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李晓涛

捉虫记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11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9-3-11 14:11:47 |显示全部楼层
梅子酸酸 发表于 2019-3-11 11:18
这文好,李老师写得很风趣,我看着看就笑了,笔功深厚,各种捉虫心情动作徐徐道来,很有小孩儿的顽皮。这文 ...

谢谢梅子酸酸版主!我之前写过几年诗歌,也写过一些小散文,属于心情文字,但我不以为那些是能称为作品的散文,小片断而已。真正写散文是从2019年1月份,近期主要就是看看资料,做个了解,尝试着写一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0

好友

22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留个脚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11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晓涛 于 2019-3-12 21:22 编辑
沐沐 发表于 2019-3-12 20:44
学习了,留个脚印


谢谢啦!
贴一篇我写的俗趣系统中的一章,祝各位开心!这个写着玩的,练练笔,记录一下生活中的琐事。已经坚持了十几年了。当时也没有想到能坚持下来,写得久了,过一段写一篇儿,也不错。生活中很多事情,如果当时没有动笔记下来就会忘记了。

俗趣(一百二十二)上

《我说我自己行不行?》

我做饭的时候家长在叨叨我,他心情不好时就愿意给我上上课,这回上课的主题是嫌我没有收拾家,他像个大演说家,说就说呗,情绪还挺高昂的。他说他的,我只笑。

可是他说了好几遍还没完,越说越起劲儿,我忍耐性不好,时间稍长一点,无名火从心底突突突突地往外冒,也忍不住要笑,也忍不住恼。笑完了,扭过脸看定他,语气重重地问:

“你有完吗?!”

他把我的警告当麦秸,越发得意起来,说得越来劲了。

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吼:你闭嘴!!!

家长当然不惧怕我的河东声色,共同生活了近三十年,他早已经看穿了我的一切路数,遂带着一种超然的愉悦感说:

李某某我还真不想说你了!说完这句,他转过脸去干什么。稍停了一下,又转过脸来问:那我说我自己行不行?

《“才华”君》

我家“才子”不是我,另有其人。几十年前我俩争论中我说他“你放屁!”他回我一句“你听懂了?”我就知道他有点才情,但近日,事物又有新发展。

前天晚上,家长几个发小伙伴在家小聚。其中有俩每逢见面必抬杠争执一番,他俩四十多岁的时候还曾经比试过拳脚,经常锻炼的一个赢得了身体上的胜利,经常学习的一个赢得了精神上的胜利。多年前我们一起出去旅游他俩逮机会就吵,我还抢过几个精彩的镜头,精心保存着,打算以后等到若干年后把版权卖给他俩——让他们竞标买照片原图,看看能不能发个小财。其实呢,胜败乃兵家常事,他们的吵大都分不出什么输赢,重要的是,必须争论,与天斗与地斗与朋友斗其乐无穷也!

近期其中一位外出,吵不起来,我想他们不知有多寂寞。这次见面吵得没有年轻时候的激情了,受岁月磨砺,拌嘴力度小了,但是内涵更丰富,意蕴更深远,别有一种沧桑感在里头,令旁听的人深感回味!

家长一般不说话,但凡说话,都是在斗争进行到两军疲惫斗志不强的时候鼓鼓劲打打气,或者是引发新的主题,开始新一轮角逐,概莫能外。这天的本环节中家长跳出来对着其中一位说了一句极其兼具哲学美和诗性美的话:

“我知道,你虽然心里很尿他,但是你嘴上绝对不尿他!”

此言即出,石破天惊!思想不解放的人说不出这种话来。这是相对论,这是哲理,这是具有生活感的诗句!说出这种话来,必是一位纯粹的人,一位看破又不放弃的人,一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而且,其人在发言之前,没有咳一声引发全场关注,没有扫视所有人,轻啜一口水,凸显自己高人一等的重要地位,没有故意停顿三秒钟,运作一下官威,造一点压迫感,而是平铺直述,开门见山——这么妙的一句话他竟然一点腔调也没有拿捏就轻飘随意地说了出来,语气比鸿毛还轻,但这话的重大意义比泰山还重,

——重于很多拿捏着说出来的“意见”。——感觉现在社会能忍住不摆谱就能算有风范,有风骨,值得点赞。

假如他年少时说这话,我要对他一见钟情,但他偏偏是人过中年才说出来,我只能笑得叽叽歪歪,回味了好久。

真才子,真大才子!——嗟夫!我枉写文字多年,家长只用一句话就压服住了我的气焰,令我膜拜。别人是一战成名,家长的才情是一句成名!

《中年女骗子》

本篇先浮记个题目,没法写,我的母亲现在已经会看圈子里的文章了,不能写,不能写呀。

《甩掉电子秤的烘焙》

我的烘焙是尽可能甩开配方及电子秤量杯。

但还不是完全甩开配方。这是因为我搞烘焙时间不长,还在慢慢探索中。前两年用烤箱,现在索性搞来个面包机,兴致盎然的。天冷了,地里可玩的东西不多了,我就买了个陶笛,好歹的,学会吹个曲子。买了个面包机,这个比烤箱省事得多。但我是天马行空式的干法,——也不是纯粹无法无天,还是保存了一点镣铐的形式,加入了主观的内容。

想要天马行空,必要先会中规中矩。起初我也量,用量杯量过后即刻用碗,用杯子,用盛饭的勺子也量一下。比如说3又1/4杯,我量了一次后凭感觉拿来一只容量相似的碗倒进去,看一下离碗还略略差一点儿,下一次我不会再用量杯量,而是直接倒一满碗,然后挖出来一些些儿,OK!其他各项,参考这种方式也大都找到了替代量具,起初,面包机和面的时候,我会打开盖子感觉一下面的软硬,稍做调整,后来做的多了,不用再调整了。

有段时间我天天做个面包,家长问我怎么总做,我说是在进行技术攻关。想当年,我进行拉面技术攻关的时候,我家整整一个星期每天吃两顿拉面,儿子开心极了。

话说第一次预约做面包的时候,本来计划是次日早上面包已经做好了等我起床后正好吃。但是当时没设计好,第二天早上我五点多点就被面包的味儿熏醒了,心头大不自在!

俗趣(一百二十二)中

《波澜起伏》

俩人打算中午吃个焖面。不用豆角,用白萝卜。白萝卜是朋友种的,绝无各种办法药肥催逼长大,香菜摘自院中小菜园,添加的些许肉末来自本地有名的根发饸饹面馆,没有用酱油,用的是巧娃送来的自己晒的酱,秋天时我种的朝天椒结了不少,我做了些辣椒酱,现在正好就着吃一点。焖面由我来掌祚,成品既是素淡的又是鲜香的,既是规整的也是自然的,做好了盛出来,一人端一碗吃,怡然自得。

人在这时,很容易产生自我表扬的欲望,我当然不会,我只是眼睛看着家长,说:如果,家长一边吃着,看我一眼,表示他在听。

如果,你选择伴侣。一个长得很漂亮,但不会做饭,另一个很会做饭,但长得很丑,你选择哪个?

饭桌上抛出的这个题儿并没有实际意义,这有点儿斗智,有点儿非典型性调情,有点儿自吹自擂,我对家长的回答有点儿期待。——他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令人莞尔。

家长毫不犹豫地答:要我选就都不选!长得漂亮,不会做饭,要她何用?做饭很好,长得很丑,饭菜再好吃看了人也吃不下!

我笑了,但是家长紧接着又说:要是让我选择,我想选个身体健康的。不用操那么多心,两个人能互相照顾,不会这样累。

我心里一万朵浮云呼啸而过!这个时候,家长语气放和缓些,慢慢地说,不过,照顾你我也愿意,前面那些年没有好好照顾你,以后我好好照顾你。

我们家家长很懂得铺垫,九曲十八弯,绕啊绕啊,最终绕到主题升华,扣人心弦,时有才华横溢之言,高山流水而明白晓畅,绝无古峭瘦硬之处,纵横开阖,气象万千。正当我触动心灵,小小感动的时候,家长又延伸对话,再上一层,他说:不过李某某你也要加强锻练,像你要是每天把家里的地板拖一遍,多干一点家务活,肯定早就恢复好了!

我轻轻一笑,说我也干家务的,只不过都是技术性比较强的工作,扫地拖地谁不会干?我干的是比如说写作画画织毛衣种菜拍图片炸鱼块做焖面做面包……这类技术性家务,付出的脑力劳动更艰辛。

家长无语。我们继续吃焖面。生活既有精神层面的劳作,亦有物质层面的付出,有劳力者,就有劳心者,结合起来,遂令文明得以进步。起伏跌宕,抑仰顿措,有所保留,有所冲破,——这顿焖面既是可口美味的又是愉快而舒服的。——完美!

《“熬开”》

每次回娘家,都要给老爸老妈收拾收拾手机,清理垃圾,清理不用的软件,检查一下系统设置等等。(还得找机会看看短信等,怕父母被骗。)

看到爸爸手机微信的字体太小,顺手给改成大些的字,老年人可以看清楚。爸爸显然是很满意,他看了看屏幕,兴奋地说:熬开!

我爸八十多岁了,以前从没听老头这样说过,我分析判断他是在说“OK”,我也很高兴。

俗趣(一百二十二)下

《 旱厕》

我和家长前年从住宅楼搬回老院子住。刚搬回来时有诸多不习惯,不好受,因为北房的家具刚刷完油漆味儿挺大,我们暂时先住在东房,虽然在楼房本来是很普通的居住环境,感觉仍是一朝回到解放前,老房子,土院子,铁管床,旧家具,做饭用电磁炉,冬天取暖靠烧锅炉,时不时老鼠出没,西南角上还保留着一个旱厕。搬家后第一次走入这个旱厕顿生恍惚,顿觉迷失,不由要感慨,要拿出毛泽东思想做为工具劝解自己看淡些。

你瞧,一生时光就是这样,彼时无比向往无限渴望梦寐以求的,也许一朝得到会索然无味毫不觉珍视弃之如鄙履,曾经不以为意不甚在意甚至厌烦嫌弃的,有可能越来越喜爱越来越不舍。我们有无限欲望,但这欲望却又统归在一个得失盘里,化作两条阴阳鱼儿互相追逐,无休无止。

老房子很有亲切感。不要说家长从小在此长大,大家庭太多的回忆充斥着老院各个角角落落,即使是我也在这里留下了很多生命段落。爷爷奶奶充满了慈爱,忙个不停。冬夜里,我坐在爷爷奶奶的炕上听他们给我讲,讲了很多很多,讲他们小时候的事,讲街坊邻居,讲年轻时受的苦,爷爷就讲他少年外出学徒干活期间印象最深的事,我一边听一边织毛衣,给爷爷织了一个坎肩。现在我非常后悔,因为当年织的那件坎肩是“马海毛”线,不是纯毛的。后来爷爷奶奶去世我写祭文,我觉得我什么都知道。

住在老房子里,这些记忆像是洒落在院里的星光,慢慢地又闪着闪着从过去岁月里的尘埃里一点点浮现,亲切温暖。在院里我们种菜,从春天到深秋,用无数个惊喜惊艳串连起来,我从网上查找资料,种了许多从来没见过的瓜菜,诸如砍瓜、芋头、鱼腥草、养心菜、三七菜、柠檬薄荷、佛手瓜、蛇豆、棱丝瓜、棱子酥瓜、紫苏、九层塔、罗勒、非洲冰草、藿香……我迎它们来,看它们生长,依依不舍地送别。感觉自己是学会了一门语言,进而得以进入另一层时空,认识另一个世界。——和写作也是一样。

渐渐地,越来越习惯旱厕,我觉得厕所最高的境界就应该是旱厕,天人合一,无比放松自然。新农村改造时大队来人问,我们真心不愿意接受改造,国家出钱也不想改。大队的人催了几次,最后一次是我在家,我说这个不值得改了,因为家里年内很快就要动工!要重新盖房子!现在改了是浪费钱,白费劲。再后来大队也就不提这个事了。——我受家庭连累,过于老实,人到中年才学会撒谎,从此许多问题迎刃而解不成问题。

对于保留下的旱厕,我们备感珍惜。时代进步我不挡,甘于落后我愿意。虽然改造老院时在屋里也装了卫生间,可还是愿意到院里旱厕去。每天上班,只要有一分奈何都想忍着回到家去旱厕。夏天时我往茅坑里倒苍蝇药,往院里四处放置粘鼠板,早上看看有没有粘住的老鼠,如果有,免不了研究一番,调侃一番,欢笑一阵。九月份,一个难得见面的朋友来家参观我的菜,她摘了一些无花果吃,特别适意,到处看,新鲜得眼睛都不够使,叽叽喳喳像个麻雀。过了一会儿说是想上厕所,我骄傲地说:我招待你个高档厕所!你在外面有钱也找不到!

比起我来说她就是个小大款儿。听了我的话美滋滋地探头探脑地进去了,过了一会儿她从厕所出来一副百感交集的样子,上个厕所而已哦,她却搞的跟坐了时空遂道浪了一圈儿似的!胡为乎来哉?不像是抛下了身体的负担,倒像是放下了心灵的重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11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俗趣(一百一十九)

《你下午就去吗?》

我第一次手术失败了,决心做二次手术。行前没有告诉娘家人,不愿让他们担心害怕。
写此文,是手术一年多以后。已经忘了母亲是怎么知道消息的了,她急急打电话告诉我姐姐妈,话里话外的意思,总是想让我姐姐去守着,伺候我。
我行前坚决不让告诉娘家人,坚决不让人来陪,母亲在电话里显得那么为难,揪心揪心的,又怕我姐姐太辛苦,又担心我跟前没有得力的人照顾,各种为难,各种纠结,确定了我姐一定会赴京全程陪护后,母亲立即又小心翼翼地问:要不,你下午就动身去?
每次我把诗歌获奖的奖金献给母亲时,娘圣人都是随随便便接过去往兜里一塞,连看都不看一眼,让我觉得很失落。但我总觉得她背过人一定会偷偷数钱,偷偷笑。

《“这个病人没有家属”》

第二次手术,除家长外,我的婆、娘家两位姐姐,我儿子都千里奔袭,赶到北京,陪我经过那紧张时刻(其实是他们紧张,我没什么紧张的,洒脱得很)。手术前,医院规矩大,不是探视时间,就把家属们都赶出去。我的家属们不晓得去手术室外等,不知道去了哪里。我进手术室的时候,护士再三询问寻找,最后扯着嗓子大叫:这个病人没有家属!
我心里说,这不是让你们赶走了吗?
我才不会那么娇情,想三想四的!我又一次沉浸在手术前的喜悦和憧憬中。别人花十几万去整容,无非动个皮毛。我做这么精细的手术,一群专家围着我忙,又开颅又动骨的,才几万元儿,真的是良心价,很便宜。

《“嗡”地一下》

这次手术与前次不同,术后失衡,经常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有时不知道怎么就摔一跤。如果比较形象地描述,我觉得像是正在天上飞得好好的,突然被剪掉了翅膀——对,就那个感觉。再个是聋了,失去了一多半的听力,还严重耳鸣,经常对着别人做天使状,问:说什么?有好久吃不进饭,急剧消瘦。
有天晚上,我梦见自己长了个肿瘤,感觉脖子不得劲,一摸,摸到一个枣大的硬疙瘩,霎间醒来,再摸,另外还有几个小点的结节。脑子里嗡地一下——坏了,淋巴癌!我孙子以后没有亲奶奶,天呀这可怎么办呀!又熬了两天,这两天真的不好混,爸爸听说了,呆立在我床前,叫了两声:小桃!小桃!
到周一去医院一检查,医生说考虑是“炎性”的,意思是说手术刺激造成的。平静下来,进行了深刻的反省,连千辛万苦生养自己如今已是年逾古稀的爹娘都顾不上想,先心疼没见过的孙子,这是人之常情吗?我很是愧疚。
这之后一年的时间是我生命中的一段真空期,这一年我们的家庭发生了重大变化,是团结一致经历重大考验的一年,是受到家长用心呵护的一年,是迎接新成员的一年,是无比欣喜幸福的一年,是必须增长才干的一年。我因为几次手术全麻,记忆遭到创伤,痴傻度更上层楼。没有立即用文字记录下来,我随即就忘了。

人就是得会想,看到事物的多面性。我做前两回手术,家长每一次都由懒变勤,变到更勤,越变越好,有时简直像“亲兵”,我就像是从印度的贱民、不可接触者直升“婆罗门”,我唱着欢快的歌儿驾神牛越过首陀罗,越过吠舍,越过刹帝利,成仙得道了。有时看着家长在家做饭洗碗收拾家干一切家务,我恍忽得都不敢入睡,怕一觉醒来发现是个梦——嗨!早知如此,就该找个由头,哪怕多做他几回手术也值,也愿意!可反过来又想想,也许我一次也不想做了,——人一幸福就怕死。
逐渐生长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多少不同的风景!有时你为冬天而流泪,而绝望,但春天会来抚慰,世界为之一新!这种感慨不知道世间别的生灵可有?多经历了一些寒暑,把什么都看得淡了,也百倍千倍地更珍重了。因此,今天时逢情人节,早上起床,我对家长说:为什么情人节要男的送女的礼物呢?其实女的也可以送男的礼物!家长十分赞成这个观点,他深深点头,说“嗯”!
我早就想好了,我养的水仙已经努出了不少骨朵儿,开了两朵并蒂水仙,掐下来送给他!
除了物质上的,我还搞个精神领域的。吃过早饭,我说:过来,让我亲一下,欢度个情人节!


俗趣(一百一十九)

一年多没写了,各位看我俗趣的朋友们别来无恙?我的这一年经历了很多事情,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不过人生无非也就是生老病死,活着是自然造化,活得开心才叫心灵开化。今年我养了一盆旺盛的水仙,这几天开得正旺,当我沉浸在花香中时,感觉身心溶化在其中了。——题记

《不要钱的礼物》

水仙花到最旺,我把它搬到插廊里,满廊香气。今天时逢情人节,早上起床,我对家长说:为什么情人节要男的送女的礼物呢?其实女的也可以送男的礼物!家长十分赞成这个观点,他深深点头,说“嗯”!

我早就想好了,水仙花儿里有不少并蒂花,掐下来送他!

这是物质的,还有精神领域的,——我吆喝道:过来亲一下,我们欢度个情人节!

活得久了,许多原先的想法会改变,慢慢的,一些主次如今颠倒,原来的大是大非变成了无所谓,从前极为看重的现在成了扯淡事。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花钱的礼物倒没什么意思。虽然这些不值钱的礼物更费心思,却乐此不疲。今天中午,我把水仙搬到茶几上,当家长看电视的时候,会沉浸在花香弥漫中,我几乎要忍不住叫他“袭人”了,他后来说:太香了,熏得慌!

《“耳朵”》

之前我是非常怕狗的,怕一切狗,做的恶梦一般是三种:遇到狗、龙蛇,考英语,发大水。恰逢我上班的巷子多是村民居住的院落,甚多家养犬,路上狗屎不绝满眼,我命名其为狗屎大道。狗屎倒无所谓,不踩它即可,但巷子里留连往来的狗简直就是梦里追咬我的狗原型!情况发生转变始于朋友送来了一只小狗。

我因手术后身体不好,搬到老院子住,朋友好意送来了一只黄色小男狗,一条勇猛的小中华田园犬,特点是耳朵大,我直接叫它“耳朵”。我生来极怕狗,不过这只是一个奶狗,我又掌握着饲养的主动权,也就不怕了。

未料养了些日子,我和家长陷入到了深深的郁闷中了,“耳朵”绝非一条普通狗,而是狗中豪杰,如狼似虎!它在菜地撒欢儿,草上横飞如入无人之地,满菜地的菜立即一片狼藉。当它在院里飞奔,像一道闪电掠过,我和家长倒像是擅自闯入的访客,我们一在院里走,它必在后面追着咬我们的裤腿儿。有天家长嫌我不给小狗起个名,我说就叫张俊狗吧!家长一脸鄙夷地否定了,说那就不是个名儿,我说怎么不行,有俊马为啥不能有俊狗?!

我们深怕这狗咬人,于是把耳朵拴起来,它快要气疯了,各种凄厉抗争,无奈下只好把它又放开,耳朵趁机夜奔了,“鳌鱼脱却金钩去,摆尾摇头再不来”。我们有时还会想起耳朵,不知它现在混得怎样,是否已成一方霸主?

《小狗》

我说咱不养狗了,但朋友很快又送来一只小女狗儿。——可真是男女有别!一样是中华田园犬,耳朵太胆大,新来的这只又太胆小,极度惊恐型的,好几天都吓得不敢见人,只要稍一接近,它就浑身发抖地逃、逃、逃,逃到最黑最暗的角落里去。这给了怕狗者一个很好的互相靠近共同改变的机会。我以食物引诱,慢慢接近它,一点一点地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后来更戴上手套把它逼到死角摁住摸了摸,培养一下感情。其实摸它的时候我们双方都非常害怕,我的心咚咚跳,它浑身簌簌抖,不管怎么地吧,反正是慢慢的,它来后一个月后不那么怕了,我也慢慢不再作被狗追着咬的恶梦。想要治好怕狗病,最好的办法就是养一条狗。我没有给它起名字,直呼其“小狗”。

真是一方水土一方狗,小狗很快就具备了主人翁意识,每天早上我一起床,它必来守在门外,我打开屋门后它必要整屋子巡视一回,把每个角落都细细看过,闻一闻,看看过了一夜它们有何变化。我们吃饭的时候,它认真地看着我们的脸,时不时吼一声,提示我应当分享一二。后来我学它叫,学到相当神似。今天中午,孩子们来老院吃饭,突然听到狗大叫一声,我非常气愤地斥责小狗:你吼谁?!儿子不好意思地说:妈,是我叫。

小狗非常善于纵观全局,审时度势。它总能找到院子里最温暖、阳光最充足的地方,忘情一卧,全然不顾身外事。本地有一句俚语:“好狗不礤路”——“礤路”就是挡路儿的意思。但小狗总是卧到交通要塞,我们只得从旁边轻轻绕过。前者我和家长因为小狗在屋里大小便各踢过它一脚,后来我俩多次统一思想:不能虐待狗,不但要吃饱喝好给窝,不打不踢,还应当在精神上予以尊重。不能破口骂,也不能摆冷酷脸。——张源来了,我们要修心,要做更好的人,养狗也要论一论个人修养。

有一条狗是挺好的,尤其是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小狗总是前前后后绕来绕去,非常解除寂寞和无聊。我上厕所时,小狗就激动地把我从北房送到厕所,还要探头探脑鬼鬼祟祟地看几眼,然后再蹦着跳着把我从厕所送回北房。

正当我们互相适应的时候,小狗走失了。有天家长出去倒垃圾,小狗趁机飞奔而出,不知所终。

那天晚上,我很久都睡不着,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却做了个梦,神魂颠倒,醒来时恍惚得不知身在何处。正是一年最冷的时候,小狗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睡觉?一定在捱冻捱饿吧?

此后两天,我们只要在家,就把大门给小狗留道缝儿,直到深夜才关。每走在狗屎大道,看到别的狗一条又一条从我身边轻松跑过去,真想问问你是否见过我家的小狗?我总是有意从垃圾堆旁边经过,想找找是否小狗去扒拉吃的了,但总是失望。每走一步都心情沉重。

第三天下午,我午睡起来准备去上班,推开北房的门,赫然看到小狗似乎若无其事地躺在进门垫上,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喜万分,叫道:哎——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小狗神情复杂,有点儿落寞,看起来像变傻了似的。它是自己蹓跶回来的,这两天两夜,小家伙肯定在外面遭罪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有生趣,还有道理,好文,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0

好友

49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不在江湖,不入庙堂,时时入定。如果人能有植物的境界多好啊。写得有趣。问好:lovelines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2

好友

139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深有同感的一篇字。我也会写一写这些关于虫子的。

推荐阅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2

好友

339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人,通灵,字老道,有趣。写诗歌的再写散文,灵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11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华之huazhi 发表于 2019-3-13 07:06
写得有生趣,还有道理,好文,学习了

多谢多谢!向各位学习!:handshak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11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FH方禾 发表于 2019-3-13 11:18
不在江湖,不入庙堂,时时入定。如果人能有植物的境界多好啊。写得有趣。问好

多谢啦!多交流,向各位老师学习!:handshak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3-19 16:27 , Processed in 0.07069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