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5|回复: 17

【年·同题】花图

[复制链接]

10

主题

3

好友

109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1-30 12:02:30 |显示全部楼层

    除夕夜,天寒地冻。姐弟四人坐炕梢打扑克,母亲和大姨舅妈挤炕头儿上玩花图。电压不稳,灯光忽明忽暗,照着手里的牌。抓手好牌,我得了宝似的兴奋,紧绷着脸,悄悄用余光瞅,看有没有人注意我。被姐姐瞅了个正着。合力打我,又输了。

    窗外黑洞洞,风咣当着院子的大铁门,长驱直入,从紧糊的窗缝儿往里挤。

    母亲炒好一锅瓜子,在炉子的余火里煨几个土豆。一锅瓜子嗑出一地皮。再磕打掉土豆上的灰,剥完皮,手黢黑。抓牌,大小王真的成了小丑,魂画儿的,不知啥时,我的脸也魂画儿的了,惹得舅妈和大姨直笑。

    亲戚们是后认的。到了内蒙古小城,母亲举目无亲,时间久了,认识了故乡同是韩国全罗北道的姓宋的朝鲜族人家,于是我有了一个大舅,一个大姨。夜深了,亲戚们告辞回家,我困得也不等铺褥子,一直扎炕上睡着了,迷迷呼呼地被父亲抱到小屋的炕上。清晨被表哥拜年的大嗓门惊醒,表哥直喊,这生日,嘿,这生日大!原来初一早上五点,我的小弟弟出生了。

    和弟弟一起,我们和邻居家孩子过的是一样的童年。

    后来,很多年过去了,舅妈和大姨都故去了。母亲的生活圈子小到只和几位朝鲜族老太太春节、三八节等节日里玩花图。

    母亲的玩伴只有两三个,住得不远。老人家们拽着楼梯扶手,一步一喘地爬到四楼,咣咣敲门,再扶着门框喘一会。进屋坐定,先不着急玩。聊,聊城里的朝鲜族哪家和哪家结了亲家,哪家的老人动不了窝了,哪家的婆媳处得不好。气喘匀净了,把毯子铺上,划拉着洗牌,分了牌,再一甩一甩地出牌。玩过三圈五圈,有时候就吵起来。俩老太太要尖儿,说“上风头”话,互不相让,你算分算不对啦,她出牌出错啦,呛呛着打嘴架,转罗圈儿似的。母亲绵软,柔声细语地给人家和事,劝劝这个劝劝那个,有一次劝大劲了,俩老太太冲她来了。母亲委屈了,说下次不劝了,不玩了,再也不玩了!真不玩了。家里静悄悄的,母亲没精打彩地看电视剧。快过年了,老太太们又打电话约,又玩。玩着玩着,又吵起来。吵起来了还劝。时间长了就谁也离不开谁了。

    有一个老太太,满头银发, “森熙嗯妈”,她在电话里说,森熙嗯妈,我家停水了,咋办呀,我连方便面都吃不上啦……“森熙嗯妈”是玩伴们对母亲的称呼。朝鲜族老人们互相称呼,称某某妈妈。善熙是大姐的小名。这个老人家,我们都叫她白头发阿麽妮,白头发阿姨的意思。她八十几岁了还自己生活,耳朵有点背,说话大嗓门。母亲拖拽大小两个塑料桶,下四楼,过条街,再上二楼,给白头发老太太送水去了!我事后听说的,生气。母亲腰间盘突出,严重时下不了楼,贴膏药、烤电按摩,最怕提重物,七十八岁的老妈,给八十二岁的白头发老太太送水去了。

    玩着玩着,这一两年,母亲性格悄没声变了,变得抢尖儿,说急就急。我给母亲买了一个棕榈床垫,母亲美滋滋的。老人家们来打花图,母亲跟人家显摆。白头发阿姨顺嘴说了一句:现在的床垫都是黑心棉。母亲本来汉族话就跑腔跑调的,一生气,又不知“棕榈”怎么说,急了,“哗”,一下把床垫的拉锁拉开,拉人家手:你摸,你摸摸,是黑心棉吗!

    母亲和白头发阿姨她们在花图里打发着时光。干玩没意思,添点彩头儿。多大呢?她们都有大把大把的分币。每家都有子女去韩国打工,韩国的东西源源不断地寄回来。她们用着设计精美的韩国钱包,装着我们上个世纪的分币。输了,便一分两分地认真数钱。那些珍贵的六几年、七几年的分币在她们苍老的手里,数过来、数过去,在几个钱包间打转转。到母亲八十岁这年,玩花图的人里面只剩母亲和白头发阿姨了。
母亲的世界越来越小了。

    春节这天,回到母亲家,铺块小毯子,姐几个陪母亲一起玩花图,像小时候那样围成一圈。在这北疆小城,在蒙古族的酒、歌、四胡声里,在麻将和扑克的包围下,盛开于娘家的花图,像初春的一芽娇嫩的绿,在漫天的风沙里探着头。

    其实就连本民族自己,都很少有人玩花图了。我家玩的这副花图不再鲜艳,玩了好几年,早已暗了颜色。过年了,想换付新牌,连走几家韩国商品店,我都没有找到花图。老板说,玩的人太少,卖不动,好几年不卖啦。

    说起来,花图和扑克大同小异,也是四种花色。每种花色12张牌,五颜六色地,记着流转的12个月份。

    一月,松鹤。二月,梅花。接着依次是樱花、黑苕条、兰草、牡丹、红苕条、八月光山、菊花、枫叶、梧桐、冬雨,和四季吻合。整副牌里面分值最高的,是集齐三种鸟。二月,红色花瓣褐色虬枝的背景下,立着黄颈绿衣的布谷鸟。四月,黑色苕条上面的鸟,是麻雀。我更喜欢这个月份。父亲六岁那年从朝鲜半岛来到中国,度过11年岁月,并从那里走出来的村子,叫南苕条。我不知道为什么朝鲜族在林林种种漫山遍野的树木里,独独衷情于学名叫做胡枝子的这种植物。花图里有两个月份以它命名,四月黑苕条,七月红苕条。连村子,朝鲜来的人落脚的吉林老家的村子,也叫南苕条、北苕条。

    “江源道,金刚山,一万二千峰,八千座寺庙……”,正玩着花图,延边台播放的一首歌蓦然响起。这歌不是第一遍听,在初一上午明亮的阳光里,配着花花绿绿的花图,歌声有了“蓦然”的效果。再加上对于陌生的那个国土的想象,巫性的歌声里满是诱惑和神秘。父母双亲从那里出发,到了中国,让我生于斯、长于斯,对我而言,内蒙古东部的小城就是故土。而父母亲呢,有没有情感在花图里回家,回到吉林老家南苕条村,或许更远,回到他们遥远的故乡?

    我一下子忘了出牌。

    母亲说,十二月的冬雨鸟,叫“节毕”, 是燕子。说到这儿的时候,母亲用朝鲜语唱起歌了——一首老歌。

    燕子在天上飞呀,
    唱着歌儿打着转飞。
    燕子你为啥要飞回来?
    我想念故乡的金达莱了。

35

主题

19

好友

711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30 14:45:26 |显示全部楼层
花图是陌生的,春节想念故土的味道是相通的。
物质是重要的,精神更是必不可少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3

好友

109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1-30 15:15:25 |显示全部楼层
木语 发表于 2019-1-30 14:45
花图是陌生的,春节想念故土的味道是相通的。

谢谢木语!说得真好,故土对于每个人都有着无法言说的意义。提前祝春节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1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9-1-31 12:09:36 |显示全部楼层
花图与年俗亲情融合一起,写得真挚,能触动人多以往岁月的回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3

好友

109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1-31 16:17:04 |显示全部楼层
高卫国 发表于 2019-1-31 12:09
花图与年俗亲情融合一起,写得真挚,能触动人多以往岁月的回忆。

高老师吉祥!在群里总能看见高老师发言,自觉不陌生,能读文并留评感觉亲切。我很惭愧,工作太忙了,忽略了很多老师的美文,力争明年能多读些。提前祝春节愉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8

主题

16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2-15 15:16:18 |显示全部楼层
依稀有熟悉的语言,依稀有陌生的歌声,过年同乐又有家国情怀。这一篇因为作者的身份,很耐读。
新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8

主题

16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2-15 15:20:11 |显示全部楼层
羽说新语 发表于 2019-2-15 15:16
依稀有熟悉的语言,依稀有陌生的歌声,过年同乐又有家国情怀。这一篇因为作者的身份,很耐读。
新年好!

也不光因为身份,哈,本来笔力就足够,行草是我尊敬的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3

好友

109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2-26 15:47:00 |显示全部楼层
羽说新语 发表于 2019-2-15 15:20
也不光因为身份,哈,本来笔力就足够,行草是我尊敬的老师。

新语,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你才是老师呢。。。。天天瞎忙,才来回复。谢谢奥,拜个晚年,春天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7

好友

96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9-2-27 14:13:51 |显示全部楼层
对花图陌生,对情感熟悉。很多生活场景通过你的文字能想象出来!向你学习了!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3

好友

109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2-28 16:08:07 |显示全部楼层
陆俊萍 发表于 2019-2-27 14:13
对花图陌生,对情感熟悉。很多生活场景通过你的文字能想象出来!向你学习了!问好!

惭愧,一天天瞎忙,还没来得及学习您的大作,只在群里默默关注:)。谢谢来读,马上读您的作品去:handshak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3-21 05:21 , Processed in 0.18855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