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horse

【雪·同题】戗风岭之雪

[复制链接]

73

主题

4

好友

396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4 21:36:26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紧,也没很过细地看,谈点个人的不成熟的看法供参考。总的来说作者的文章有较大的进步,至少语言和文脉顺畅了很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4

好友

396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4 21:39:17 |显示全部楼层
唐河古名滱水。《山海经》曰:高氏之山,滱水出焉,东流注于河(高氏山今即北岳恒山。先秦,黄河在冀北平原北流,游途漫流,至天津一带入海)者也。其水东南流,山上有石铭,题言:冀州北界。故世谓之石铭陉(石铭陉在戗风岭,陉指山脉中断处,为通过的捷径。北魏公元398年、436年、482年三次修扩建灵丘道。灵丘道北起平城(大同。北魏都城),越石铭陉,经温泉(我生地东二里)宫,过灵丘城,沿唐河谷,穿恒岭,达中山(正定),连信都(冀州),及邺城(临漳))也。其水又南,迳候塘,川名也。(候塘即我家乡镇治所王庄堡)又东合温泉水,水出西北暄谷,其水温热若汤,能愈百疾,故世谓之温泉焉。(温泉水从南坡头村原下出。即汤头村古河。北魏时建有温泉宫。)
------------------------------------------------
这一段对一般的读者的耐心是个挑战,建议作者把这段文字只做一个简洁通俗的介绍来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4

好友

396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4 21:41:44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某年正月学校通知我提前返校集中学习。早晨大雪纷飞,我打电话请假,被告不许。走!天地弥漫大雪,风雪扑打脸颊生疼,迈脚前行,脚陷雪中。上路等车,省际市际长途客车还运行,想大车肯定翻不过戗风岭,就问询到一辆中巴。司机说,咱试试。翻不过就回来。车在山路上滑行,雪借风势狠冲车体,车窗外粘了一层黄雪,司机递我一张银行卡,让我刮车前挡风玻璃上凝霜,他睁大眼睛透过刮开但还留存冰霜的玻璃,判断公路上雪堆及虚凹处实况。车轮空转打滑,车滴溜溜转,司机身体随车的转动调节坐型,腿脚小心翼翼控制离合器脚刹,胳膊肌肉绷紧形成紧张气场,手紧握方向盘,小心操纵车辆躲避隆起雪堆或虚凹处。离戗风岭还有几里时,公路上趴满车。我要下车步行过岭,司机苦笑着说,没等攀越过去,就冻僵了。整理好衣服,出车门,风雪劈脸打来。低头躲避,风卷着雪钻进脖窝,一股冰凉顺脊梁下流,我直打寒颤。紧紧衣服,顶风雪前行,一脚踩下去一个脚窝,挪到戗风岭脚,仰望,哪有山?一派迷蒙。攀越戗风岭非得顺岭东西两沟侧走。西沟公路盘旋而上,沟里回旋着旋风,卷起雪片摔打人。我休憩片刻,感觉头皮脖颈腋窝的汗在变凉,不敢停留,咬牙攀爬。攀爬?根本迈不开腿,只能趟着雪走,腿成了趟雪器。好在雪虽大但没冰结,背篓子的山民早趟开了雪通道,兜售篓中的方便面与热水,我顺通道走就可。旋风旋走公路外弯处雪,脚步就快些。但雪堆积在公路内弯,好几次掉进掩着虚雪的水涮坑洞,坑洞不深,路人看见了,呐喊着救我出来。快到山顶,我筋疲力竭,一步踏空滑进一个大坑洞,我没力气呼喊,萎顿倒地。
-------------------------------------------
很精彩的叙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4

好友

396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4 21:43:55 |显示全部楼层
意识渐渐模糊,脑海里闪现出童时在冰雪地支大笸箩,雪埋细绳,我们藏在草堆中攥着绳头,等候鸟啄食时扣鸟的场景。奓着黑毛的鸟飞落雪地,在雪中印写“个”字脚印,颤巍巍走到大笸箩外,伸缩着脖子啄食粮食,一边警惕地斜睨大笸箩。看着稳固的大笸箩,坚定走到大笸箩下啄食。我们猛拉细绳,大笸箩“啪”地扣地。可怜的鸟儿在里面扑腾翅膀,我们取出鸟。那鸟黑不溜秋,没有夏秋时的毛光水滑,胆怯地收缩翅膀。我们喂她粮食后放飞了她。然后冒雪到河道溜冰车。雪掩盖着冰面,我们呼叫滑冰车,冲进冰窟窿,棉裤棉鞋湿了,铁皮般贴着身。赶快回家,在大人的责骂中烘烤干衣服,再偷溜到河面继续滑冰车。周末跟着本家弟弟来戗风岭套小兽打飞鸟。野兽飞禽的脚印各有各的特点,弟弟是识别野兽飞禽脚印的能手。我是个大跟班,挽铁丝套子,提溜收获的小兽野鸟,背工具,打打下手,为着套住野兽时能分口羹。往往是我们循着野兔脚印到圪针林后,布下套子。野兔跳跃奔跑,脚在雪地轻点后蹦起,正好点在套子里,蹿起时脚被细铁丝套住,兔子挣扎扑腾,细铁丝越拉越紧,兔子筋疲力尽,萎顿在地。弟弟看到斑鸠野鸡脚印,判断鸟出入路径,找避风处窝了,鸟飞出飞进时,瞄准射击,百发百中。野味会买给温泉疗养的人,剩下的煮熟分食。
-------------------------------------------
这段描写不像个意识模糊的人的感觉,倒可参照意识流小说的技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4

好友

396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4 21:45:08 |显示全部楼层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
这段觉得删了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4

好友

396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4 21:47:02 |显示全部楼层
十几年前某周日,某生没按时返校,打电话问询家长,说已乘车返校,听闻孩子没按时到校,焦急万分。肯定雪阻戗风岭了。一夜焦急,第二天一早,她回校向我讲述,昨天到戗风岭时遭遇大雪,车返回村,她翻越戗风岭时,已天黑透,无接应车,村民留宿,晨起掏钱谢村民,村民拒。我嘱她赶快向家人报平安。

  近几年,一到冬天,戗风岭顶就停着几辆铲车,等待救援出事故的车辆,收费,碰到外地车狠狠宰一刀。

  十几年前一个冬晨送孩子上学,雪花飘飞,车成了个童话中的雪房子。我和孩子高兴地清扫车上雪,开车出小区,车窗已凝结冰霜,小区东五百米即十字路口,只要右转行百米就到学校。开暖风消冰霜,孩子说迟到了,催我快点,只得缓行。风雪弥漫,根本看不见其他车灯光,看不见红绿灯光,车玻璃冰霜消融时,方觉没在十字路口右拐,开过十字路口百米外了。好险。裆部猛收紧!要是横向的车也这样开,非出车祸不可。大雪中掉头,车辙早被雪覆盖了。

  十几年了不单野兽野鸟少了踪迹,即便戗风岭,雪也成稀缺品了。大自然正在报复人类对自然秩序极度摧毁。

  环保风暴刮来,追责同时复垦工作开展。戗风岭感应到这些,下起雪来?我明明知道戗风岭不知道人间沧桑的。

  大雪日,戗风岭雪给城里人带来欣喜。人们翘首感觉毛绒绒的雪,看着恒山与翠屏二峰顶的白雪,看着西南龙山上的积雪,看着东山上发电大风车臂膊在雪中急速转动,搅动雪纷飞,想,雪中网鸟逮野兔日子指日可待了。
--------------------------------------------
这几段太无章法,气脉也不贯通,败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5

主题

14

好友

195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14 21:52:02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orse 于 2018-12-14 21:58 编辑
松鸣 发表于 2018-12-14 21:36
时间紧,也没很过细地看,谈点个人的不成熟的看法供参考。总的来说作者的文章有较大的进步,至少语言和文脉 ...


终于等到松鸣兄点评。
紧张的心落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5

主题

14

好友

195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14 21:54:38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松鸣 发表于 2018-12-14 21:39
唐河古名滱水。《山海经》曰:高氏之山,滱水出焉,东流注于河(高氏山今即北岳恒山。先秦,黄河在冀北平原 ...

这是查到的资料。原来更长,
河蚌兄建议后压缩的结果。资料可简转?
要么干脆不注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5

主题

14

好友

195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14 21:55:54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松鸣 发表于 2018-12-14 21:45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 ...

着笔时就感觉此引有拉大旗之嫌。删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5

主题

14

好友

195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14 21:57:30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orse 于 2018-12-14 22:33 编辑
松鸣 发表于 2018-12-14 21:47
十几年前某周日,某生没按时返校,打电话问询家长,说已乘车返校,听闻孩子没按时到校,焦急万分。肯定雪阻 ...


确实文脉乱了。已删掉救学生那段赘笔,往顺理了理。
可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5-26 15:04 , Processed in 0.07681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