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9|回复: 1

山之春

[复制链接]

49

主题

1

好友

123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6-8 12:29: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空 于 2018-6-8 12:30 编辑

山之春

日本 高村光太郎
美空 译

        其实,在三月,山里春天尚未到来。说是三月春分日,却山里小屋的四周还满是雪。雪真正消融是要到五月,之前覆盖群山的冰一样冷的空气,一到五月被突然驱往北方,已经很暖起来的地上的热与日光骤然起了作用,分秒必争似地,山里的春天现身出来,又在转瞬变去夏。东北地方的春的慌张劲儿,正如苹果,梅,梨,樱一样,这些春花的代表来不及有时间分先后,啪地一齐开了,简直让人觉得置身在童话剧的舞台上。这是四月末,三月,那些自然中的花们还在坚硬的树上,在芽里睡着,却杂志的三月号上,定是人人都在说春天了,事实上上野公园一带的彼岸樱*,每年这时候也必定新蕾初绽。日本国土南北狭长,季节偏差如此之大,似乎有些奇怪,却想想也有趣。北方还在出动除雪车,在南方,却已村村桃花悠放。

        大自然的季节有时早有时迟,却季节行为本身,每年都准确按规律绝不乱来。在地下精心准备好了的,都毫无差错按自己的顺序开动。即使树的新芽,也是在秋天叶落时,在落后马上作春天的准备,静静闭上厚门等待冬天。看上去似全枯了的树枝,实在它内部的生活又活泼又愉快,满是使来年花开的喜悦,抬眼看那冬日的枯枝的梢,枝枝叉叉该是有多开心。

        却说,山里的三月虽为雪覆满,却无疑不再是冬而已是春的一部分,雪下了又也加倍地化,已少有零下十度这样的冷,从屋檐上突然挂下来很多冰凌。极寒时候冰凌是不大有的,只到了早春才会有大的垂下。冰凌并非寒冷的标志,却是变暖的象征。看冰凌的画会让人觉着冷,而山里人见到冰凌会说,咦,已经春天了吗。

        冰凌变多的时候,覆在水田上的积雪会出现裂缝,雪多半沿着田埂化,出现雪的断层,再形成类似高山那样的雪的走廊。那些坍塌消解后,南边向阳的枯草地就会露脸出来,地面刚一露脸,转眼,追着这里的日光的款冬,从它的根部突然就发出了绿色的花苞。这一带把它叫“秃儿”*,两个,三个,在雪间的地上发现“秃儿”的喜悦年年有,却总不能忘。“秃儿”富含维生素B和C,迫不及待采了来,撕掉它的焦色的苞衣,把那绿色柔软的,圆的,满聚了山之精气的生机勃勃的家伙,晚饭时在地炉的金属网上略烤一烤,涂上味噌,蘸了醋,又淋了油,吃起来有稍许苦味,感觉冬天的维生素不足症一度消失无踪了,采得多的时候,就学东京母亲那样做成佃煮*存起来。说是可以祛痰,父亲总吃着的。

        秃儿有雌雄之别,是苞内的花蕾形状不同。雌的会在晚春时候长得又长又大,结带有蒲公英般的绒毛的子实,再无数飞去空中。

        这里吃着秃儿,那里山上的赤杨*却挂下它的金缎的花来。赤杨在山里被叫做“八束”,是样子很好的树,从那细枝梢头无数的金缎垂下来撒花粉。小小的草包袋一样的雌花,随后结出叫做“药叉”的果实。我煮它来做木雕的染料。这时节,地面的雪已然消失,小路也被踩了出来,真正的早春景色拉开了序幕,田边,千叶萱草的芽很盛地发出来,这个用油略炒一炒,加上醋味噌也好吃。山里人管它叫“郭公”。人说“郭公”一出,“郭公鸟”*就来了,郭公鸟来就要插田了,说是这么说,却也并非如此。那时节最漂亮是水边岩石上叫胡麻花*的山草开着的紫红花,又有猪牙花,可爱的紫色花被厚叶子围抱着,一株一花开在沼泽地,一时开成了群,多到连脚都放不下,十分壮观。猪牙花根是做猪牙花粉*的真材实料,却因为挖起来似乎很麻烦,制造也费事,所以如今这寒漂粉倒是个贵重物。

        草药黄连*开花,又腊梅树上开出黄色木质花的时候,紫萁*和蕨菜忽的一下全出了。紫萁稍早一些些,戴着白绵帽子欢喜喜生在山的南侧。据说把它做成干紫萁很好,可是晒的方子很难,如果不是在山里晒,会变得像线一样细。蕨菜是山里的杂草,出得到处都是的时候采都采不及,采来后如果不马上把根部烤一烤就会变老。束成一把把的,把它放到入了草木灰的不太烫的热水里泡一夜,涩味就去了,拿出来洗了,又再煮开,然后渍到冷盐水里去,压上不太重的重物,注意不要让蕨菜从水里冒出来。再添加一次盐水,小心腌渍的话,从夏到秋,到正月,就都一直能吃上青翠爽口的腌蕨菜。蕨菜出来时候最危险的是野火,这个会另写。

        不久,原野群山上会升起阳炎*,披上春霞。秋天的傍晚,青雾使群山淡淡格外美丽,我称之为“巴赫蓝”,而春霞是名副其实地亮,如一张青蓝颜色的播种帘浮在群山间。远山尚是白的,却只有模样敦厚,低矮的群山表面还留有残雪,被寒冷冻焦了的矛一样立着的水杉,松树,将那群山的山线涂成了焦茶色,春霞晕染着层叠的群山山麓,如同大和绘一般,看着不知为何,觉得像刚出炉的大面包好几个热腾腾摆在怀纸*上,我在枯草原上的枯木上坐着看它,一边想:这么大的面包哪,好像很好吃啊。

        黄莺这种鸟初春时候多在村子里,总在人家院子里啼啭,来山里要到初夏至秋天。在山里也好,哪里也好,只是这鸟的声音有着威风凛凛的美。在山里,飞越山谷时的鸣声尤其好。山里的春天的鸟简直是动物园,从早到晚实在惊人。鸟的出席率似乎为日出的多少所左右。黄鹡鸰,黑背鹡鸰,知更鸟,琉璃鸟*,红腹灰雀,山雀,山鸽,云雀,多到写也写不尽。最若无其事在路边的还是黄道眉,一大早上就在家叫“一笔启上仕候”*。

      堇菜,蒲公英,笔头菜,蓟之类的长满一地,想要不踩坏堇菜那可爱的花,就小路也走不了。这些草的嫩叶中,有一个当地人叫“野叶”的爱吃的草。它长大后的学名叫轮叶沙参,嫩叶用水焯了,和芝麻核桃拌一下很好吃。掐断时会从切口流出白的乳汁,因此也叫“乳草”。在小河边也绿绿地长着乌头*,“牛下”之类的毒草,要格外小心。看起来却是很好吃的样子。听说植物学家白井光太郎博士就是因为研究乌头毒而死的,这光太郎已经很注意,可还是不小心被毒草毒到,不管怎么说,还是不要像法兰西国王那样,被毒蘑菇的华丽外表所迷惑。

      我这么写着的时候,季节也马不停蹄地来了。路过的村里的青年男女,都使人眼前一亮般变得水灵灵的了,手织的毛衣看起来很轻快。已经看哪里哪里都是花了,好几种的柳树,壳斗科的各色各样的花,另有样子很少见的也多,是不是山中的每一样都在苦心构思呢,这么一想倒是有些奇怪。沙梨的白,辛夷的白,忍冬的白,那些白各各不同。是不是溲疏*的变种呢,被叫做“竺梨”的淡红色的花开遍了山野,映山红也将发芽,不久,山樱即会在山上展露红颜。山樱的好看的粉红一旦在山腰醒目地烧起来,三月春分日就过去了。小学校的染井吉野*急急在两三天内开齐了,苹果田,梨田,全都雪白地满开了。沿北上川往东北本线而下,旅客从车窗见到的盛开的苹果花,那清澈的美如同梦境一般。

        我想起很久以前,复活节时候住在意大利亚帕多瓦的老宿舍,打开彩绘玻璃窗看到梨花在暗夜里的隐约的白。“到帕多瓦旧城 一眼见梨花”我按响桌上的铃,愉快地品了好几杯美酒。什么时候这山中,也会生出在那古都感受到的对于文化的怀念之情呢。这山中,不管哪方面都要先从抓住二十世纪后半叶的文化核心开始吧,在这基础上,才能慢慢培养出与之相称的文化。



*译注:
1、彼岸樱,垂枝大叶早樱。蔷薇科落叶小乔木,日本本州中部以西种植。
2、秃儿,此处日语方言,音バッケ,疑“バケ”促音变,“秃”意,与款冬花初出花苞形状符,故译。
3、佃煮,(源自日本佃岛地区特产),甜味海鲜,以盐,糖,酱油等烹煮鱼贝肉蔬菜和海藻而成的食品,味道浓重,可存放较长。
4、赤杨,桦木科落叶乔木。
5、郭公鸟,大杜鹃,布谷鸟。
6、胡麻花,日语名“猩猩袴”,百合科常绿多年生草本,基生叶呈长椭圆形,春天开紫红色花。
7、猪牙花,日语名“片栗”,百合科多年生草本,叶对生于下部,椭圆形,有紫斑。
8、猪牙花粉,取自猪牙花地下茎的白色优质淀粉,可做菜或泡汤,今多用土豆制成。
9、黄连,毛茛科常绿多年生草本。早春开1-3朵黄白色花,根茎干燥后成为生药,用于腹泻,呕吐,腹痛等。
10、紫萁,紫萁科多年生蕨类植物,早春抽出孢子叶,后长出营养叶。
11、阳炎,感热。在日光强烈的春天或夏天的海滨,可看到物体摇动的现象。因靠近地面温度高的空气和周围空气的密度差所产生的光折射而引起。
12、大和绘,具有纯日本题材和形式的日本风俗画的总称。
13、怀纸,叠起来放在怀里备用的和纸,吃点心时用。
14、琉璃鸟,白腹蓝姬翁(大琉璃),蓝喉鸲(小琉璃)的总称。
15、一笔启上仕候,黄道眉叫声拟音,为日本旧时男子书信开头常用语,意为“敬启者”。
16、乌头,毛茛科多年生草本,根剧毒。
17、溲疏,虎耳草科落叶灌木,初夏开鈡状白花。
18、染井吉野,樱花的一种,日本各地最普遍栽培。

23

主题

2

好友

178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7-16 13:18:19 |显示全部楼层
散文不能代表一个文字最高的文学水准,但是一个民族的散文却是所有文学体裁中最能呈现这个民族文化和性格的形势。
翻译的挺好,能够感受到日本文化文学特有的气质和优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5-27 05:07 , Processed in 0.09829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