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1|回复: 7

外婆

  [复制链接]

34

主题

7

好友

225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6-9 20:47: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陆俊萍 于 2019-6-11 19:52 编辑

                                                           外婆


       端午,是外婆的生日。半夜残梦:只差俊萍没来么?颤巍巍的声音从夜空传来,惊醒时一身汗毛直竖,却也并不害怕。算算日子,夜梦的时候,竟然是外婆的生日到了,亲人都知道我忙碌在校园,没人计较。外婆已经走了好几年,她太疼爱我,不会故意吓我的,这样想时,心中祷告:姥,别担心我,我好着呢,放心吧!轻轻夜风吹窗,半窗明月照无眠。

       我在想,是啥时间亲人都在,只差我一个么?
      
      是哪一年外婆生日的时候,没去成么?还是为外婆奔丧的那天,受不了争吵的烦扰,提前走了吗?不得而知。没有人在意我的感受,也轮不到我说话,每一次缺席,都是一种遗憾, 总觉得自己太任性,家中有待哺的幼儿是挂心钩,终究是不能原谅自己。标准的胆子大,从不怕什么,但是清晰地觉得外婆的影像就在身边,隔空传音。
      牵着外婆的手,带着我的红风帽,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说起这个细节的时候,母亲惊叹,那小着嘞,带红风帽不超过三岁,跟着姥姥步行去她家的,记忆中的外婆的手是一种别样的温暖的,吃外婆做的饭似乎也比妈妈做得更好,外婆做的红烧肉是父亲的最爱,扬言我母亲也做不出那味儿来。我觉得也对,母亲没有外婆的厨艺好,我没有母亲的手艺高,没继承下来。去外婆家的时候,心里盘算着一串串可以做的事,可以解很多馋,人多热闹,也没人责怪。

      外婆忙碌在灶边,忙碌在田间,提着水罐,拉着车,车上拉着我的母亲……好多影像的叠加,多想看看外婆的样子。端午又至,我多想再给外婆过个生日,再点一次蜡烛,再唱一次生日歌,只是这个日子在不属于外婆。

      春节,持宠而娇的我,在外婆面前告母亲的状,自以为得理,哪知一向温和的外婆脸一沉:“你这妮儿,让你帮点忙就这么委曲。”一旁的父亲哈哈大笑:“”你姥这告你妈的状,会告赢吗?”小小的我明白了外婆对母亲的感情。

       一向身体棒棒的我因为住校,瘦得弱不禁风,被同学戏称“一风吹”,而我并不在意自己的变化,一心想赶上新学校的功课。一天,在大街上碰见一个瘦细个的大姑娘,回家告诉母亲:“妈,我今天看见了一个大闺女,脚脖子细得跟棍样。”边说边用手指握成圈比划着粗细。妈妈笑,咋不看看你自己? 身后长疮的我,面色蜡白,犟劲一枚的我坚持在校园里上课,并不在意亲人的担忧,病好后,母亲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想着都活不成了。心里咯噔一下的我,知道这句话的分量。见了舅舅都不敢喘大气儿的我,看见外婆却是全身心放松的撒欢儿。

           高中的生活里,我身边多了一个茶瓶,那是外婆叮嘱专门送我用的。外婆疼惜,拿着兜里皱巴巴的零钱给我,你姨给的生活费没花完,你拿去上学用。已是暮年的外婆,自己的生活还靠孩子们照顾,却没有忘了正在上学的我。

            兴冲冲的我买了一兜子红红的桃子去看望外婆,颤颤巍巍,外婆站起身,摸到头顶的竹篮,一个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毛桃,递给我,笑容堆满脸,划着一道道沟儿,失去水分的毛桃外皮像极了外婆的皱纹。谁送的东西外婆都不舍得吃,不一定拿给哪个跑到眼前的孩子。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滴答个不停,生病住院的外婆,枯瘦,轻轻地抓起外婆的手,剪指甲,坚硬,没有光泽,慢慢地剪,指甲剪的声音合着我心跳的声音敲响在耳边。暖暖的阳光照着外婆的脸儿,小姨麻利地咔咔剪短了外婆零乱的花白头发。梳洗过,精神焕发。安静不动的样子是外婆生病后的常态,不能忘记那搜寻的眼睛,我知道,她在寻找自己的儿子们,一次一次的搜寻,一次一次的失望,我附耳安慰,说出的话自己都觉的没有分量,轻飘得像空气一样。行将就木的老人最后的渴望的眼神,像一根针刺痛了我的心,痛到无处可以诉说,痛点无处安放。第二天,三姨告诉我说,外婆自己把套管拔了,流了一胳膊的血,三姨好生安慰,才有重新扎上。我不知道那一刻外婆在想什么,一心求死吗?老换小吗?三姨布满血丝的眼睛给出最好的答案,衣不解带地伺候,在三姨上班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外婆走了,等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外婆已经静静地躺在灵床上,枯黄的脸是最后的记忆。

         端午,外婆的生日,天堂里安康!今宵梦不再残。

152

主题

14

好友

999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6-9 22:25:45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段的时间不够清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7

好友

225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6-10 08:08:05 |显示全部楼层
河蚌赌徒 发表于 2019-6-9 22:25
第三段的时间不够清楚

谢谢河蚌老师,第三段已修改,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2

主题

14

好友

999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6-10 08:25:19 |显示全部楼层
谁送的东西外婆都不舍得吃,不一定拿给哪个跑到眼前的孩子。
————————————————————————
这句,写出了很多人的外婆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3

好友

118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端五(午),颤巍巍地(的)声音从夜空传来,特别是奔丧提前走得(的)那次,那(哪)知一向温和的外婆脸一沉——捉几只虫。
去外婆家是对美好幸福的盼望——美好幸福能否换个词?

结尾,剪指甲的细节好。问好,夏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18

好友

652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我还不会提建议敬请谅解!祝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7

好友

225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陆俊萍 于 2019-6-11 16:41 编辑
行走的草 发表于 2019-6-11 14:56
端五(午),颤巍巍地(的)声音从夜空传来,特别是奔丧提前走得(的)那次,那(哪)知一向温和的外婆脸一 ...


谢谢行草老师的点评,问好!夏安!已经修改,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7

好友

225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苏文瑞 发表于 2019-6-11 15:54
拜读学习,我还不会提建议敬请谅解!祝好!

谢谢来读,大家互相学习,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6-18 05:33 , Processed in 0.04927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