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0|回复: 10

【雪·同题】 雪·花

[复制链接]

16

主题

1

好友

83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27 22:20: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祁云枝 于 2019-1-17 11:14 编辑

                   雪·花

                                 祁云枝


1.

       晨起,拉开窗帘,一下子呼出声来:下雪了!

      节气“大雪”真的唤来了雪花。雪来得无声无息,悄然覆盖了一切,天地间只剩下一种颜色。抓起相机下楼,靴子踩在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这响声,也是洁净的。被雾霾胁迫得小心翼翼的呼吸,在雪花的清洁后逐渐放肆起来。

      路旁,女贞树的横枝和斜向上的枝条上,都挂着冰雪,叶子上,铺了一指厚的白雪,立面沿叶缘,现出好看的一弯弯圆弧,像一个个叶形的小雪糕。女贞紫黑的浆果,在白雪的点缀下,俨然一嘟噜一嘟噜袖珍葡萄,闪烁着黯釉的光。当一些人在冬天抱怨女贞爆浆的果实,污染了路面和停在树下的车辆时,他们不知道,在鸟儿的眼里,冬季的女贞树既慷慨又亲切。

      雪花是个魔术师,原本不起眼的植物,因了雪都变得好看起来。玉树琼枝,说的,就是大雪后的一棵棵树吧。我一边用镜头对准树的枝叶,一边这么想。诗人高骈,也是这么想的:“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空中的飞鸟,没准也这么想。丁香、温桲、苦楝、银杏、栾树,出现在镜头里的树树琼枝,很是惊艳。远景近景,嫣然如画。

      不远处,一排柿子树,正向我展示树与鸟之间的温情。蓝天、白雪、黑枝、红果,是绘画的静态元素,鸟儿,是这幅画面上动态的笔触。当我的目光和镜头在柿树和鸟儿之间流连时,我感觉它们比我看到过的任何一幅风景画,都美。

      高高低低的树,把生长了一季的红果、紫果、黄果、白果和黑果,在大冬天都交与飞鸟。鸟儿们一边叽叽喳喳的叫着,一边兴奋地啄食,俨然赴一场盛宴。鸟儿吃饱喝足后抹着嘴巴飞远了,在鸟儿新陈代谢时,大树的种子,穿越鸟儿的肠胃,被播种到大树无法抵达的远方,完成了大树的心愿。鸟儿播种的同时,也顺带施了肥料。

      我女儿出生后,母亲搬过来帮我。冬天里,母亲会把家里的剩饭,倒在我家南阳台外她专门给鸟雀放置的不锈钢盆里。窗外,是一片木兰园,园子里有好多鸟。母亲说大冬天鸟儿没多少吃食,与其把饭菜倒掉,不如给鸟吃。那些鸟儿可真够机灵,召之即来。母亲放进剩饭,用筷子咣咣咣敲几下,灰惊,麻雀,还有不知名的鸟,便扑棱棱赶过来,像我家养的,天天准时报到用餐。阳台的钢筋栅栏上,落满了白花花的鸟粪。有时候家里没有剩饭,母亲就会给盆子里添一些大米、小米或是豆子。

      在鸟雀的眼里,母亲,也是交与它们果子的大树吧。


      2.

       一半白雪一半赭石色的树干上,蜡梅花三个一群五个一堆,在白雪下闪啊闪,向我抛媚眼。没有落雪的花瓣,几近透明,黄得没有一丝杂质。好闻的花香,在凛冽的空气中游荡。

      我看到两只精力充沛、不愿意冬眠的蜜蜂,在花前嘤嘤嗡嗡,从这朵花里背着花粉爬出来,又钻进另一朵花心里去。有时,它俩使劲扇动翅膀,静止在花前,像在思考,也像和花儿表白。打心眼里感激眼前小小的访客,它俩的出现,让我镜头里雪花与蜡梅的二维画面,呼啦啦活泛了起来。

      一直很困惑,蜡梅,何以选择在冰雪的困囿中突围绽放?它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挣扎,又是怎样维系着严寒下的热情生长?蜡梅不语,只用它茎蔓一样的馨香,缠绕我。

      “小祁,你也来啦。”一声问候,我才发现王阿姨就站在蜡梅树的另一边,她正对着花朵写生。

      和王阿姨今年春天相识。那时,植物园正花红柳绿,我经常到园子里给花拍照,记录物候。那些天,我每次去花卉苑,几乎都能碰见一位银发阿姨坐在花前写生。她的发型,神态,衣着,还有握笔的姿势,都有我记忆里母亲的影子,忍不住偷偷拍了好多张她写生的侧影。沉浸在花前的她,沉静,祥和,一幅岁月静好的模样。

      一次偷拍时,快门声惊动了她,她侧过头,冲我一笑,我们开始了交谈。当她得知我在植物园工作时,兴奋地像个孩子。翻开自己厚厚的写生本,给我看她的画,让我逐一告诉她,她画里那些主角的名字,然后一一标注在花朵旁边。较真劲儿,也像我母亲。阿姨画的花,打眼一看并不专业,但一笔一划都倾注着认真虔诚,完全可以分辨出张三李四王麻子。之后见面,阿姨总要向我讨教一两种花的名字,然后记在速写本上。

      一天,说起为何画花时,阿姨说她得了癌症,是晚期。化疗后医生建议她多在大自然里走走,她坐上公交车,坐了十几站来到植物园。“这辈子最好的礼物,就是和花相遇。”阿姨说得轻描淡写,我却听得惊涛骇浪。癌症二字,像一阵飓风,掀开了她平静生活的外表,露出激流险滩。一下子心疼,替她担忧起来。倒是阿姨,始终平静安详,我没有在她脸上看到过愁容,也没听见过她抱怨什么,甚至,之后,她再也没有和我提起过癌症二字。

      几个月不见,阿姨的笔画娴熟许多,画里的白雪蜡梅,泛出葳蕤的光。阿姨神采奕奕,浑身上下,散发着蜡梅花的香气。一种花和一个人,竟然如此相像。苦寒生命绽放的神韵,美妙到无法言说。

      我挽住阿姨的胳膊,和她在雪后的蜡梅花间合影,就像我曾经无数次挽住我母亲的胳膊,在郁金香、碧桃花前合影那样,心里,流淌着暖流。就想这么一直挽着她,一路走下去,一路相互温暖。

      日子里所有的冰雪,那一刻,都变成生命美好的背景。


      3.

       羽衣甘蓝,参禅入定般端坐在办公楼前的花坛里,宁静,妩媚。白雪落在花心,落在花瓣里,恰到好处的露出玫红、深紫、粉红和淡黄色的“蕾丝”花边,远看,像一朵朵刚刚出浴的牡丹。花瓣上的花边是天工,再巧的裁缝也裁剪不来。这花边,有个诗意的名字:羽衣。

      羽衣一词,最早出现在《史记》里,批注是“以鸟羽为衣,取其神仙飞翔之意”。张晓风在散文“母亲的羽衣”中写道:“有一天,她的羽衣不见了,她换上了人间的粗布——她已经决定做一个母亲。”在大作家心里,仙女与人间女子之间的距离,仅仅是一件羽衣。

      羽衣甘蓝,这位披了羽衣的蔬菜,正是我心目中的神仙花草。

      没有见到它之前,它一直飞翔在我的渴望里。我渴望北方户外冬天里有花,有真正耐寒坚韧美艳的生命。我从来对元旦春节时满大街的人造花无感,人能造出花朵,却造不出花朵的精气神。真实的生命,才可能拥有神性。我从小一直渴慕的神花仙草,离我都太过遥远。雪莲,生长在天山,冰凌花(侧金盏),生活在大东北。

      几年前,当我第一次在大西北的冰雪中,看见牡丹花一样盛开的羽衣甘蓝时,真想上前拥抱它们。摆放成色块的羽衣甘蓝,如一道道光,瞬间照亮了我的眼睛,照亮了冬日灰扑扑的街道。

      尽管知道它并不是花,被大家认作是花的部分,其实是叶子。但是,是叶子是花,又有什么关系呢?花瓣,本来就是叶子演变的。圣诞红、三角梅的观赏部位,也都是叶子。用手触摸羽衣甘蓝花瓣一样的叶子,质厚,光滑,柔韧,就知道羽衣甘蓝为御寒付出了多少努力。下雪天,站在街头,看彩色的羽衣甘蓝傲视雪花,心情,也是彩色的。

      我是贪心的,我想在家里也拥有这美丽的“叶牡丹”,零距离感受它愈冷愈美丽的姿态。

      见到羽衣甘蓝后的第一个秋天,我在阳台上的大花盆里进行了播种。几天后,小苗就钻了出来,两尺见方的花盆被小绿叶铺得满满的。傍晚,我把晾置了一整天的自来水端给它们喝。许是要报答我的勤快,羽衣甘蓝齐刷刷地往高里窜,一天一个样,你拥我挤,郁郁葱葱。在我打算分栽换盆时却发现,小苗子不见了!

      母亲说,中午的香菇炒青菜,你都吃了呢。

      啊?哦,怪我,是我忘记告诉母亲这是花了。蔬菜,在经历过苦日子的母亲的眼里,绝不是用来观赏的。况且,羽衣甘蓝的小苗,长得确实像小青菜。

      小时候,陪伴我们过冬的蔬菜,记忆中只有五六样:大白菜,土豆,大葱,甘蓝(卷心菜的另一个名字,陕西关中人一直叫它莲花白),白萝卜和干辣子。入冬后,和着每顿饭下咽的,几乎都是母亲用白菜萝卜腌的酸菜,逢年过节或家里来了客人,才可以吃到炒菜。

      花草都是有欲望的。美国作家迈克尔•波伦在他的《植物的欲望》一书中说,苹果的欲望是甘甜,大麻的欲望是陶醉,郁金香的欲望是美丽,土豆的欲望是控制。我不清楚生长在冰天雪地里的羽衣甘蓝,具体的欲望是什么,但我知道,这个我们从小常吃的甘蓝的姐妹,正是因为把最美的姿态,留在了冰雪寒冬,才使自己从此摆脱了蔬菜的命运。


    4.

      童年时,老家也有花。

      葡萄架的外围,爸爸曾经种过紫茉莉,大丽花和蜀葵。紫茉莉我们那时叫它喇叭花,傍晚开花,花后,结出小地雷一样的黑色果实。果实成熟后,小伙伴会摘来相互投掷。第二年,我们“打过仗”的地方,就会长出新的喇叭花。离开家乡后,大丽花、喇叭花和蜀葵,一直鲜艳地绽放在我的记忆里。这些花儿,已长成我的亲人。

      父亲给我家院子里先后栽种过苹果,桃树,杏树,李子树和核桃树。进入三月,春天汹涌在一棵棵树上,桃红、李白、杏粉,花儿比美似的一朵朵竟放。少女的心,也变成一只蝴蝶或是蜜蜂,在花间飞舞,那是农家小院里最美的时光。

      可惜,这些花,没有一样可以在大西北的冬天绽放。

      仔细想想,那时的大冬天,也是有花的。有不时造访的六瓣雪花,有晨起玻璃窗户上的冰花。

      我常常早起对着夜晚冰雪的杰作出神。从遥远天际赶来的冰凌,梦幻般依偎在我家窗户上,织成花朵,大树,森林,织成白雪覆盖的崇山峻岭和奇幻仙境,那是书本上描述的远方。离我很近,却又是那样遥远。我时常想象着把自己缩小再缩小,小到可以走进一幅冰雪画面里,欣赏、探秘,或是做一个超人。然而幻境总是短暂的,母亲起床后生火做饭时,冰花就谢了。

      母亲从地窖里取出白菜萝卜,切完菜,剩下的萝卜头和白菜根,会随手放进一盘清水里。不多久,盘子里也能长出一汪碧华。虽然缺少羽衣甘蓝那样的色彩,却也是冬天房间里奇妙的装饰,是一朵绿色的花。年少时,感觉母亲那双手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她用碎布头拼书包,坐垫。给红布袖章的一边加底封口,在另一边缝上两根丝带,装饰几粒纽扣,一个红艳艳的针线小挂袋,从此就在老屋西墙壁上晃荡。大姐穿过的旧衣服,改头换面穿在我身上,竟然也能赢得小伙伴艳羡的目光。

      给我们御寒缝制的棉窝窝鞋和棉筒袖上,母亲也会绣上花朵。荷花、牡丹、红梅,都曾经在我们姐妹的脚上和手腕上盛开过。它们,给过我花一般的愉悦和自豪,也是我绘画最早的启蒙老师。

      今年夏天,去乾陵陪同学旅游,在纪念品商店,赫然看见陈列着我们姐妹小时候经常穿戴的绣花窝窝鞋和绣花筒袖。只一眼,泪水便湿了眼眶。似有无数小手,从童年的防寒物件上伸出,把我的思念和泪水生生楸了出来。笃信耶稣基督的母亲,去年秋天,离开我们去了天堂。世上,再也没有人给我缝衣服缝棉窝窝了……

      这个冬天,我学着母亲的样子,把剩饭倒进阳台外那个不锈钢盆里,敲几下,然后静静地站在窗帘后面,看鸟雀啄食,听吃饱喝足了的鸟儿展翅鸣叫……鸟鸣,是一座天桥,我在这边,母亲,在那边。

      记得和母亲一起看过一场电影,大意是有个小孩一年中只盼望下雪,因为他与逝去的妈妈有个约定,下雪的时候,妈妈就会乘坐雪花从天堂赶来陪他,忧伤而又温暖。影片中出现小孩和病中的母亲生死相约的镜头时,母亲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我能感觉到她手上的力度,一下,紧过一下。

      天空,又飘雪了。这一次,我只看雪花,盼望妈妈乘坐而来。

                                (4288字)
                                                                       2018.12.27日于西安  大雪

想起之前我给蜡梅画的一幅插图,放在这里似乎也合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40

主题

2

好友

139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28 11:27:58 |显示全部楼层
将雪意辅以植物,也只有云枝的巧手了。我想到了心有锦绣运用自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2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8 12:06:15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值得我学习的好文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83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28 20:37:14 |显示全部楼层
简枫 发表于 2018-12-28 11:27
将雪意辅以植物,也只有云枝的巧手了。我想到了心有锦绣运用自如。

可能是职业病吧,笔下的东西写着写着就变成植物了。还好,您提议的雪花主题,既有雪,也有花。谢谢简枫老师来访留言,看到“心有锦绣”,心里美滋滋的。:lo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83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28 20:38: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祁云枝 于 2018-12-28 20:45 编辑
张治龙 发表于 2018-12-28 12:06
这是值得我学习的好文字。


谢谢张老师鼓励,我的文离好文字还很远,向你们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14

好友

801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28 21:14:05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雪,很有特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83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28 22:27:40 |显示全部楼层
河蚌赌徒 发表于 2018-12-28 21:14
这篇雪,很有特色

斑竹多多指教哦:lo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3

好友

267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8 22:28:38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字写得新颖,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3

好友

267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8 22:29:45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字写得新颖,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

好友

83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28 22:32:19 |显示全部楼层
徐三保 发表于 2018-12-28 22:29
这篇文字写得新颖,学习了!

谢谢徐老师来访,请多指教,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3-21 05:24 , Processed in 0.10437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