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松鸣

诗文漫谈

  [复制链接]

72

主题

4

好友

32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醍醐 发表于 2019-3-15 10:59
应是我撰词不贴准的问题,使得我谈的物道精神,被松先生狭隘地理解成古时文人玩玉弄扇耍妓之流,这样也好 ...


其实文震亨的《长物志》还谈了很多日用的器物,如床、凳、箱、衣、帐等等,这个暂且不论。我现在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观点与尼采的观点相当接近,就是认为肉体的活力是艺术的原动力,审美状态有赖于肉体的活力。尼采那本《悲剧的诞生》对现代美学和文学艺术影响极大,确实值得深入地探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4

好友

32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全书围绕日神和酒神的激烈斗争而展开,认为古希腊艺术产生于日神冲动和酒神冲突。日神阿波罗是光明之神.在其光辉中,万物显示出美的外观,而酒神则象征情欲的放纵,是一种痛苦与狂欢交织着的癫狂状态。日神产生了造型艺术,如诗歌和雕塑。酒神冲动产生了音乐艺术。人生处于痛苦与悲惨的状态中,日神艺术将这种状态遮蔽,使其呈现出美的外观,使人能活得下去。希腊神话就是这样产生的。酒神冲动则把人生悲惨的现实真实地揭示出来,揭示出日神艺术的根基,使个体在痛苦与消亡中回归世界的本体。尼采认为,悲剧产生于二者的结合。尼采更强调悲剧世界观,认为只有在酒神状态中,人们才能认识到个体生命的毁火和整体生命的坚不可摧,由此才产生出一种快感,一种形而上的慰藉。在悲剧中所体现出一种非科学的、非功利的人生态度,这是对西方自苏格拉底以来的西方理性主义思想传统的反叛:尼采一再强调,该书的主旨在于为人生创造一种纯粹的审美价值,即"全然非思辩、非道德的艺术家之神"。因而必须"重估一切价值"。因为"我们的宗教、道德和哲学是人的颓废形式",因此必须把"我们今日称作文化、教育、文明的一切,终有一天要带到公正的法官酒神面前。"接受"艺术"的审判。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7

主题

4

好友

268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拾杮录。很好。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4

好友

32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菡萏 发表于 2019-3-15 13:05
拾杮录。很好。学习了。

谢谢!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4

好友

32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松鸣 于 2019-3-16 16:26 编辑

叔本华是悲观主义者,尼采把生命的意义寄望于生命本能的冲动上,萨特在理论上否定了人生的意义,但强调个人选择的必要性,海德格尔想努力突破人生的虚无,提倡人类“诗意地栖居”,但在理论上仍是无力的。实际上人生的意义通过理论思维是无法阐明的,只能靠两种途径,一是宗教的启示,一是靠直觉的体悟(这也是文学艺术的作用)。萨特强调选择的作用是有道理的,但在现代西方,由于人们生活安逸,没有多少外界的压力,选择就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反倒是在前苏联由于政治和社会的巨大压力,选择成了生死攸关的事情,所以一些作家反而在自己的亲身体验中悟出了人生的意义,写出了真正伟大的文学作品,如布尔加科夫的《大师和玛格丽特》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4

好友

32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现实主义历史的评述,美国著名的文学理论家韦勒克在1960年的《文学研究中的现实主义概念》(收录在《批评的概念》一书中)一文有过深刻总结:

   “现实主义问题的重新出现和重新阐述顺应了历史上一个强有力的传统,这个传统并不仅仅属于俄国,在那里,19世纪60年代的所谓激进批评家为现实主义事先铺下了基础,甚至也不限于19世纪中主要属于法国的现实主义运动,而是属于一切文学史和艺术史的东西。现实主义照忠实描写自然这种广义说法来讲,无疑是造型艺术、文学批评和创作传统中的一个主流。

    ……这种统治地位表明批评家一直关心现实问题。在绘画中,古代理论偏重于不走样甚至到了乱真地步的自然主义的成就。我们大家都晓得这些轶事:鸟儿去啄画中的樱桃;画家帕尔哈希乌斯使他的对手苏克西斯上当,因为后者竟想取下画中的幕布。

    ……我们一定不要低估这种传统的力量。某些非常简单的真理站在维护它的一边。艺术避免不了同现实打交道,不管我们怎样缩小现实的意义或者强调艺术家所具有的改造或创造的能力。“现实”(实在)同“真理”、“自然”或“生活”一样,在艺术、哲学以及日常用语中都是带有价值观念的词。全部过去的艺术都以描写实在为目的,即使在它讲到更高一层的实在时也是如此。”

    韦勒克对于现实主义文学是抱着怀疑态度的,他的怀疑是因为发现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致命缺陷,这就是社会主义国家对于文学的那种“规范”。他说:“在法国关于现实主义概念的争论之后一百多年,今天这一概念又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兴趣。在苏联及其所有的卫星国,‘现实主义’或者说‘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已被正式确定为唯一可以使用的文学概念和方法。它的确切含义、历史和未来正在无数著作中被无休止地讨论着,其范围之广,我们在西方是难以想象的。幸运的是,这里我们无须按照党的路线的曲折和起伏,无须根据权威、检查官、决议、指示和教导等去写作和评论。”当韦勒克宣告,在西方不必按照党的路线来讨论现实主义或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时候,他想告诉人们,“现实主义”在某些地方(尤其是非西方国家)已经沦落为一个政治工具,苏联及其所有卫星国的标语式理论与真正的现实主义相去甚远。“如果关于现实主义的讨论仅仅只涉及苏维埃批评和作家的话,我们就可以不管它,或者只把它看作苏维埃阵营文化情势的一种古怪现象而加以惋惜。”

     韦勒克认为,如果我们可以把“现实主义”定义为“当代社会现实的客观表现”,那么,对于何为“客观”与何为“现实”问题,需要通过对现实的检验才能确立一个符合一般认识论的标准,显然,这与当时苏联的文艺政策尖锐对抗。韦勒克同时指出,现实主义是一个“时期性”概念,也就是说它指向文学的过去和未来,通过诸种结合体现出具体存在状态,因此,在文学思潮中,现实主义抛弃了古典主义的“理想性”,结果成为“典型”的文学,而“典型”恰恰是文学为了合乎某种观念而被“虚构”出来。

     不过,韦勒克对于现实主义的批评还是有条件的,比如理想的现实主义文学,产生了巴尔扎克和狄更斯、陀斯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左拉等这样一批伟大的作家,对此他是抱肯定态度的。而低俗的现实主义则“堕落”成新闻报道、论文写作、科学论文等这类非艺术的东西,这才是他反对的。这从一定程度上表明,他警惕的并非现实主义文学本身,而是附缀在这一文学主张之上的其他外在条件。尽管如此,他仍然断定:“现实主义理论从根本上讲是一种坏的美学,因为一切艺术都是‘创作’,都是本身由幻觉和象征形式构成的世界。”这是把艺术手段当成了目的,是值得商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4

好友

32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4

好友

32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法国文艺理论家罗杰•加洛蒂在上世纪60年代提出的“无边现实主义”理论。按照加洛蒂的意思,无边的现实主义是当代的现实主义,是包括现代主义在内的现实主义;或者说,是包括所有艺术在内的现实主义,“一切真正的艺术品都表现人在世界上存在的一种形式”,因此,“没有非现实主义的艺术,因为任何艺术都参照在他之外并独立于它的现实;这种现实主义的定义不能不考虑作为它的起因的人处于现实的中心的存在,因而是极为复杂的。”如果新的艺术作品不符合从斯丹达尔和巴尔扎克、库尔贝、托尔斯泰等人创造的现实主义传统,那么,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开放和扩大现实主义的定义,从而使现实主义成为一个更加宽泛、更具有包容性的概念。作为现实主义文学理论的一个坚定捍卫者,加洛蒂讨论艺术的现实主义,并为其设定了一个本质主义式的条件,概括地说,就是现实主义艺术必须意识到参与人对人的持续不断的创造,即自由的最高形式。加洛蒂的理论确实已经扩大了现实主义的理论边界,它使人们通过艺术形式判断现实主义变得困难重重,同时也无法避免理论所指的任意性,不过,他的理论观点还是很有启发性的。

      事实上,真正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家,并不完全为理论所囿限,而是自觉地丰富和发展了现实主义。托尔斯泰之所以受到传统现实主义理论家的批评,就在于它突破了现实主义理论的限制,而这正是他超出一般现实主义作家的卓异之处。20世纪的黑塞、马尔克斯等优秀现实主义作家,也是在充分借鉴现代主义技巧基础上,对传统现实主义作出了大量的创新和发展,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因此,我认为现实主义仍是具有巨大潜力的文学创作方法。而且,在文学创作与评价中,到底是观念更重要,还是文学作品本身的书写更重要,这个看起来属于老生常谈的问题可能需要重新思考。我并不认为“现实主义”这一文学观念出了问题,它其实具备无穷无尽的潜力,而是我们的作品没有从实践上写出更加复杂深刻并具有高度审美价值的的“现实主义”作品,现实主义的道路仍是当代文学的通途,因此,目前最好的办法还是潜心“现实”,超越“主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4

好友

32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0

好友

43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醍醐 于 2019-3-16 20:19 编辑
松鸣 发表于 2019-3-15 11:29
其实文震亨的《长物志》还谈了很多日用的器物,如床、凳、箱、衣、帐等等,这个暂且不论。我现在明白你 ...


如果把物道,只是理解成肉体的本营,这样肯定狭隘了。当然肉体,也是物的一部分,属于物的范畴,而且还是非常不一般的范畴,这个地方论起来就非常多了,大约省去一千字。另外我说的物道,其实包括山川河流,日月星辰,林林总总的万类。说白了就是人类要重拾对于万物的信心,与它们接触,与它们交流,与它们辩证,从而明白万物轮转,萧条生息,生死速写的过程。当年严复翻译西学,非常用功努力,同时又深感当时的读书人对于天文相算一无所知。大约宋以前,包括宋一代,那时的读书人是必读天文地理。到了明代渐转八股应试,结果天文相算全然没落了。这样人的眼界气局,也越来越窄,思考的范围,和面对的宇宙众生也越来越狭窄。到了清一代,几乎无人提起。这样创造的生机以及文化的眼界,也自然跟着消颓了。我一贯认为西方的博尔赫斯文学搞得极好,好在他有宇宙观。我们传统的知识界将识力分等级,分别是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一层比一层高级,一层比一层开阔豁大。近来我自己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到了当下这个世界性潮流的时代,应该有五等级,分别是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见世界,见宇宙。一层比一层高,一层比一层遥远。总之人要先见自我,才能见得天地。我自己只是一个能见天地的人,但是见不了众生,估计天赋气局所限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3-19 16:07 , Processed in 0.07175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