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5|回复: 5

【雪•同题】因为雪

[复制链接]

30

主题

1

好友

78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21 20:08: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恒 于 2018-12-21 20:13 编辑

                               因为雪
   
                                  一
   
      天灰蒙蒙显得很低,像是被云沉下来一截。雪从半空中落下,鹅毛绒一般飘飘悠悠,落到地面无声无息。不多时,空旷的广场就凝结成白茫茫一层,仿佛在制作一张巨大的白宣。雪,继续在落,给白宣不断增厚、研光、漂白。落到草地上的雪,似乎都堆在了石凳和石桌上,厚笃笃的,像肥大的白蘑菇,让人担心那细细的茎秆能否承受得住蘑菇盖的重量?而落到树上的雪最是美妙,一团团的白,一簇簇的白,像花朵,像花束,缀着枝叶。
    雪很大,从下晚一直落到现在,还没有停歇的意味。
    周六,学生都放假了,教职工大多也回家了,校园一下寂静起来。下周一要举行期末考试,这场雪来得很是及时,为学校营造了一种特殊氛围,让人联想到“冷静”这个词。到了下晚自习时间,我照例出去转一圈,看看教学楼、学生寝室,还有门卫值班室。不仅是习惯,更因为下雪,特殊天气,查查一些安全措施是否落实到位。
    路灯映照下的天空更加显得低矮,雪就像从教学楼顶上飘落下来。雪花似是又大了些,不再像鹅毛绒,而像棉花绒,是什么人在楼顶上弹棉花,把大把大把的棉花弹碎了。遗憾的是教学楼笼罩在幽暗的静谧中,我的想象只能随雪花在夜色里消融。宿舍楼似乎早就睡着了,没了学生,它难得清闲一回,温暖在雪窝里。只有门卫室亮着灯光,隔着雪贴的窗花,我看到值班的刘师傅很专注地坐在屋里,守着门,守着夜,让人很放心的样子。我在想,这雪是从天上落下来的,若是想从大门卷进来,怕是过不了刘师傅这一关。
    回到房间,依旧不想休息,眼前老有雪花飘落的情景。坐在窗前,似乎能感觉到雪落的声音,一种想象中的意境透过窗户蔓延至室内。难怪文人都有听雪的雅兴,这样的意境很能触发灵感。宋人朱继芳就曾作《听雪》五言绝句:“瓦沟初瑟瑟,隐几坐虚白。良久却无声,门前深几尺。”很有想象力。我揣摩,作者当时或许就像我这般端坐在窗前,进入到这种意境。我不能赋诗作词,我只是在想着,明天早起,门前的雪是否也有几尺深?
    雪夜,笼罩着校园,各种生命像是躲进一本童话里。
    于是,我在这童话里看书。就看唐诗宋词。
    窗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是积雪被踩塌的那种节奏。尽管很单调,于这寂静的夜,却十分清晰。我不知道这个时分怎么还有人走路?已经快到午夜了。这应该算是书中常说的风雪夜归人吧。想想,也蛮有诗意。
    有风发出呼啸声,拍打着窗户。呼啸的风会让人联想大雪狂卷的情景,联想到雪花借助着风力砸在人脸上,钻入人颈项,寒彻人心的情景,联想到积雪一层层覆盖在房顶和平台,一窝窝卷旋在墙角和沟凼,一团团悬压在树的枝叶上的情景……这么一想,意念里立即就有了冷嗖嗖的感觉。
    忽有积雪滑落的声响从路边传来,扑嚓扑嚓的,哗啦哗啦的,断断续续。这是否就是白居易所说的“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路边没有竹,只有一排雪松。当然,雪松的折枝也会发出响声,但却不像折竹声那么清脆。我相信,白居易是绝对不会在雪夜里听着雪松的折枝,写出竹子折断声响的诗句来。雪松和竹子无论在品性和气质上,都有着本质的区别,诗人多爱竹,鲜有爱雪松的。
    扑嚓加哗啦的响声继续从路边方向传来。我能辨别出,那声音就是源于路边那排雪松,而且像是什么东西扑打发出的。这个时候,这样的天气,莫不是还会有人盯着那排雪松?尽管那排雪松很大,能卖很多钱。
    我终究放心不下,决定去看个究竟。
    雪迎着门扑过来,从室内带出的一丝温暖瞬间便被风雪吞噬了。路上的雪虽不到几尺深,却也覆盖到鞋帮,寒气顺着鞋帮直往身上涌,心里立即就有了还是躲在室内暖和的想法。路灯冰冷地洒着寒光,雪花在光影里肆意飞舞,营造着像影视剧里常有的恐怖氛围。在路灯和白雪的映照中,我看到有人正拿着一根棍子敲打着雪松上的积雪。
    快步走近一看,是值班的老校工刘师傅。我心底一热,一股暖流从冰天雪地里涌来,不再感到寒冷。
    “刘师傅,是你?这么晚……”我忽然说不出本想说的话来。
    “哦,是我。校长,你还没睡啊?”刘师傅说,“这么大的雪下个不停,我怕积雪多了压断了雪松的枝叶。”
    刘师傅的话音很轻,轻得好像一片雪花悄然落下。可在我心里,就像沉沉的一座雪山在崩塌……
   
                                          
                                          二
   
      大雪下了两天,把个周六周日时光填得满满的,也把校园的拐拐角角填得满满的,视线里一片丰盈。这样的环境很是愉悦人的心境,做任何事情都会有好心情。
    期末考试如期举行。周一早晨许多学生踏着积雪,冒着严寒,急匆匆往学校赶。我早早就来到教学楼前的广场上,和班主任们一起,迎着归来的学生。这样的冰天雪地,我总有些莫名的担心。
    从学校大门通往教学楼的主干道上,学生的身影络绎不绝。穿雪地杉的,穿羽绒服的,穿毛领大衣的……学生五彩斑斓的冬装在校园织成一道亮丽的风景。尤其是在白色的背景下,这些流动的色彩格外养眼,像一面面青春的旗帜。
    其实,此时校园的风景也很美丽。积雪覆盖的广场、屋顶、草地如同一张张白纸,仿佛在等待学生绘制精美的图画,书写华丽的文章。凝结着冰凌的假山、景观石、灯杆俨然维持秩序的使者,于庄严肃穆中传递着关爱。路旁树枝上挑着一团团晶莹的雪块,如同洁白的花朵绽放,映衬着学生红扑扑的脸。以纯白为底色的校园,就是一幅大写意的精美画卷。
    我在看着,也在期盼着。班主任多数已经去了教室,我却没走,在等一个人,只有看到她的身影,我才能放心地离开。
    走向教学楼的人渐渐少起来,我焦急地朝大门的方向不停地张望。
    终于,刘琳来了。是三个学生帮着她来的。一个男生背着她,两个女生左右扶着她。走得很慢,但走得很稳。我能听到他们的脚步踩在积雪上沉沉的声音。
    刘琳自幼患小儿麻痹症留下残疾,不能走路,平日里正常天气上学都是坐轮椅车,靠人推着行走。一般情况下都是她的母亲来回接送,遇到特殊天气轮椅车不能走的时候,班上同学就会去背她。刘琳是单亲家庭,是母亲带着她生活,家境不好,体力活没人做。这样的家庭当然需要帮助,需要关爱,所以,从高一开始,刘琳班的同学就形成一种默契,几个人一组,志愿为刘琳服务,和刘琳母亲一起,帮助刘琳不迟到,不缺课,和大家一起正常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
    这也是学校的一道亮丽风景,而且是大美大爱的风景,让人感动、让人敬畏的风景。自然界再美的风景,也是短暂的。花有枯萎的时候,雪有融化的时候,而这道风景却是一年四季呈现在我们眼前,从未间断。这样的风景,就不单纯是一种亲情、一种友情的体现,还体现了一种社会责任,一种人文精神。生命的内涵是什么?生命的真谛是什么?每每看到这样的风景,我就在深思,反复拷问自己。
    时间久了,我们都认识刘琳,认识她的母亲。可是,由于经常轮换,帮助她的那些同学我们却认不全,不能都叫出名字。我始终觉得这是件憾事,就像看到美丽的风景而不知道成就风景的人是谁?
    看着刘琳和同学一起走进教室,我不再担心。为了刘琳的学习方便,学校特地把她的教室始终安排在一楼。这也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理解和支持,在爱面前,心心相印。
    上课时间快到了,主干道上已经没有了学生,估计差不多都来了。我正打算离开,这时,一个着装朴素的女生从校门外急匆匆跑来,单薄的身子被高低不平的雪路阻绊得趔趔趄趄,叫人提心吊胆。忽然,她一个踉跄,滑倒在教学楼门厅的台阶前。
    我急忙跑过去。可没待我走近,那女生就顽强地爬了起来。我上前关切地问道:“不要紧吧?”
    她面色红润,急促的呼吸哈出一团团热气。见到校长,或许紧张,依旧气喘吁吁地回我的话:“不要紧。”可眉宇紧皱,生出一份痛苦的坚毅。
    我问:“家离学校是不是很远?”她说:“嗯,在岭头,有十几里路,今个儿没车,我是走来的。”
    十几里路步走回学校,在这样一个天气,这样一个路况,可不是短时间。我被感动,为了一堂考试,估计她天刚亮就出家门了。我给她一个赞许的眼光,用温暖的笑容目送她走上教学楼。
    雪后温度很低,积雪成冰,路上行人尽管小心翼翼迈着蹒跚的步伐,依旧时而有人滑倒在地。这样的天,真是考验人的时候。不过,也更能磨练人的意志,学生就需要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锻炼成长。
    就在上课铃刚刚响过之后,一个农村妇女模样的人急匆匆跑向学校大门。门卫拦住她,她急切地和门卫说着什么,那情形,像是有急事。我转身走过去,询问缘由。
    这是一位学生家长。看得出,走了很远的路,头发丝上结着细小的冰凌,满脸通红。她双手捧着一个搪瓷缸对我说:“我女儿清早走得急,慌得连小菜都没带。岭头离学校十几里路,回去讨不方便,我只好给她送来……”
    我忽然想起那个滑倒的女生,心里涌上一股酸酸的小菜味。
   

                                            三
   
       雪下完了,天空明显高起来,清朗起来。因为雪花的净化,积雪的映衬,视野看得很远,大地格外辽阔,充满着童话般的诱惑。如果不是期末考试,带着学生去踏雪寻梅,那将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不仅能让学生认识大自然,享受大自然,还能培养学生刚毅品质,这比在室内研学更有价值。
    但是要考试。这是全市统一安排的,任何学校不得取消和更改。我只能想想而已,期末考试大于一切。
    天空依旧有厚厚的云,不像要晴起来的样子。太阳躲在深深的云层里,一点紫外线都不露出来,任凭寒冷弥漫在天地,流淌在校园。堆在地上的雪在装点风景的同时,也孕育着安全隐患。这个早晨,就不止一两个学生滑到跌跤。结了冰的雪路,像打了蜡。
    幸好没人受伤,如果受伤就麻烦了。现在的学生都是惯宝宝,热不得,也冻不得,更摔不得,在学校受一点委屈有些家长都会来讨说法。学校除了教书育人,还要做一些保姆类的工作。像这个时候,自然是要所行动。于是我临时召开班子会,给各个部门布置任务,要求他们组织教职工利用中午休息时间铲雪。把校园内通往教学楼、宿舍楼、食堂、厕所等地方的道路以及学校大门口的主干道清扫干净,方便学生走路。不能让积雪酿成事故,影响学生考试,影响学校声誉。
    可没等到中午,就有人替我们铲雪了。门卫室的刘师傅跑来告诉我,说学校大门口来了一大班人,不讲不说就干了起来,还自带工具。
    有这样的好事?我急忙朝大门口走去。果然,远远地就看到一大群人扎在门前的主干道上忙乎着,铲的铲,扫的扫,场面很热火。不像是镇上环卫所的人,因为服装五颜六色。我知道环卫所的人上班都是统一着装的,是那种蓝绿色的服装,很显眼。那是什么人呢?
    走近一看才知道,是附近的居民。因为有些人我认识,平时见过面,说过话。比如拿锹的李大爷,拿条把的徐婶,有些跛脚的陈大憨。更多的人我虽然不认识,但他们低头弯腰、奋力铲雪的劲头同样让人感到熟悉和亲切。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里陡地暖暖的,脚下的冰雪立即融化一般。
    我连忙表示感谢,叫他们停下来,说学校已经安排教职工中午来铲雪。可这些人不听我的,还在铲,还在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李大爷一边铲雪一边对我说:“校长,我们大家都是自愿来的,不找学校要工钱。在家闲着也是闲着,铲雪方便学生都很乐意。再说,这里还有好多人家的孩子在学校念书呢,帮学校也等于为自个儿方便。”不知道是不是李大爷领的头?我知道他挺受人尊敬。即使不是,我也得好好谢谢他。六七十岁人了,没人在学校念书,也没人在学校工作,与学校没有一点瓜葛,不在家歇着,却跑出来帮学校铲雪,真是令人感动,令人敬佩。
    可我怎么劝也劝不走他们,一个个像是把学校的事当成了他们自家的事,不做完不歇手。我没办法,就想拿过徐婶手里的条把加入他们的队伍一起干,徐婶不让,说:“你忙去吧,我晓得学校事情多,别在这耽搁了。”徐婶的言行再一次感动我,有这样的好邻居,这样善解人意的好家长,是学校的荣幸,是我们搞教育的荣幸。有了他们的支持,学校岂有办不好的道理。
    去年,我和徐婶曾有过几次接触。当时她的孩子在我们学校上高二,一次体育课从单杠上不小心摔下来,跌断了胳膊。这算得上是安全事故,学校是要负责任的。于是我们在把孩子及时送到医院救治的同时,向徐婶表示歉意,希望得到家长的谅解,并表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没想到徐婶极其宽宏大量,说不要紧,做任何事情都有意外,走路都难免跌倒摔伤,胳膊骨折接上就是了,小孩子还原得快,养个十天半月就会好的。她没怨怪学校一句,除了正常的学生意外保险,也没要学校一分钱。
    就在我走也不是干也不是的时候,办公室打来电话,说不要铲雪了,教育局通知全体学生放假。我说,期末考试不考啦?办公室主任说,不考了,明年开学来考。
    我不放心,亲自打电话问教育局。局长说,这是市里面下的通知,统一规定。我心里好笑,又是统一规定。原先统一规定期末考试,现在又统一规定不考试,这是为什么呀?局长说,邻县一所小学的校车滑到了雪窝里,造成安全事故。我说,为这事就放假啊,这不是因噎废食吗。我发了几句牢骚。局长批评我,说不放假出了事谁负责?你负得了这个责任吗?我语塞,不敢说话。我知道,谁也不敢负这个责任。
    都是因为这雪。其实,还没到放寒假时间。

180

主题

14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22 13:53:28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第一部分可以再精简一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1

好友

78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22 22:02:50 |显示全部楼层
河蚌赌徒 发表于 2018-12-22 13:53
好文章,第一部分可以再精简一点

谢谢指点,我会改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4

主题

4

好友

498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23 01:29:42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好!语言朴实自然,含蓄内敛又感情充沛,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0

好友

95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8-12-23 07:59:36 |显示全部楼层
雪中温情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1

好友

124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6 18:01:03 |显示全部楼层
在冰凉的雪花里,感受人间的温暖,很温馨的“雪”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8-18 11:54 , Processed in 0.08952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