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5|回复: 2

【雪·同题】雪知道

[复制链接]

10

主题

0

好友

31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9-1-2 12:41: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纷飞的雪 于 2019-1-2 14:49 编辑

                                             雪知道

                                                                              文/周会开
                           

      我那时个子矮小,哪怕将来快到一米八的个儿,也未料到一出门,一只脚踩下去便提不起来了。昨夜里的一场雪,像一伙强盗,趁天微亮前,将作案痕迹深深掩埋,用没过我膝盖深的浩瀚白雪,牢牢将我定在那,似屋檐垂下的冰凌。我才看见,有人急匆匆地跨着大步往村头去。
     他没发现一个小孩如何认真凝视他,跳动的背影在巨大的雪花里灵动、清冷,像张八万平白纸上生的一点墨绿,以为野草破雪而出了,原来不知何处扬落的半叶翠绿。那天早上,风静成躲在暗处的人,静候深雪下的秘密涌出。他披着齐膝大棉袄,军绿色深靴不知从哪寻来的路,越过小石桥,走得飞快。我的目光渐渐让雪白的草垛、瓦屋截断,他消失在雪地里。他会回来的,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妈像提起一只馋嘴的花猫,将我扔到屋檐下。我舀了点雪,捏紧揉成团,胡乱地摆成小人儿,它们排着队渐渐融化。
     我妈铲门前雪时,那人领着一个矮胖的裹着花格棉袄的女人回来了。我妈喊,小刘,你家里要生了,咋不去医院呢?他紧蹙的眉头回过来,像张揉成团的纸倏地展开,浅浅地朝我妈笑,望见我时,整张脸像缩放一朵花的绽放,就五秒的功夫,昙花兴许还多几秒,而那遗弃的几秒里,隐着一丝疼痛。
     他们走进离我家一河之隔的瓦屋里,外面开始起风了,树上积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它告诉我,雪还没有停。
      我开始在砖路两旁的积雪上雕刻雪人,但凡入过眼的人物都想临摹出一点神韵,可构想的愈清晰完美,眼前的雪人便想着法子闹别扭。我索性操起小铁铲,胡乱地削戳劈砍,自得地欣赏道路旁的各路人物。
      我妈说,你喊得出他们的名字吗。我不知道,但雪知道呀。雪能知道什么?我妈拖着长长尾音,跃过鱼塘,被绳索拴住似的,不断地缩回小刘家里。我妈一只手挥我进屋,头也不回地朝小刘家跑。我定在那,堆积的木柴挡住河对岸的情形,我不够高,还太小,小到无需面对所谓生死一线。
      树杈上的积雪大片大片地垂直掉落,哭声尖锐地贯穿整个天空,一群寻食的麻雀像片扭动的黑风,左右浮动,即将接近堆积的雪人时,顿一顿,又轻快地浮起。哭声这般此起彼伏,这群麻雀一直没有离去。
      猩红色被子裹得严实,左右老夫妇奋力地推着板车,又来了几个壮实的男人,在前头同小刘挎上绳索,像几头红眼的牛,俯身向前。“没了,没了”我妈走过来紧紧抱起我,泪花散落在我脸上,一阵冰凉,我茫然而心痛地拭去我妈的两弯泪痕,像大雪抚平土地的伤痛。
      直到雪花消融,十多天以后,夜色灰蒙清冷,树木孤独而挺立,整个乡野如副水墨画,沉静、干冷。门前脚步声停停顿顿,我透过半掩的大门,看见老夫妇拉着猩红色被单严裹的板车,他们喘着气四处张望,畏缩着身躯。猩红的板车上垂落一截乌亮的长发,小刘轻轻地挽起塞进被子,双手温柔地将被单的边角折进被窝,又慢慢抚平。我便猛然听见老妇人带着怨恶感的语气,狠狠地吐出一句“冻不死的”。冷风灌进来,我妈顺势推开大门,朝外走去……
     我没见小刘的媳妇出来走动,我妈时不时往那边跑,在某个围炉烤火的夜晚,我缩进我妈怀里,听她们聊起小刘的媳妇。说孩子没了子宫没了,这老朽的婆婆怎么让人在家里生孩子,遭罪的是女人呀!半个月不出门,也不说话,听说那婆婆整日冷言冷语,还想着媳妇出了小月子后,让小刘媳妇离开。那小刘不敢大声同他母亲吵,时刻陪着媳妇,半步不离。她们略带憎恨的语气让我紧张不已,我妈愁着脸,低头抚摸我的头颅,我每次抬头,她眼眶里闪烁的泪花与炉火,星辰般落在我幼小的心尖——第一次隐约感受的母爱,那般心疼。
      春节过后,绿芽新吐。我妈暴晒一夜床被之后,大地猛然来了个倒春寒,风雪行军般呼啸一夜。清晨推门,原野茫茫,我妈铲雪,我沿着延伸出去的土路再次摆弄雪人,我的小铁铲一铲一个,捏一下,配点新叶,缀几点碎石,煞是可人。身后,小刘的媳妇注视着我,我从未察觉她的到来,她的小心翼翼在我转身触碰她的目光的时候,显得柔软而慈爱。我朝她笑,她蹲下来,张开那身宽大温暖的橙色棉袄,宛如袋鼠的育儿袋,紧紧地拥我入怀。她泪花四溅,双臂坚而有力的将我栓在怀里,似乎拿我补充她身体失去的那一部分。我胸口沉闷,正欲推开,她突然起身,紧抱着我往外跑,我惊吓地大哭起来,她察觉到什么似的,一边跑,一边双手侧抱着我轻轻拍打。
      她坐在床沿上,小刘正尝试将我从他媳妇怀里抱出。我惊恐万分,见我妈赶来,更是嚎啕大哭。我妈静静蹲下,伏在小刘媳妇腿上,温柔地擦拭我的眼泪。小刘媳妇不停地安慰着“哦,乖宝贝,不哭,不哭,妈妈在这……”我妈落下泪来,我那时一紧张竟安静了。我看见小刘媳妇的神情温柔,她微笑着对我做着鬼脸,我惶惶不安的凝望我妈,我妈沉静地站起来,像一位母亲一样将小刘媳妇揽入怀里。
      一粒滚烫的泪珠落在我的脸颊上,我不知道是谁的,我在多年以后也只能懂得那是一位母亲的。那天夜里回去,我捏的小雪人整齐排列着,没有融化,它们顽强地抵御严寒,雪花知道,万物都是逆向生长的。

40

主题

4

好友

233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1-14 16:51:42 |显示全部楼层
很扣题,文笔也好。不会评,但支持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0

好友

31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9-1-17 17:11:17 |显示全部楼层
逯玉克 发表于 2019-1-14 16:51
很扣题,文笔也好。不会评,但支持一个。

可能   我这个成了小说:dizz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7-22 17:50 , Processed in 0.08092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