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回复: 2

猎人之死

[复制链接]

36

主题

3

好友

16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3-14 10:48: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骆淑景 于 2019-3-14 10:48 编辑

  早些年,豫西卢氏一带山高林密,野物很多。野兔、野鸡不必说了,狐子、獾、鹿、野猪出没山林,就是狼、豹子也经常光顾人家。“狼吃娃”的事经常发生。

  最惨痛的例子是东岭上一家人,先后有两个孩子被狼吃掉。

  第一次是大白天,两口子在地里干活,把几个月大的孩子放在地头爬。等两人干完活,面过脸发现孩子不见了。那时候没有人贩子,一准一是被狼叼走了。两口子找了好久也没有结果。

  几年后一天傍晚,这家女人正在锅台烧火做饭,三岁的孩子要屙屎。女人就说,你到院子边屙吧。女人眼瞅着孩子就在院子边拉屎。但锅滚了,她去下面。下完面,转身一看孩子不见了,她大声喊人救命。

  村里人拿上镢头、锨沟沟坎坎四处找寻,找了一夜也没见影。第二天天明时分才在后沟发现,孩子穿的“猫娃鞋”和“花妈兜”挂在树梢上,肠子散乱在草丛里。两口子伤痛欲绝,从此搬离这地方。

  村里还有一个小孩被狼叼走,由于众人撵着急,狼没有换口,孩子命保住了,但脸上留下伤疤,长大后外号就叫“狼挖脸”。

  一年春上,正是药王会,四乡八村的人都到药王庙烧香,街上还有戏班子在演戏,热闹非凡。忽然烧香的人发现,在药王庙左侧山墙发现一只豹子,赶快报告给镇公所。赶庙会的人一听说有豹子,四散逃命,街上的戏也演不成了,一时乱了“五营”。


  镇公所人掂上枪去撵。豹子顺着街背后的山脊往上跑,最后跑到红土梁处,山上垒土,豹子上不去了。四、五个人追上,离老远就“咚咚咚”乱枪齐发,豹子受伤倒地。

  一个姓赵的队员,性子急,没等豹子咽气,就跑到豹子跟前。几个人紧喊慢挡没阻止住,说时迟那时快,受伤的豹子大吼一声扑上来,赵队员下意识地双手抱住脖子,谁知豹子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他头吞进去,狂摔几下。

  几分钟后,豹子就气绝倒地。赵姓队员豹口余生,人们把他抬回去,养了一个多月,连惊带吓,最后还是死了。


  还有一年,东院一个叫冬花子的女孩,上厕所出来,对人说,厕所卧着一只大猫。伙计们跑去一看,哪是猫啊,原来是一只豹子!

  其中一个人打了一枪,没打着,豹子跳出来,跑到院子上到房顶,最后又上到羊圈楼上。第二天早上人们跑到羊圈,把楼板拆开,照住豹子打,才把豹子打死。

  据说,这只豹子是吃醉了,跑不动,好打。原来豹子好长时间逮不上吃的,偶而吃一只整羊或者一头整猪,一下子吃多了,就是吃醉了。

  有野兽,就有打猎的人,人们俗称“打坡的”。其中一个叫王庭的,打坡打得最好。王庭是豫东人,1942年逃荒上来的,他长得身材高大,有力气,头脑更是灵活。他一边租别人的地种瓜种菜,一边靠打坡为生。有一年冬天,他一下子卖了几十张狐子皮,得了不少钱。

  王庭有一杆猎枪,常年不离身。他不但枪法好,还会下地炮,懂得野兽的习性,什么“三寸狐子四寸狼”,就是下多高的炮能打住哪种野物的要害,这样回回不落空。他还会熬鹰,用老鹰来抓野鸡野兔等。

  我父亲那时十三、四岁,一有时间就喜欢跟在王庭后面瞎哄哄,也练就了不错的枪法。人家熬鹰抓兔子抓野鸡,他就跟在后面帮忙拿。有时候,抓得多了,给他一两只,让他拿回去煮了吃。有时候,抓少了,就跟上白跑一趟。 


  有一次,梁家村人上街赶集,碰见王庭,说,夜黑家里一只狗叫豹子咬死了,吃了半截,还剩半截,估计还要来吃。据说豹子吃东西,没吃完的话,就会卧在不远处看住它的食物不离地方。

  王庭闻讯后,准备一番就对父亲说,走,打豹子去!王庭和一个叫水才的人,一人背一根枪前面走,我父亲和另一个小伙伴韶安在后面跟。快到地方时,王庭眼尖,一眼就看见豹子卧在大约200米远的草丛间。

  他知道父亲枪法不错,就说,叫武英打!但水才心急,说话间“咚”地就放了一枪。豹子闻得枪响,头忽悠一下就不见了。王庭让父亲和韶安原地不动,他和水才转到前边山梁上去寻豹子。他俩背上枪到前面找了一番没找到,回头向这边一望,魂都快吓掉了。

  他看到豹子还在原地,只是后退了几步,距离父亲他们都不到100米。王庭大叫,趴下,你俩快趴下!不要动弹!豹子就在你们身后!父亲和韶安吓得汗毛倒竖,赶快趴下,一动不敢动。

  王庭和水才开始打枪,但没有打中。豹子站起身,慢悠悠地从父亲他们身边走过去,下到沟底然后又跑到对面山坡上,大摇大摆地从山梁上走了。这次惊险经历,让父亲回去害了一场“半伤子”,就是伤寒,冷冷烧烧十多天才好。你想,豹子不说吃你了,咬你一口都要命哩。


  王庭打了20多年坡,最后害“搭背疮”而死。临死前交待儿子满福说,一定要好好保管这杆枪,它可是咱家的传家宝。这时已经是一九六几年了。在三年大饥荒时期,村里人饿死的、浮肿的不在少数。而王庭和儿子靠打猎,没有挨饿,家境也比一般人好得多,因此他特别珍惜这杆枪。

  满福从小跟上父亲种菜、打坡,路路道道都懂得。他很能干,也很喜欢枪,时时刻刻不离身。打下獾,熬了油卖给药铺,治烧伤效果绝对好;打下豹子、狐子,熟了皮卖给外地人。他手艺高,制的狼皮、豹皮都浑浑全全,连眼睛都在,能卖好价钱。

  满福打鹿,一次能打俩。他说鹿都是成双成对,打一个,另一个就跑了。你不要离地方,等它回来看同伴的时候,再打,一打一个准。

  满福也会下炮。有一次,他在山墙跟下了一个炮,夜里炮犯了,打住一只狼。狼受伤后跑了,他循着踪迹追,一直追了十多里,最后在一个狭窄的沟里发现狼。狼上不来,他也不敢下去。就在那里僵持对峙,一直等到狼饿得差不多了,他才下去把狼掐住弄上来。村里人都说他胆大。


  爱打猎、会打猎的满福最后却死在这件家传的宝贝上。这年春上,满福去灵宝苏村买火药。别人是一次买3斤5斤,他却一下子买了40斤。老式猎枪,火药从枪口往里装,打出去一大片,比现代用的枪落后很多。

  满福用扁担一头挑着行李,一头挑着火药,走几十里山路往家回。身上背着枪,枪口朝上,扳机已放下了,但火药并没有取出。走到半路上,不小心一个搓脚石把他绊了一下。“咚”一个屁股蹲,机头撞地,枪走火了。

  但枪口朝上,并没有打住他,关键是,引燃了40斤火药。瞬间,满福身上衣服烧得不剩一根线头,皮肤全部烧焦,眼睛都烧红了,他成了一个黑炭人。

  但他此时意识还清醒,赶快跑到一户人家,让人家给找身衣服穿上。这家人看到他,都吓慌了,赶快把满福送回家,家人又赶快把他送到县医院。县医院见状,不敢收,说治不了。家人苦苦哀求,后勉强收下。第二天,县医院把他往洛阳大医院转送,没到地方就死了。


  满福死时,才20多岁。刚结婚不久,也没有留下儿女。

  满福死后,村里人传言,说他爹王庭临死前,曾给人说过,自己夜夜做恶梦,梦见狐子、豹子,还有狼都来家闹事。现在也不知道是他父子俩杀生太多,那些野物来索命,应到他头上了?

113

主题

14

好友

80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3-14 11:18:57 |显示全部楼层
  有野兽,就有打猎的人,人们俗称“打坡的”
——————————————————
我老家也这么叫

娓娓道来,看一段往事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7

主题

71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讲故事的习惯,缺乏文学性的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3-22 14:47 , Processed in 0.08666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