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6|回复: 0

文学真实如何抵达

[复制链接]

1983

主题

72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10-9 11:30:27 |显示全部楼层
    提及与文学紧紧相邻的哲学、历史领域,人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文史哲不分家”,这句笼统的话并非要消弭学科之间的边界,而是彰显这三者之间存在的某种共同的精神指向,即真实二字。若细究起来,这三个领域所诉诸的真实却有着很大的不同,对于哲学而言,探究的是真实后面的“真实”,即世界的本体;历史学家的任务则是透过重重的迷雾,还原时间深处的真实事件,以及绝对真实细节背后的逻辑关系,从中发掘社会演变的偶然性和必然性规律;真实性对于文学的重要性同样不言而喻,巴尔扎克曾宣称:“获得全世界闻名的不朽的成功的秘密在于真实”,考虑到说此话的文学巨匠隶属于实证主义兴起的十九世纪,且文学思潮以批判现实主义为主流,难以形成绝对的重量,我们不妨回到两千多年前的巨擘亚里斯多德那里,他在《诗学》里明确了文学和历史的区别,认为历史只是叙述个别的事,而文学则叙述一般,比之历史更接近真理一些。照笔者的理解,亚里斯多德并非故意矮化历史的作用,而是在一个坐标系中,明确文学的本来任务—追求更高的精神真实,这里的“真实”实际上指的是人情、人性的真实,之所以高过历史细节的真实,乃是因为高悬于文学之上的那”永恒的人心”。
  为了获取更高的真实,单靠记录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想象的能力在文学中同样得到推举,无论是黑格尔或者韦勒克,皆视想象为文学的本体之一。想象与忠实记录之间看似矛盾,实则在文学中相互补充,也构成了文学抵达真实之路的两块基石,这是文学构建“真实”独有的技术手段,文史哲在此方面的区分是显著的。不过,忠实的记录与还原依然是文学抵达真实的基础手段,如何还原历史与记忆,是摆在文学家面前必须翻过的一道门槛,困难是显而易见的,康拉德开出的药方是在《黑暗的心》中要马洛历经辛苦,深入到非洲腹地去寻找不受迷惑的判断力和巨大的勇气;米兰•昆德拉开出的药方是要和巨大的遗忘作战,虽然在他看来记忆意味着更大的遗忘,但深入记忆之地,发掘出它们,是小说家的宿命。
  文学史上,记录式的经典样本为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前几年获得诺奖的白俄罗斯作家阿列克谢维奇则步其后尘,两位作家承续的背后则是鲜明的俄罗斯文学传统。想象式的突出案例是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后面拖曳的则是拉美文学传统。而更多的现代作家,则走的是想象与记录相融合的路子,当然,想象也有其根基,对于托尔斯泰而言,他采用了镕铸的办法,而鲁迅,则选用了杂取的处理方式。
  蒙田曾说过,强劲的想象会产生真实。下这个判断却是个散文作家,个中颇有滋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5-27 13:09 , Processed in 0.07831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