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5|回复: 0

[转]文学已成僵尸,叵耐文贼依然在作死

[复制链接]

73

主题

4

好友

397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9-22 10:54:52 |显示全部楼层

                        航亿苇 于 2018/2/5 23:37:3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在中国的语境里,通常所说的文学是所谓雅文,或者说是严肃文学,是作家、评论家们普遍认可的文学。但是,这种文学在1990年代后期以来就直接走下坡路了。所谓传统文学报刊订阅数越来越少,读者越来越少,社会影响力越来越低。曾经火红的那些个著名文学杂志,纷纷退出报刊亭与书店。到现在,有些曾经的著名杂志,订阅数能有个三五百,就已经颇能够自慰了。依靠财政拨款及社会资助,有这点订数,再印一部分用于赠送,就那样保持一个机构存在,养一些杂志社领导人与编辑,照样在社会有一种存在感。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后,老航曾做文章《莫言获得诺贝尔奖能否救赎中国文学?》,说了几句教人泄气的话。我当时是这样讲的,“我对莫言获奖能否救赎中国文学的疑问,就是看媒体会否持续关注严肃文学(或真正的文学)并引起民众的阅读兴趣,也看各出版社有无慧眼和诚实态度寻找和发现优秀作品。若是一阵风式的新闻炒作一下,过几个月又把此事忘了一干二净,那么,中国社会也就只能继续对莫言乙、莫言丙、莫言丁等继续漠视下去(莫言甲则应当不会了)。”不幸而言中,莫言先生获奖未能拯救中国的严肃文学。

    现在可以确认,文学已成僵尸。除了官僚体系在继续作怪外,文贼们自乱作死,也是让文学走向衰落的重要原因。

    一是那些文学刊物,社长、总编、主编、编辑们,有不少也是文贼。说得好听些,是文学掮客。他们将文学弄成商品。若依据纯商业原则经营文学这种商品,那还好。可他们却多采用出卖文学基本良知的方式出售版面。只要有人出钱,他们的版面随时可以廉价出售给购买者。方法是“合作办刊”、“改稿会”、“文学大赛”、“举办讲座”之类的。有志于文学的青年还是有一些的。有些编辑别人请吃、请玩、陪睡,就出版面了。还有文学刊物之间及刊物与官学之间普遍存在的关系稿,你发我的,我发你的,或者附阿权贵,大家相互吹捧,似乎依然很牛皮的样子。

    二是文学奖评选,基本不靠谱。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评奖,就是鲁迅文学奖、矛盾文学奖,也一直在玩些黑幕。一些官人或其特殊关系人物也爱文学,他们就能轻易拿奖。鲁迅文学奖是要各省级作协推荐的。你不被作协推荐,连参评的资格都没有。鲁迅文学奖、矛盾文学奖等所谓著名的评奖,到头来也就没有什么作品能得到公众的普遍认可。其他那些奖,更是无规则地乱评。你的身份、社会关系网永远比作品本身重要得多。

    三是各地作协实质成了文贼们钻营的名利场。湖北方方与柳忠秧的争议事件,就是明显的例证。在一些地方的作协,也许某些著名作家被捧出来出任作协主席,但这类作协主席在协会里面未必是真正的话事者。有可能这类作协主席本身人品与领导能力有些问题,也有可能是文贼势力过于强悍,将作协弄得乌烟瘴气。基本上,作协并不会为作家们多出作品,多出好作品提供什么有益的帮助。故此,有些作家或气愤地退出作协,或倡议该废掉作协。作协的意义,就是推出一众主席、副主席,一些依靠坑蒙拐骗起家的文贼们,当不了主席可以当副主席、秘书长之类的。一些作协的选举,根本就是胡闹。有的在选举前需要内部分脏职务,又要有一些行贿受贿的手段,在选举时还要在选举环节弄虚作假,才可以保证某些人“当选”。

    四是一些地方政府的不当资助,助长了文贼们的功利主义。有些地方政府以为资助文学可以繁荣文学创作,为地方争面子。可是,那样的资助却成了文贼们的唐僧肉,一些人穷尽心思去争夺。地方文化宣传部门之类的官员,有些也喜欢文学,可不少人水平不高,那就需要一些文贼来帮助自己,甚至代笔。另一些主事的官员根本不懂文学,那只有谁与他们套近乎,关系走得近,那就“重用”谁。

    五是文学批评没有基本的尺度。大致来说,文学批评家们都是见人下菜,凭关系来决定赞与毁。一度时间,汪国真被人捧上天的时候,有些批评家也在其中推波助澜。中国的文学批评还特别注重作家的身份与猎奇,根本不注重文本,某些女作家被爆炒,所谓打工文学被弄得真像一种文学现象似的,还有些切合了时代,题材很好,也当作一种可以肯定的谈资。

    当然,文学的沦落也有客观的社会原因。从世界大势来看,严肃文学也渐渐成为小圈子文学,受众越来越少,是国际文学界共同的苦恼。不过,从欧美等地文学的发展来看,他们的所谓通俗文学与中国不太一样,却有着追求雅的一面。尤其是美国,小说类文学作品与影视结合得不错。美国那些畅销书类文学作品,细细口味,并不怎么低俗。另一方面是中国近一二十年来,奇异诡的社会新闻事件(包括一个个令人咋舌的腐败案件),也消解了文学的生存空间。不过,这些他因掩饰不了中国文学自身的乱相与肮脏。

    文学是人类精神文明的绝唱。自古以来,人类的历史精神记忆与人生、人类命运的发现,正是通过文学来承载的。古今优秀文学作品,也一直是国民本土语文、基础教育和人文精神塑造的最重要的文化构件。称得上伟大作家的历史人物,也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对象。不论文学在一个时代是否进入低谷,历史与社会发展都不可能缺少文学的滋润。作家及写作者们,原本应当比其他人更能拥有起码的良知、历史与社会的责任,但是,现实却总是一众文贼沽名钓誉,搞得文学变成鸡肋,让人怀疑其存在的价值。说真的,那些文贼不过是争利食利族,他们既然心术不正,不必在文学界苦苦钻营,更可以在官场、商界大展雄图。既然要疯狂,去当贪官、奸商,应当获利更丰一些,届时,从高空摔下来时的情节,也可以更精彩一些,何必要在文学圈鬼混呢?眼见文学圈中的是是非非,老航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遇到一些具体的事,有人气得三尸暴跳。在老航看来,并不值得生什么气了。文贼们要疯要作死,随他们去吧。只要还有一些人坚持自己的良知与纯洁,那就可以了。许多年后,你定会重新发现,文学最终还是文本。那些一时闹哄哄的东西,以前、现在和未来,都不会有什么价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5-27 13:52 , Processed in 0.04555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