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8|回复: 8

大雨

  [复制链接]

10

主题

0

好友

31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9-6-11 19:22: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河蚌赌徒 于 2019-6-12 09:27 编辑

                                                                      大雨
                                                                  
                                                                    文/周会开

      我午睡时天空飘着两朵不起眼的白云,像鹅毛浮在清水上,那是三峡的水,湛蓝湛蓝的,说不出是天空的颜色还是水的颜色。睡梦里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成雨点落在彩钢瓦上,似一群孩子扔石子,力道控制在破与不破之间,敲得头皮发麻。黑云如一张阔大的巴掌,生硬地呼上脸,风刮得凶狠。像穿越一座城市,亦或一个空间,色调与情绪变幻太急促,还没晃过神,天空便强加一种心绪在身上,任受得、受不得。

      天空阴沉,我爸的厂房愈发得小,显得孱弱无力,但暴雨如注,发一阵呆,这便是天。
      水是从工厂门口倾泻下来的,高坡处的沟渠里浑浊的山水在涵道这受了阻挡,翻涌着改道,蜿蜒地冲进厂房,它们像一只只贪婪的蛟龙,不断伸长并壮大自己的身躯,最后,干脆匍匐在地面上,潜下去等候时机。水没到膝盖处,我慌乱无措地寻找疏水点,这所废弃学校改造的工厂水泥砖围合着,我左顾右盼,似四面埋伏的场景,只是这潜伏的危险像春笋,如何拔地而起,毫无来由。

      水像从地下探出的一张张宽厚的唇,由着它上升、吞咽,机台底座淹了,攀爬、攀爬,一道浑黄的横线激光般割过去。我的疼痛感是颗饱满的百香果,那时被切开,酸得人一定要忍住,忍住这水掩住的心血,以及我爸无助的双眼。

      我绕到厂房后找到疏水点,那条低于砖墙的小路吮吸着砖缝里的水,细细的水柱射出来,像一群男孩并排在河堤上面朝大河拉尿,向大河之水宣示着什么。我抡起便携式氩气罐开始砸墙,任大雨敲打出无数鼓点,一处、两处、三处,每一个豁口水流奔腾,我没见过黄河壶口瀑布雄浑壮美,但豁口处浑黄的水奔流而下时,我便有种倾斜了地平线的轻快感,那种因自身创造所得的痛快。

      忘记了大雨如何试着将我摁下的蛮横,水流猛烈地冲刷小路。路边植的龙眼树摇摇晃晃,我还站得住,水流冲一下我移一步,它不行,它得竭尽全力抓住这一丘土,离开生来之地,它随水流而去的将是无处安放的根。
      我看见一株龙眼树连根拔起,淹没不见,站在高处的几个当地农妇开始嚷嚷了,这是他们的树,想着结沉甸甸的龙眼,卖个好价;想着土黄色的龙眼,留给孙儿吃。我也惋惜,听毫不知晓的方言,雨中挥舞手臂,冒大雨呼喊着生命的脆弱。直到砖墙上砸出足够多的豁口,金色的阳光突然冒出来,我才看清他们脸上的微怒,大雨冲刷得有些模糊不清。

      我爸叉着腰站在厂门口的高坡处,举目无神,任由浑黄的泥水穿过工厂,像一群肆无忌惮的狼,他无计可施,不说话。我知道他内心的声音大过流水声,如果可以,他会用这大过的声音死命地压住流水,一定让它动弹不得。

      报警、需求救援、亦或商业保险,都是行不通的路。我才觉异乡的孤独无助感不是一个人的,它发生在特定的时间段以及并非飞黄腾达的境遇里。它是一种隐形的力,像一支直冲而来掏进心脏的手,尔后,还得掐着,狠狠地扭一下。

      当地妇人过来瞅了瞅,一副盛世凌人的样子。她靠到我爸身边,敲了敲我爸的手臂。那个怎么办?哪个?你儿子敲墙跑出来的水冲了路边的龙眼树,那是我的。

      难不成让工厂泡在水里?我爸嗔怒着,看不到我损失多大吗?
      妇人瞬息变脸,当地方言像一场跑暴雨,噼里啪啦地砸在工厂门口。我们听不懂,也好!便垂头丧气地收拾工厂去了。
      后来,赔了两千,我去数了下砸开的豁口,十个,一个两百元!

                                                                                                         2019年6月11日星期二
                                                                           

30

主题

2

好友

385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6-12 08:57:59 |显示全部楼层
异乡创业不容易 ,当地人想法多有时候很可恶有时候又觉得可以理解,这雨够大啊。

点评

陆俊萍  是这样的,创业不易,当地人维护自己的利益,不应该骂人,这是最让人反感的  发表于 2019-6-12 10:3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0

主题

14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6-12 09:32:01 |显示全部楼层
很紧张的一件事儿,但是读起来,总感觉有点怪
这类题材,可能写实更好一些,个人建议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7

好友

29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6-12 10:36:34 |显示全部楼层
雨下得大,描写的很细致,有画面感。学习了,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7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9-6-12 15:44:06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1

好友

129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6-13 09:59:42 |显示全部楼层
暴雨的描写很震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0

好友

31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9-6-13 13:29:46 |显示全部楼层
梅子酸酸 发表于 2019-6-12 08:57
异乡创业不容易 ,当地人想法多有时候很可恶有时候又觉得可以理解,这雨够大啊。

是的 可以理解 换个角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0

好友

31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9-6-13 13:32:08 |显示全部楼层
河蚌赌徒 发表于 2019-6-12 09:32
很紧张的一件事儿,但是读起来,总感觉有点怪
这类题材,可能写实更好一些,个人建议

有些细节没点到 我这几天想了下 缺少一些“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0

好友

31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9-6-13 13:44:20 |显示全部楼层
美空 发表于 2019-6-13 09:59
暴雨的描写很震撼。

我的感觉的是 写的越平静才会越震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8-22 05:03 , Processed in 0.23230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