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97|回复: 115

余烟

  [复制链接]

52

主题

2

好友

340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27 09:15: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晓玲 于 2018-12-29 17:48 编辑

  
  我结婚那天,有一个人总是有意无意地看我。
  过几天,老公说,李阳和你是初中同学。咱们结婚那天,穿蓝棉袄在院子里刷碗的那个就是。
  我明白了,原来总是有意无意看我的人叫李阳。他忙一阵就从玻璃窗前经过,每次都往屋里看。他还进屋两三次,进屋暖和暖和的样子,不经意地打量我一眼之后,就看看他自己的蓝棉袄袖子。可是,我不记得我俩是同学。
  春天了。一天上午,我挺着大肚子在墙外的道上溜达。李阳过来了,他看见我之后从小山坡斜插过去,草木荆棘的,慌慌地像个逃犯。
  晚上,老公回来,捡笑似的一下一下抿嘴,他终于说,李阳像个娘们。我们几个帮他家铡草,铡半道机器坏了,他出去借一样东西,回来就磨叨,他的衣服太脏了,叫人看见掉价。他好美,双眼皮是割的,戴了好几天墨镜。我不禁笑了,想起李阳,小个子,走路脚后跟拖地。老公又说,咱家用钱的话,李阳叫上他家去拿。
  我上医院生孩子,以及其他事情,向他借了好几次钱。
  李阳来串门,给我家送来几把卖剩下的蒜苔,老公说他的裤子好看。李阳说新买的,不咋好。老公说,蹲下,裤裆不开线就是好裤子。李阳蹲下来。我说蹲着都好看。李阳大声笑,笑过之后,他提议老公跟着他贩卖菜。
  李阳开菜回来就匀给老公一些,他们一起在市场上卖。老公菜卖完,再给他本钱。
  后来老公说,李阳不是原本价给咱的菜,他每斤挣两分钱。我说,不可能,别听别人瞎说。
  老公执意自己去外乡开菜。他起个大早,三点多钟套上马车走的,掌灯了老公还没回家,按理,早该回了。那时没有手机,固定电话都很稀缺。夜里两点多钟,我听见村里开菜的马车从家门路过。第二天晚上老公回来了。他说上凌源七棵树他大爷家住一宿,第二天早上返回的。老公听李阳说,都两点多钟了,我家的电灯还亮着,我还在等。
  倒卖青菜,老公挣不了几个钱。没多久,他入伙三个村人组成的小打井队。在本村打井,我抱着孩子去现场,都是老公在井底挖土沙,又累又危险。晚上,我对老公说,要轮着在井底。他说,那三个人没他有劲,再说他也不累。警钟来了,老公的右脸破了一块皮,原来井上的三个人没抓住往上摇的土石篮子,土石篮子掉下去,刮破了老公的脸。我说别干了。他说,他们答应多给他半天工钱。完工的时候,他们没有信守承诺。
  一晃到了秋季,我说,别干了,咱家的两亩地瓜该刨了。边刨边卖,自己家产的,咋着都是钱。老公说,别人家的媳妇都那么能干,就我啥都指着男人。结霜了,地瓜再不刨就要冻在地里。一天,没有活,老公找来打井队的其中两个伙伴帮我家刨地瓜。一人刨一条垄,老公的那条垄刨出的地瓜很多,老公刨得深嘛。他俩的垄,刨出的地瓜很少,他俩刨得浅嘛。我把情况和老公说了,他没当回事。中饭,晚饭,我上街买的猪头肉,猪肝,六号肠,又炒几个青菜。白酒喝掉两瓶,啤酒一箱。早上起来,我发现昨晚放在窗台下的五篓地瓜就剩两篓半,地瓜被偷了。一处墙根,里外散布着很多地瓜。我估计,一个人从墙里往外举地瓜篓,另一个人在墙外接,忙乱中撒下的。谁偷的,我们猜到了。老公退出打井队。
  老公去卖地瓜,回来的时候蔫了吧唧的,脸比马脸还长。他说,可能收到一张假一百元钱。一个妇女领着一个小丫头,买三斤地瓜,递给一百元钱。老公拿出那一百元,我一看就是假钱,都不用摸。那钱,看着毛毛糙糙的,没有质感。
  老公说,地瓜先不卖了,留到冬天,好卖还值钱。到了冬天,地瓜全冻坏,白瞎了。
  冬天过去,春天又来。一天晚上,老公出去打麻将,两天后才回家。回家后,他对我动手动脚的,我气愤厌恶,又无力摆脱,趁机拿起灭蝇喷器喝药。喷器根本倒不出药水,可是,他以为我喝药了,脸顿时变得蜡黄,好像一下子瘦了。他一个猛劲把喷器抢过去,铁质喷器打在我的右嘴角上,嘴唇不一会儿就肿了。他拿着灭蝇喷器跑出去,叫来几个男人。那几个男人看看我,一起上,七手八脚把我抬进停在院外的三轮车后车厢里。我说我没喝药,我不上医院。他们像没听见。我想了想顺从地说,我回屋换裤子。当时,我只穿了衬裤。他们松开我,在原地等着。我进屋,老公跟进来。我脱衣服一丝不挂地躺进被窝,死人一样。外面的人看我不出去,都进屋。他们进到外屋,老公说,她把衣服全脱光睡觉了。他们站在外屋犹豫着。一个人说,脱衣服也得抬,救命要紧。我听见他们在原地走动走动。一时没了动静。老公说,不去医院了。他们走了。十分钟左右,院门响,老公出去领进屋一个人。我感觉他俩坐在屋地凳子上看着我。那个人说,没事吧?我听出是李阳,他又偷着返回来了。他和其他男人一起来一起走的,一直没说话没动手。一段时间后我闭着眼睛说,外人走吧。李阳起身对老公说,有事吱声。
  我想离婚,没有勇气,心疼孩子缺爹少妈。我天天渴望发财,一旦忙完活闲下来我就用扑克牌算卦。选出五张扑克牌,其中一张是红牌,其余四张是黑牌。背着捣鼓捣鼓,抽到红牌预示着好运。这是我自己发明的算法。一天晚上,好多次我也没抽到红牌。老公说,他选牌,叫我抽。他在一堆扑克牌里拿出五张,捣鼓捣鼓。我一下子抽到红牌。老公看我高兴,他又捣鼓捣鼓刚才那五张牌叫我抽。我又抽到红牌。他轻微地笑了。我冷不丁抢过五张扑克,全是红牌。我的心融化了。
  老公和几个村人出去打工了,走之前,我家安了电话。两个月以后的一个晚上,下着大雨,我早已休息,电话响了,是老公打来的,他说他中奖了,叫我赶紧上村小卖店帮着拿奖品。我有点喘不上气,心想,肯定被骗了。半小时左右,他和两个村人冒雨抬进屋几样东西。我躺着没动。老公说快看看。我不吱声。两个村人在我头上看我一会儿,出于礼貌,我坐起来冲他们笑了笑。其中一个冲我咧下嘴,目光怜悯。所谓的奖品是,两个高高的紫色柱子,说是扩音器,还有一个播放器,再就是一套蓝色的小西服。咋中奖的呢?他开支了,上商店买烟,人家给他一个小票,说他中奖了,上另一个地方去领奖。到了地方,人家叫他花一千元钱买一套衣服才给奖品,说那套西服原价六千元,出口转内销的。那两个电器,没多久就坏了,那套小西服,一穿就开线。
  我对老公绝望了,心里一遍遍叫着李阳的名字。平日里我感觉到了李阳对我的关爱,每次遇见,他看我的眼神都是热热的。我们在心里默默相守,一次没约会过,一句私话没说过。
  多年后,时代、科技进步了,我主动问李阳的QQ号,我俩才有机会私聊。他没想到女神嫁到这儿来。我说,我右手残疾。他说,不算个屁事。他说我喝药的那晚,他没走,一直在我家墙外待着,怕出事。他说他不知道我心里有他,生气当时为啥不告诉他。他特别自卑。他一直想,当年我们买房子的时候买他邻居的空房子就好了,这样,我家和他家就是前后院。
  老公中奖之后,我明白了,我得自己挣钱养家。思前想后,我想办幼儿园。打桌椅没钱,我叫老公去李阳家借,老公空手回来了,说李阳一直不吱声。我想,也许李阳也烦了。
  秋天了,老公叫我回娘家借钱打水井,我不好意思总去借,一气之下骂老公,他打了我。我的心凉透了,偷着上北京去打工。到了北京,我暂时住在也在北京打工的一个女同学的宿舍里。
  我去了一家中介,交了一百五十元钱,他们提供给我一个工作信息。我照着信息上的地址,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终于找到了。我敲门,没人开,可是,屋里有轻微的男女说话声。我等等敲敲,敲敲等等,就是不开门。我去了附近的一家书店,买了一本书。女老板和我聊天,说我长得很漂亮,不像农村人。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又去敲门,一个五十岁左右身材高大的男人打开门。我站在门口往里看,屋子不大,一张小床上,床单很脏,两双丝袜,一个裤衩,一团团卫生纸乱扔着。我说,你是杨先生,招卖货员?他让我进屋说话。我忽然感觉不对劲,不进去,他拽我,我甩他。他问我结婚了吗?得知我结婚了,他舔一下嘴唇说,结婚了还怕啥?
  我不听他胡说八道,走了。那个男人竟然跟着我,嘟囔着。我坐上公交车,他站住了。
  一路,车窗外飘落着树叶,我想,它们无牵无挂,无痛无觉,多好。
  我回家了,家人打来电话,说儿子想我总哭。
  我回来后,老公变得非常听话,卖力干活,不打麻将。他说,那天之所以打我,不单单是我骂他,还因为我和村里的一个小流氓混在一起。他说,李阳告诉他的。我两次坐过小流氓的摩托车,走路碰上,他坚持载我,我推辞不过。
  我回来后装作没事人一样,正常洗衣做饭,和人打招呼。其实,我像荒山野岭上的一棵枯草,无限荒凉。
  心扭着空,痛苦得不行。我上闲屋倒了一大杯散白酒咕咚咕咚喝下去,很快,我的脸发烧,着火一样。我往住屋走,脑袋发沉,胳膊悠荡悠荡的,腿打晃,可是,感觉很奇妙,呵呵,呵呵,有意思,好玩,我自言自语。我来回走着,就是高兴。走着走着,我走不了了,赶紧往炕上爬,爬上炕我胡乱地躺下,胳膊和腿咋放都不得劲。我把脚顶墙上,一会儿又滑下来,我把胳膊搭胸脯上,一会儿又吧嗒撂炕上。我满炕乱摆姿势,横着,竖着,斜着。一时,我唰唰不停地流眼泪,似乎把所有的委屈都流出来了。
  我从北京回来后,在村街遇见过李阳,有别人在,我们没搭言。他没上我家串门,我也没去他家。
  我曾问过李阳,为啥告诉老公我坐过小流氓的摩托车?他说他没有。我问,我想开幼儿园,老公和他借钱,他咋就是不吱声?他说没有这回事。
  后来,我家一块田地被征占,经济状况好转,才还清向李阳借的钱。我办了幼儿园,生活好起来。
  我阅读写文章,精神上很充实。
  慢慢地,我和李阳聊天感到不快乐,郁闷。回忆都聊完了,接下来总聊不到一起。我不喜欢唠家常,我更偏向精神方面的交流,希望彼此心领神会,可是,就算我说一句很平常的话,他也问为什么。那次,我说,五月节我给母亲二百元钱,她不但没要还给我一百元。他说,为什么?我想,哪来的为什么?母亲心疼女儿呗。他好问为什么,我用下一句话来解释上一句,好累。他总叫我不要乱花钱,说他十五元钱买一条裤子穿两年了。磨磨唧唧的,我不爱听。主要是,我对人生忽然有了顿悟,我不想像鸡鸭鹅狗混沌地了此一生,我要明确地身体力行地建设人生,我要重新破土发芽,清醒地成长。不奢求成功,但要活出一种昂扬的姿态。以前就算我是一泡狗屎,受过屈辱和伤痛,可是,现在我就是要修炼,修炼成真正的肥料或一种性质上的顽石。总之,我要踩着我的过去走在更高更宽的道路上。可是李阳对我造成了骚扰,一天之内,他没遍数地发短信,动不动就说,请他吃一碗面吧。哪来的话?我们这里也没这个说法啊。我想,有话说话,有事说事,干嘛总说请吃一碗面啊。我问他,是不是想和我有身体上的接触?他说了一大堆他老婆跟他受的苦和累,劝我不要勾引他。可是,他又说,爱听我说话,要我一个劲地说,他不说。我又烦又心软。记念他以前对我们的帮助,我真心对待他,不知不觉又应付他。以前,我们没交流过,他只是默默地付出,我深陷困境,物质上精神上的,他像我的救命稻草。
  那次,婶子家办事,我和李阳都去帮忙,一个村住着,互相都是亲戚。我出院子上当街抱柴禾,李阳跟出来了,我以为他去办什么事,谁知,他偷着拍我屁股一下嘿嘿笑两声走了。吓死我了,他是大伯哥,我是兄弟媳妇,要是叫别人看见,我们的脸还往哪放?真要是我们发生了某种关系还不冤枉,问题是,我们啥事也没有。人多眼杂,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后怕心都要掉地上了。他平时稳重心眼多,我没想到他是个莽撞的傻子。我心意已决。
  我把我所有的感受都告诉他了,明说讨厌他。并问,我欠他什么吗?他说我从来没欠过。他说对不起,再不会打扰我了。好长好长时间我们也没联系,一次,他QQ点我说,问你一个问题。我说问吧。他说,你对老娘们打麻将怎么看?我没搭言。
  原本我心中的一盆火,感觉仅剩一点余烟。我惊讶自己的冷漠,有一刹那陷入恍惚。那段岁月像我蜕下的一张皮,我不可能再钻进去。我们互相删除。有时候想起他我还是很感动,我的鼻腔被一种气息鼓得发胀,鼻翼跳动着疼。可是,不一会儿,我的心又厌恶,继而坚硬似铁。
  依然一天一天过日子,我和老公越来越合拍。我不想庸俗,但是,我也不像以前时时不忘奋斗,我趋于顺其自然,倾向老公的活法,简单,勤劳,快乐。

113

主题

14

好友

80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27 09:27:01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老公说,李阳不是原本价给咱的菜,他每斤挣两分钱。我说,不可能,别听别人瞎说。
  老公执意自己去外乡开菜。他起个大早,三点多钟套上马车走的
——————————————————————

我不了解这行的利润计算,但是,对方辛苦去批来,人工和运费等都算上,每斤多收2分钱,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14

好友

80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27 09:28:18 |显示全部楼层
没多久,他入伙三个村人组成的小打井队。在本村打井,我抱着孩子去现场几次,每次都是老公在井底挖土沙,又累又危险。方便的时候我对老公说,要轮着在井底。他说,那三个人没他有劲,再说他也不累。一天,老公的右脸破皮了,原来井上的三个人没抓住往上摇的土石篮子,土石篮子掉下去,刮破了老公的脸。我说别干了。他说,他们答应多给他半天工钱。完工的时候,他们没有信守承诺。
___________________

人这辈子,真是不容易
但最难的,恰是知足
比你们日子在物质方面好的估计很多,但真觉得幸福的,又有多少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14

好友

80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27 09:32:33 |显示全部楼层
 一晃到了秋季,我说,别干了,咱家的两亩地瓜该刨了。边刨边卖,自己家产的,咋着都是钱。老公说,别人家的媳妇都那么能干,就我啥都指着男人。结霜了,地瓜再不刨就要冻在地里。一天,没有活,老公找来打井队的其中两个伙伴帮我家刨地瓜。一人刨一条垄,老公的那条垄刨出的地瓜很多,老公刨得深嘛。他俩的垄,刨出的地瓜很少,他俩刨得浅嘛。我把情况和老公说了,他没当回事。中饭,晚饭,我上街买的猪头肉,猪肝,六号肠,又炒几个青菜。白酒喝掉两瓶,啤酒一箱。早上起来,我发现昨晚放在窗台下的五篓地瓜就剩两篓半,地瓜被偷了。一处墙根,里外散布着很多地瓜。我估计,一个人从墙里往外举地瓜篓,另一个人在墙外接,忙乱中撒下的。谁偷的,我们猜到了。老公退出打井队。
————————————————————————————————————

你老公是老实人,跟我一样,男人都好说话,好面子
不过,他交的朋友确实不行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14

好友

80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27 09:33:49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章我推荐精华

每件小事儿用墨不多,但刻画人物和揭示内心都极其精准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2

好友

139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27 09:58:05 |显示全部楼层
感同身受。晓玲。这是我心里的好文字。抱抱你。天寒地冻,你保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14

好友

80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27 10:06:02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读完了,反而无话可说
烟火人间就是这样,当我们从更多侧面去观察别人的日子,反而会无从置评
这是真正的好文章

点评

王晓玲  嗯。 对个人而言,写字就像治病。  发表于 2018-12-27 11:33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6

主题

14

好友

148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7 10:12:12 |显示全部楼层
真诚的叙述。感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14

好友

80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27 10:34: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河蚌赌徒 于 2018-12-27 10:35 编辑

“多年后,”这个连接词出现频率略高,可能要替换掉一个,或者想想是否有其他衔接方式,让过渡衔接更加自然。

这个词类似于唱歌时的换气声,尽量少

点评

王晓玲  嗯。我再想想。  发表于 2018-12-27 11:29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1

好友

17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7 10:36:40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我突然知道,散文写作方式的贯通性,突出主题,和突出人物原本差不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3-22 14:09 , Processed in 0.08795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