完,已暮色四合,知道有人等不及走了,遂寻到人家门口,一手掌灯,一手挥毫,笔走龙蛇,把“甜对子”变成“咸对子”。乡亲过意不去,端饺子递点心,兆熊看也不看,也不等人家言谢,提笔离身。
  
  张公子,兆熊同乡,洛阳城一军政要员之子。其同窗几位富家子弟,闻兆熊书名,携礼求字。张公子素知兆熊脾性,路上嘱诸公子勿要怠慢。
  
  至,见兆熊门第破落,衣衫褴褛,面有菜色,诸公子皆露失望之意,言行渐骄横轻慢。兆熊怒,厉声逐客,将所送礼品掷至门外。
  
  张公子回洛,诉之其父,其父曰:“兆熊耿介,遐迩闻名,其为穷苦乡邻所书,历来分文不取,必是尔等造次。”
  
  王氏者,偃师乡绅大户也,其母80大寿,洛阳城军政要员、巨商大贾,鱼贯云集,咸来祝寿。乡绅慕名请兆熊为其母书寿文、寿联,许诺润格丰厚。
  
  酒足饭饱,主事拿来寿文。兆熊看毕,掷笔于案,愤然道:“此人所撰寿文,吾不能书之。”
  
  人问其故,答曰:“谄谀之人所写,媚俗不堪。”
  
  众皆劝道:“人家撰文,你只是书丹,文辞丑俊与你无关。”
  
  兆熊脱口怒对:“他画个老鳖,吾亦照写之?污吾书也!”竟拂袖而去。
  
  在场之人无不愕然,一时不知所措。
  
  同行绅士回过神来,一脸尴尬,摇头半叹半骂:“穷寒之士,本想借此接济你一下,可你不识好歹!算了,合该你受穷!”
  
  民国三十二年,中原大灾,洛阳亦未幸免,蝗虫蔽日,庄稼绝收,加之兵荒马乱,民不聊生。兆熊家人外出谋生,自己则看家护院,贫病交加,常至断炊。

  但春天向来不理会人间的战乱、贫穷、饥寒,总是如期而至。
       
  翌年,是袁兆熊第六十个春天了,六十个陌上花开风暖草熏的美丽季节,六十个饥馑难捱青黄不接的时节。乡邻见兆熊多日炊烟不起,亦不见其出门,心疑,遂入其家。喊之,不应,进屋视之,大骇——兆熊已逝矣。
  
  众人咸至,视其灶间,米面皆空,唏嘘叹曰:“可怜啊!当年,其父丹鼎在京为人书写楹联,未完而卒。今者,兆熊竟饿毙家中。”
  
  兆熊书房前,梨花满地,被众人踩踏着。院里一棵粗大槐树,槐花刚刚含苞,清香如缕。邻家三婶埋怨道:你为啥不早开几天哪,兆熊要能吃上槐花,也不至于就这么饿死啊。
  
  同村袁啸白者,师从兆熊,闻讯赶来,见老师破衣烂衫,脸颊深陷,骨瘦如柴,即跪伏在地,怆然涕下。
  
  环顾宅院,家徒四壁,唯书房笔墨纸砚尚在。墙上一幅秋菊图,题句曰: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秋风中。运笔如枯树虬枝,苍劲瘦硬。
  
  袁啸白凝视片刻,长叹一声,拭泪,挽袖,展纸,奋笔。
  
  宣纸上,苍山乱流,古道老藤,瘦竹八九,怪石二三,老马一匹,嘶鸣西风。题诗曰: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
  
  兆熊葬入村外祖坟。北望,首阳山巍然耸立,那是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饿死首阳的长眠之地,圆圆的山头,像一座巨大的坟茔。
  
  (1640字)

193

主题

14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9-9 09:52: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河蚌赌徒 于 2019-9-9 09:54 编辑

  每年除夕,袁兆熊总要照例为乡邻义写对联。一年,眼看天近黄昏,排在后面的几家看人太多,估摸着轮不到自己,就把空白对联贴在门上,乡人称此“甜对子”。兆熊忙完,已暮色四合,知道有人等不及走了,遂寻到人家门口,一手掌灯,一手挥毫,笔走龙蛇,把“甜对子”变成“咸对子”。乡亲过意不去,端饺子递点心,兆熊看也不看,也不等人家言谢,提笔离身。
——————————————————————
前辈风范,心向往之

这篇读着酣畅淋漓,真好文字

点评

逯玉克  多谢多谢!您真是位好版主。  发表于 2019-9-10 09:40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2

好友

405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9-9 10:08:35 |显示全部楼层
逯老师最近在写历史散文吧,看你贴了好几篇了。
文章不足两千字,可信息量不少啊。
逯老师的文字不是一般人能写的,仰望一下。

点评

逯玉克  酸版咋能这样说呢?您在川藏山地,俺在伊洛平原,海拔差的不是一点点,俺可是一直都在仰望您呢  发表于 2019-9-10 09: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

主题

14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9-9 10:34: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河蚌赌徒 于 2019-9-9 10:44 编辑

袁兆熊一生没有娶妻生子吗?文中好像没交代,也可能是我漏看了

瘦骨,这名字妙,主人公的瘦骨,写法也是“瘦骨”

点评

逯玉克  多谢赌版提醒!应该交代的,我已修改。 瘦骨,这个题目是有寓意的。 问好赌版!  发表于 2019-9-10 09:51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7

好友

330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9 10:42:51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悲壮的色彩,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感慨,留瘦骨揽世间风。问好逯老师!

点评

逯玉克  多谢关注!问好陆老师!  发表于 2019-9-10 09:5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1

好友

267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9-9 10:46:06 |显示全部楼层
耿介之士,大都孤傲,内清而浊于外,可惜,可叹!我还是喜欢王维,大隐于朝,奔走在朝廷和辋川之间,用诗词和绘画抒发自己的郁闷和理想。

点评

逯玉克  谢谢!袁兆熊痴于书法,拙于谋生,且耿介不阿,根本无法达到王维那个境界啊。问好!  发表于 2019-9-10 09: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

主题

4

好友

525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9 11:29:04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基本上是复述,缺少作者个人意识的投射。

点评

逯玉克  多谢松版的点拨与批评!是的,这点不太好把握,我慢慢领悟吧。问好!  发表于 2019-9-10 09:5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59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9-9-9 11:34:57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逯老师佳作完整成熟,节奏铿锵有力,错落有致,肉肥骨健,意蕴深远。有幸学习,咔咔点赞!

点评

逯玉克  李老师,上论坛,俺就是寻找差距的,看您“咔咔”把俺夸的,脸现在还红着呢。  发表于 2019-9-10 10:0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7

好友

359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9 11:53:01 |显示全部楼层
旧式文人的私德都很好,有气节。自从有了主义,新式文人这方面就差了。呵呵……

点评

逯玉克  多谢光临!是的,不过旧时文人也有他的时代局限,比如有个真实的情节我没用。袁兆熊坚决拒绝给裁缝铺题写匾额,认为这是“下九流”。问好先生!  发表于 2019-9-10 10: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17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文人真迂腐,怪不得有读书无用论。
问好逯兄!文字大气不拘泥。

点评

逯玉克  谢谢羽版!说迂腐也是真的,比如方孝孺,读遍天下书,却被灭十族,书都读哪去了?管他谁当皇帝?那是人家老朱家的事,你一个识字的奴才,较那真干嘛?说好听点,叫风骨,说难听的,不就是迂腐吗?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9-21 12:55 , Processed in 0.07337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