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05|回复: 34

【雪·同题】戗风岭之雪

[复制链接]

158

主题

15

好友

4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3 08:36: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orse 于 2019-2-20 15:21 编辑

                          戗风岭之雪

    大雪头天晚上,学生小吴在朋友圈晒了个短视频:戗风岭下雪了。车缓行在戗风岭盘山公路上。公路覆薄雪,车辙印痕明显,路旁房屋与电杆反衬飘飞着的雪,远山白了头。

    戗风岭是恒山108奇峰之一,扼晋北晋中咽喉。恒山横亘39°42N′,是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的分水岭。戗风岭之雪是恒山冬寒风向标。恒山一感冒,戗风岭必打喷嚏流鼻涕。反之,戗风岭飘雪,恒山肯定极寒。曾思索:戗风岭是恒山108峰中最矮峰,为什么是她做了恒山寒冷温度风向标?追寻历史发现好多有趣记录。
      
    唐河古名滱水。《水经注》曰:高氏之山,滱水出焉,东流注于河(高氏山今即北岳恒山。古时恒山指河北曲阳西北大茂山。先秦,黄河在冀北平原北流,游途漫流,至天津一带入海)者也。其水东南流,山上有石铭,题言:冀州北界。故世谓之石铭陉(石铭陉在戗风岭,陉指山脉中断处,为通过的捷径。北魏公元398年、436年、482年三次修扩建灵丘道。灵丘道北起平城(大同。北魏都城),越石铭陉,经温泉(我生地东二里)宫,过灵丘城,沿唐河谷,穿恒岭,达中山(正定),连信都(冀州),及邺城(临漳))也。 其水又南,迳候塘,川名也。(候塘即鄙乡镇治所王庄堡)又东合温泉水,水出西北暄谷,其水温热若汤,能愈百疾,故世谓之温泉焉。(温泉水从南坡头村原下出。即汤头村古河。北魏时建有温泉宫。)     

      小时候看戏,村里人常点北路梆子经典剧目《走山》。明嘉宗时,魏忠贤谋位,约文武百官过府画押,天官曹模不服,全家问斩,曹模及夫人自刎,家人曹福保护曹模女玉莲奔大同投亲,途径四十里广华山,天降大雪,曹福遭冻病死,打豹兵护送曹玉莲至义父李德政府。魏忠贤又假传圣旨捉李德政问斩,副将张守信约会十四路之兵进京讨魏,魏忠贤被杀,曹模平冤。
       舞台上,曹玉莲被风雪吹得东倒西歪,曹福挽起她的手抗击风雪。风搅起雪旋风裹挟着两人旋转,风雪劈着两人,玉莲打哆嗦,曹福怒目虚空,白胡子飘飞,玉莲水袖悲腔裹风夹雪劈面刮来。
       问父亲为啥村人喜欢看这种悲情剧,父亲说,广华山就是戗风岭。大同市的曹夫楼就是曹福冻毙地。村人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喜欢这类戏。

       家爷爷讲,清末鄙高祖去大同府应武举试,过戗风岭,鹅毛大雪骤降,天苍苍,山茫茫。看不清道路,驴低头打喷鼻,白汽霎时冻住,昂首“呃---咴。呃---咴”鸣叫,驴腿颤抖着一步一顿,后腿弯曲收缩下蹲,顿足不前。鄙高祖不能丢下驴子自行,拉驴到山神庙避风雪。夜晚,蜷缩神案上,梦中演舞刀法,感觉山神指点招数。早晨,雪霁天晴,鄙高祖按神指点演习一番刀法,跪神像前许愿中举后祭刀报恩,遂上路,果中武举,按誓将80多斤大刀祭供神像手中。

       家父讲,在浑源中学读书时,周六早晨从学校步行归家,周日背干粮返校,多次被风雪困于戗风岭,夜栖山神庙活命。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某年正月学校通知我提前返校集中学习。早晨大雪纷飞,打电话请假,被告不许。走!天地间弥漫大雪,风雪扑打脸颊生疼,迈脚前行,脚陷雪中。上路等车,省际市际长途客车还运行,想大车肯定翻不过戗风岭,就问询到一辆中巴。司机说,咱试试。翻不过就回来。车在山路上滑行,雪借风势狠冲车体,车窗外粘了一层黄雪,司机递我张银行卡,让我刮车前挡风玻璃上凝霜,他睁大眼睛透过刮开但还留存冰霜的玻璃,判断公路上雪堆及虚凹处实况。车轮空转打滑,车滴溜溜转,司机身体随车的转动调节坐型,腿脚小心翼翼控制离合器脚刹,胳膊肌肉绷紧形成紧张气场,手紧握方向盘,小心操纵车辆躲避隆起雪堆或虚凹处。离戗风岭还有几里时,公路上趴满车。我要下车步行过岭,司机苦笑着劝我,没等攀越过去,就冻僵了。裹紧衣服,出车门,风雪劈脸打来。低头躲避,风卷着雪钻进脖窝,一股冰凉顺脊梁下流,我直打寒颤。缩脖抱肩,顶风雪前行,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脚窝,挪到戗风岭脚仰望,哪有山哪有路?一派迷蒙。攀越戗风岭非得顺岭东西两侧沟走。西沟公路盘旋而上,沟里回旋着旋风,卷起雪片摔打人,人得蹲下抱住石头稳定身子。要么被旋风旋得打趔趄,要么被风刮跑。我休憩片刻,感觉头皮脖颈腋窝的汗在变凉,不敢停留,咬紧牙关攀爬。攀爬?哪里迈开腿?只能趟雪走,腿向前推进,好在雪虚没结冰,背篓子的山民早趟开了雪通道,兜售背篓中的方便面与开水,我顺通道走就可。旋风旋走公路外弯处雪,脚步就快些,但不敢迈大步,以防滑下山崖。公路内弯雪堆积老厚,不小心掉进虚雪掩着的水涮坑洞好几次,坑洞不深,路人看见了,呐喊着救我出来。快到山顶,我筋疲力竭,机械抬腿落脚,试探着踩实,但腿脚已经麻木,没了感觉,一步踏空滑进一个大坑洞,我没力气呼喊,萎顿倒地。
    水涮坑洞避风,将息一会儿,脸颊腿脚有了暖意,脑海里闪现出童时在冰雪地支草筛子,雪掩细绳,我们攥着绳头藏在草堆中,等候鸟啄食时扣鸟的场景。奓着黑毛的鸟飞落雪地,在雪中印写“个”字脚印,颤巍巍走到草筛子外,伸缩着脖子啄食粮食,一边警惕地斜睨草筛子。看草筛子稳固,坚定走到草筛子下啄食。我们猛拉细绳,草筛子“啪”地扣地。鸟儿奓翅膀扑腾,我们取出鸟。鸟被煤粉污染得黑不溜秋,没有夏秋时的毛光水滑,怯怯地收缩翅膀,眼神惊慌。抓把谷子喂她后放飞了她。我们呼叫着冒雪在河道溜冰车。雪掩盖着冰面,冰车突然掉进冰窟,棉裤棉鞋湿后冻得铁皮般贴着身。赶快回家,在大人的责骂中烘烤干衣服,再偷溜到河面继续冒雪滑冰车。碰到周末正好下雪,央求本家弟弟带我来戗风岭套小兽打野鸟。野兽飞禽的脚印各有特点,弟弟能从脚印判断是啥野兽飞禽。我是个大跟班,挽铁丝套子,提溜收获的小兽野鸟,背工具,为着套住野兽时能分口羹。往往是我们循着野兔脚印到圪针林后,布下套子。野兔跳跃奔跑,脚在雪地轻点后蹦起,正好点在套子里,蹿起时脚被细铁丝套住,兔子挣扎扑腾,细铁丝越拉越紧,兔子筋疲力尽。弟弟看到斑鸠野鸡脚印,判断鸟出入路径,找避风处窝了,鸟飞出飞进时,瞄准射击,百发百中。野味买给温泉疗养人,剩下的煮熟分食。

         肚子适时随着野鸟美味,咕咕叫起来,掬雪抟了吃时,听得外边人呼喊跑动声,就呼喊人救我。坑外大风卷着白毛雪飘旋成柱状,谁能听到我的微弱声音。我攥积雪成球,向坑洞外扔掷。一背篓子的山民趴在坑洞口。 “呀”了声,跳下坑,托举我到坑半壁,另几个背篓山民伸手拉我出坑,搀扶我到背风处山窝,倒开水泡面递我,我推脱不吃。他笑笑,肚子咕咕叫了,还说不饿。别把我们想的那么坏。不多要你的钱。一碗方便面10块钱。看着他们被风雪淬红的脸庞,我羞赧万分。“好险啊。”“那司机要钱不要命。这么大的雪还出车。”“身不由己啊。没见是果子园煤矿的车。”“幸亏雪天,甩出车窗甩到雪窝子里了,要平时甩在摔在石头上,肯定没命了。”“亏得你滑溜,溜下那么深的崖救他。”“给了几个钱,咱们下岭喝酒去。”我方明白刚才他们呼喊着救人呢。吃后力气大增,在山民的扶持下攀越登顶。站立峰顶,极目天舒,体会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意境。攀越岭前的担忧,攀越岭的艰难随着脚钉在岭顶,一扫而光。戗风岭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大风骤吹,云消雪霁。放眼望去,天宇茫茫,氤氲着白汽,阳光在雪中闪烁七彩幻光,群山凸起,像馒头静卧蒸笼。我挥别山民,快步下岭,着背着山篓子山民说笑着上山下岭,想到他们淳朴,想起他们救援掉崖的车与司机的勇敢,胸中涌起浩气,禁不住在冰雪公路上溜滑起来。童时冬天,我们就在河槽冰面上打滑儿戏耍。溜滑摔倒后,爽性蹲坐在公路上出溜。顺利下岭,上城里接应车返校。

        十几年前某周日,某生没按时返校,打电话问询家长,说已乘车返校,听闻孩子没按时到校,焦急万分,说肯定雪阻戗风岭了,怎办呀?我们这就去找。我讲了我被雪阻戗风岭,山民救援的事,说,别急。山民会帮助孩子的。第二天一早,学生回校向我讲述,昨晚戗风岭遭雪,车返回村,她翻越戗风岭时,已天黑透,无接应车,村民留宿,晨起掏钱谢村民,村民拒。我立马给她家人打电话报平安。


       大雪日,看着小吴朋友圈晒的戗风岭下雪视频,想十几年再没享受过雪中捕获小兽野鸟的乐趣。去年大年,到恒山后山迎喜神,孩子叫:鸟!定睛一看,灌木丛缩蹴着一野鸡,尾羽耷拉,翅膀羽泛着暗紫的光,头微昂,左右摇晃,眼神惊慌。孩子欣喜万分,蹑手蹑脚去逮,野鸡碎步走开。带孩子到灌木丛搜寻,看到一些个“字”脚印。久违了。野鸡。孩子说,我没见过野鸡。可怜。山里孩子竟没见过野鸡。想想我也十几年没见过野鸡了!野外很少看见小兽野鸟这些山精灵了,即便冷如戗风岭,雪也成稀缺品。国家禁止打猎,野兽禽鸟该出没啊,显然是环境恶化造成的。戗风岭区域盛产煤与花岗岩,花岗岩远销国内外。近十几年,不良商人乱挖滥采煤与花岗岩,戗风岭区域满目疮痍。网传航拍照片显示:戗风岭周边好多山头被劈削,被炸毁,植被剥离,山岩裸露,沟壑填平,山峦像癞头疤。冬天,戗风岭顶山神庙侧停着铲车,等待救援出事故车辆。当然收费,碰到外地车还会宰一刀。
       戗风岭山神庙保佑过曹玉莲及家人曹福,庇护过鄙祖马举人,庇护过家父那些在城里的念书孩子们,为什么不庇护山峦小兽野鸟?大自然正在报复人类对自然秩序过度摧毁。
        本月环保风暴刮来,追责同时,复垦工作启动。
        戗风岭感应到此,下起雪来?去年大年野鸡光临,大雪日下雪给人们惊喜,莫非戗风岭自然生态要恢复?
        我明明知道戗风岭不知道人间沧桑的。
       毛绒绒的雪落脸庞,凉丝丝的。昂首看恒山与翠屏二峰顶白雪,龙山上的白雪,东山上发电大风车臂膊在雪中急速转动,搅动雪纷飞,想,雪中网鸟逮野兔日子指日可待了。
        我给小吴留言,好。找个雪天一起去戗风岭看雪去!

163

主题

4

好友

454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13 09:06:27 |显示全部楼层
  戗风岭之雪

  大雪头天晚上,学生小吴在朋友圈晒了个短视频:戗风岭下雪了。车缓行在戗风岭盘山公路上。公路覆薄雪,车辙印痕明显,路旁房屋与电杆反衬飘飞着的雪,远山白了头。

  戗风岭是恒山108奇峰之一,扼晋北晋中咽喉。戗风岭之雪是恒山区域冬寒风向标。恒山区域一感冒,戗风岭必打喷嚏流鼻涕。反之,戗风岭飘雪,恒山区域肯定是极寒天气。曾思索:戗风岭是恒山108峰中最矮峰,为什么是她做了寒冷温度风向标?追寻历史发现好多有趣记录。

  唐河古名滱水。《山海经》曰:高氏之山,滱水出焉,东流注于河(高氏山今即北岳恒山。先秦,黄河在冀北平原北流,游途漫流,至天津一带入海)者也。其水东南流,山上有石铭,题言:冀州北界。故世谓之石铭陉(石铭陉在戗风岭,陉指山脉中断处,为通过的捷径。北魏公元398年、436年、482年三次修扩建灵丘道。灵丘道北起平城(大同。北魏都城),越石铭陉,经温泉(我生地东二里)宫,过灵丘城,沿唐河谷,穿恒岭,达中山(正定),连信都(冀州),及邺城(临漳))也。其水又南,迳候塘,川名也。(候塘即我家乡镇治所王庄堡)又东合温泉水,水出西北暄谷,其水温热若汤,能愈百疾,故世谓之温泉焉。(温泉水从南坡头村原下出。即汤头村古河。北魏时建有温泉宫。)

  小时候看戏,村里人常点北路梆子经典剧目《走山》。明嘉宗时,魏忠贤谋位,约文武百官过府画押,天官曹模不服,全家问斩,曹模及夫人自刎,家人曹福保护曹模女玉莲奔大同投亲,途径四十里广华山,天降大雪,曹福遭冻病死,打豹兵护送曹玉莲至义父李德政府。魏忠贤又假传圣旨捉李德政问斩,副将张守信约会十四路之兵进京讨魏,魏忠贤被杀,曹模平冤。

  舞台上,演员表演被风雪吹倒并互相扶持。悲腔裹风夹雪劈面刮来。

  问父亲为啥村人喜欢看这种悲情剧,父亲说,广华山就是戗风岭。大同市的曹夫楼就是曹福冻毙地。村人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喜欢这类戏。

  家爷爷讲,清末鄙高祖去大同府应武举试,走到戗风岭,鹅毛大雪骤降,天苍苍,山茫茫。看不清道路,驴低头打喷鼻,白汽霎时冻住,昂首“呃---咴。呃---咴”鸣叫,驴腿打颤,一步一顿,后腿弯曲收缩下蹲,顿足不前。鄙高祖不能丢下驴子自行,拉驴到山神庙避风雪。夜晚,蜷缩在神案上,梦中脑里默演刀法,感觉山神指点招数。早晨,雪霁天晴,鄙高祖按神指点刀法演习一番,跪神像前许愿中举后祭刀报恩,遂上路,果中武举,按誓将80多斤大刀祭供神像手中。

  家父讲,在浑源中学攻读时,周六早晨从学校步行归家,周日背干粮返校,多次被风雪困于戗风岭,夜栖山神庙活命。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某年正月学校通知我提前返校集中学习。早晨大雪纷飞,我打电话请假,被告不许。走!天地弥漫大雪,风雪扑打脸颊生疼,迈脚前行,脚陷雪中。上路等车,省际市际长途客车还运行,想大车肯定翻不过戗风岭,就问询到一辆中巴。司机说,咱试试。翻不过就回来。车在山路上滑行,雪借风势狠冲车体,车窗外粘了一层黄雪,司机递我一张银行卡,让我刮车前挡风玻璃上凝霜,他睁大眼睛透过刮开但还留存冰霜的玻璃,判断公路上雪堆及虚凹处实况。车轮空转打滑,车滴溜溜转,司机身体随车的转动调节坐型,腿脚小心翼翼控制离合器脚刹,胳膊肌肉绷紧形成紧张气场,手紧握方向盘,小心操纵车辆躲避隆起雪堆或虚凹处。离戗风岭还有几里时,公路上趴满车。我要下车步行过岭,司机苦笑着说,没等攀越过去,就冻僵了。整理好衣服,出车门,风雪劈脸打来。低头躲避,风卷着雪钻进脖窝,一股冰凉顺脊梁下流,我直打寒颤。紧紧衣服,顶风雪前行,一脚踩下去一个脚窝,挪到戗风岭脚,仰望,哪有山?一派迷蒙。攀越戗风岭非得顺岭东西两沟侧走。西沟公路盘旋而上,沟里回旋着旋风,卷起雪片摔打人。我休憩片刻,感觉头皮脖颈腋窝的汗在变凉,不敢停留,咬牙攀爬。攀爬?根本迈不开腿,只能趟着雪走,腿成了趟雪器。好在雪虽大但没冰结,背篓子的山民早趟开了雪通道,兜售篓中的方便面与热水,我顺通道走就可。旋风旋走公路外弯处雪,脚步就快些。但雪堆积在公路内弯,好几次掉进掩着虚雪的水涮坑洞,坑洞不深,路人看见了,呐喊着救我出来。快到山顶,我筋疲力竭,一步踏空滑进一个大坑洞,我没力气呼喊,萎顿倒地。意识渐渐模糊,脑海里闪现出童时在冰雪地支大笸箩,雪埋细绳,我们藏在草堆中攥着绳头,等候鸟啄食时扣鸟的场景。奓着黑毛的鸟飞落雪地,在雪中印写“个”字脚印,颤巍巍走到大笸箩外,伸缩着脖子啄食粮食,一边警惕地斜睨大笸箩。看着稳固的大笸箩,坚定走到大笸箩下啄食。我们猛拉细绳,大笸箩“啪”地扣地。可怜的鸟儿在里面扑腾翅膀,我们取出鸟。那鸟黑不溜秋,没有夏秋时的毛光水滑,胆怯地收缩翅膀。我们喂她粮食后放飞了她。然后冒雪到河道溜冰车。雪掩盖着冰面,我们呼叫滑冰车,冲进冰窟窿,棉裤棉鞋湿了,铁皮般贴着身。赶快回家,在大人的责骂中烘烤干衣服,再偷溜到河面继续滑冰车。周末跟着本家弟弟来戗风岭套小兽打飞鸟。野兽飞禽的脚印各有各的特点,弟弟是识别野兽飞禽脚印的能手。我是个大跟班,挽铁丝套子,提溜收获的小兽野鸟,背工具,打打下手,为着套住野兽时能分口羹。往往是我们循着野兔脚印到圪针林后,布下套子。野兔跳跃奔跑,脚在雪地轻点后蹦起,正好点在套子里,蹿起时脚被细铁丝套住,兔子挣扎扑腾,细铁丝越拉越紧,兔子筋疲力尽,萎顿在地。弟弟看到斑鸠野鸡脚印,判断鸟出入路径,找避风处窝了,鸟飞出飞进时,瞄准射击,百发百中。野味会买给温泉疗养的人,剩下的煮熟分食。

  坑洞没风,蜷伏着的身体有了暖意,慢慢回过神来,呼喊人救我。坑外大风卷着白毛雪飘旋成柱状,谁能听到我的微弱声音。我只得养精蓄锐,等人救我。十几年了再没享受过雪中捕获小兽野鸟的乐趣,因为野外再也没有小兽野鸟这些山精灵了。最近十几年,恒山区域被乱挖滥采得满目疮痍,小兽野鸟没有了存活环境,减少或消亡了。记者暗访拍得照片显示,戗风岭周边好多山头被炸毁,沟壑被填平,植被剥离。网传航拍照片显示恒山区域就像癞头疤,山岩裸露,植被不存,没了绿色。戗风岭山神庙保佑过曹玉莲及家人曹福,庇护过鄙祖马举人,庇护过家父那代在城里的念书孩子们,为什么不庇护小兽野鸟?我明知山神虚假,我悲愤呼喊,呃-----竟有人回应:呃----一背篓子的山民跳进坑洞,托举我到坑半壁,另几个背篓山民伸手拉我出坑,搀扶我到背风处山窝,倒开水泡面递我,我推脱不吃。他笑笑,别把我们想的那么坏。不多要你的钱。一碗方便面10块钱。我看着他们被风雪淬红的脸庞,羞赧万分。吃后力气大增,在山民的扶持下终于登顶。站立峰顶,极目天舒。体会到《雪》的意境: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大风骤吹,云消雪霁。放眼望去,天宇茫茫,氤氲着白汽,阳光在雪中闪烁七彩幻光,群山凸起,像馒头静卧蒸笼。挥别山民,快步下岭,想到山民淳朴,猛想起戗风岭风雪时,过往车辆掉下山沟时,附近山民圈里救助,分文不收。看着背山篓子山民说笑着来往,我禁不住在冰雪公路上滑行起来。童时,我们就在河槽冰面上打滑儿。顺利下岭,上城里接应车返校。

  十几年前某周日,某生没按时返校,打电话问询家长,说已乘车返校,听闻孩子没按时到校,焦急万分。肯定雪阻戗风岭了。一夜焦急,第二天一早,她回校向我讲述,昨天到戗风岭时遭遇大雪,车返回村,她翻越戗风岭时,已天黑透,无接应车,村民留宿,晨起掏钱谢村民,村民拒。我嘱她赶快向家人报平安。

  近几年,一到冬天,戗风岭顶就停着几辆铲车,等待救援出事故的车辆,收费,碰到外地车狠狠宰一刀。

  十几年前一个冬晨送孩子上学,雪花飘飞,车成了个童话中的雪房子。我和孩子高兴地清扫车上雪,开车出小区,车窗已凝结冰霜,小区东五百米即十字路口,只要右转行百米就到学校。开暖风消冰霜,孩子说迟到了,催我快点,只得缓行。风雪弥漫,根本看不见其他车灯光,看不见红绿灯光,车玻璃冰霜消融时,方觉没在十字路口右拐,开过十字路口百米外了。好险。裆部猛收紧!要是横向的车也这样开,非出车祸不可。大雪中掉头,车辙早被雪覆盖了。

  十几年了不单野兽野鸟少了踪迹,即便戗风岭,雪也成稀缺品了。大自然正在报复人类对自然秩序极度摧毁。

  环保风暴刮来,追责同时复垦工作开展。戗风岭感应到这些,下起雪来?我明明知道戗风岭不知道人间沧桑的。

  大雪日,戗风岭雪给城里人带来欣喜。人们翘首感觉毛绒绒的雪,看着恒山与翠屏二峰顶的白雪,看着西南龙山上的积雪,看着东山上发电大风车臂膊在雪中急速转动,搅动雪纷飞,想,雪中网鸟逮野兔日子指日可待了。

  我给小吴留言,好。找个雪天一起去戗风岭看雪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3

主题

4

好友

454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13 09:07:39 |显示全部楼层
开始读。不着急,我这里慢慢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8

主题

15

好友

4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3 09:08: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orse 于 2018-12-13 09:09 编辑
简枫 发表于 2018-12-13 09:06
  戗风岭之雪

  大雪头天晚上,学生小吴在朋友圈晒了个短视频:戗风岭下雪了。车缓行在戗风岭盘山公 ...


呀。重新调整后清晰多了。谢谢简枫。请指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3

主题

4

好友

454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13 09:13:13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明明知道戗风岭不知道人间沧桑的。===很多滋味集聚心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8

主题

15

好友

4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3 09:42:23 |显示全部楼层
简枫 发表于 2018-12-13 09:13
我明明知道戗风岭不知道人间沧桑的。===很多滋味集聚心头。

前天与昨天,此文上传七八次,因敏感字句被屏蔽。删掉FLG与“几任县长分管副县长煤管局长被调查”后方上传成功。所以,这样含蓄的句子显得有点意思了?
其时文章太实在也不好,就得有这样虚的句子。但其意思有所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04

主题

19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13 13:50:26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2到6段要简化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8

主题

15

好友

4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3 14:57:33 |显示全部楼层
河蚌赌徒 发表于 2018-12-13 13:50
我觉得2到6段要简化一下

已经简化了。去掉一些没用的话了。再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04

主题

19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13 15:16:41 |显示全部楼层
horse 发表于 2018-12-13 14:57
已经简化了。去掉一些没用的话了。再看看。

嗯,好很多,我过会细看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04

主题

19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13 15:20:28 |显示全部楼层
  家爷爷讲,清末鄙高祖去大同府应武举试,走到戗风岭,鹅毛大雪骤降,天苍苍,山茫茫。看不清道路,驴低头打喷鼻,白汽霎时冻住,昂首“呃---咴。呃---咴”鸣叫,驴腿打颤,一步一顿,后腿弯曲收缩下蹲,顿足不前。鄙高祖不能丢下驴子自行,拉驴到山神庙避风雪。夜晚,蜷缩在神案上,梦中脑里默演刀法,感觉山神指点招数。早晨,雪霁天晴,鄙高祖按神指点刀法演习一番,跪神像前许愿中举后祭刀报恩,遂上路,果中武举,按誓将80多斤大刀祭供神像手中。
——————————————————————

这段很是神奇,心驰神往啊
我喜欢河蚌,即使成珠的痛苦,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1-12-8 21:19 , Processed in 0.11569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