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83|回复: 12

李敬泽:面对散文书写的难度

[复制链接]

1935

主题

71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14 11:40:44 |显示全部楼层
 散文是一个现代建构,不是自古就有的。中国的文学,本来是一个“文”的传统,到了现代,从晚清到五四,完成了整个文学的现代转型,依照西方标准,我们进行了一次文学门类、文学秩序的现代转型。

  小说和诗,充分地完成了现代转型。但是现代意义上的散文的转型还没有完成。正因为如此,我觉得作为一个文学门类的散文,它的前方依然有着广阔的天地,因为它还有巨大的内在任务没有完成。

  要我看,现代以来最伟大的散文家只有一人,就是鲁迅。在鲁迅的手里,散文真正变成了一个强有力地表达现代人复杂经验的文体,比如他的杂文、他的《野草》。可惜,鲁迅之后几乎是后无来者。散文的惰性太强了,因为它背负的是那个最深厚的“文”的传统。

  我现在每逢写散文,要给自己立一个规矩,我会告诉自己,不要写着写着,把自己写成一个古人了,尽量不要带古人腔,甚至不要带文人气。我发现我常常写的那些露出了古人腔和文人气的文章,通常能够得到最多的表扬。但我觉得这是我的病,就是在散文传统中深深积淀着的陈陈相因的文人气的东西,那些从古典散文传统中因袭下来的腔调、笔法。这不是真的我,我在生活中不是这样的,我内心甚至也不是这样想的。但我在写文章时,苏东坡附了体,袁宏道附了体,张岱附了体,那么多古人都在我身上,我花团锦簇地写下来,自己觉得写得很爽,大家都夸,但我自己对这个要警惕。

  所以我最喜欢的还是在《十月》上这两年写的《会饮记》。因为每当我提笔之前对自己有个建议,我要写现代的散文,要让散文表达现代的真实的复杂经验。希望这散文能成为我的真实性和复杂性的有效的呈现。我觉得这样的文章更值得写。100年来,散文的现代性转型还没有完成。我们还不习惯在散文中表达我们的复杂经验,袒露真实的自我。我们很容易就被沉重的“文”的传统裹挟而去,使文章变得优雅、平滑、顺溜、好看,但是,是假的。

  散文作为一种文学,作为一种认识自我和表达世界的方式,一种有意义的艺术形式,它的前途就在于能不能完成现代性转型,真正地面对书写的难度。当你有苏东坡等古人附体的时候,书写是没有难度的,但是当你要面对此时此刻的真实感受,在这个感受中确定生活的意义,把它的复杂性写得清澈,这是多么难的一件事,但是就要做。

  说到底,“文”有两层意思,一个是广大无边的“文”;另一个是这个小小的文学的散文,文学的散文实际上也是广大无边的“文”的一部分。所以文学的散文承担着责任,就是要通过书写探测、探讨,能够真实地穿透陈陈相因的东西,真实地书写自身、书写这个世界,在这个意义上说,散文是承担着先锋的、探索的责任。在我们的散文中充斥着套话、老调子,充斥着那些像滑行一样自我运转的东西。我们的文风,我们的那些各种各样的文章,可能同有此病。

  散文的真理也就是那么几句。第一句,孔子说的“辞达”;第二句叫“惟陈言之务去”。我们不可能做到绝对的“惟陈言之务去”,要害不在于是否是陈言,要害在于我们要做个“新锐作家”。

  “新锐作家”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在写文章时,一定要告诫自己,我们要表达的是以前别人没有说过的、没有感受到的,现在我要想办法把它说出来,给它词,给它形式,给它逻辑,最后把它形成一篇文章。如果能够克服这个难度,你得到的一定是一篇值得写的文章。你不仅得到了一篇文章,你也在这个写的过程中,更有力、更准确、更深入地认识了自己,或者认识了事物。因为,无论是自己还是事物,它的真相其实都是隐藏在你那个说不出来、表达困难的地方,你把表达困难、说不出来的地方说出来了,那你在这个世界上的道行、眼光和本事就都长了一层。

  最庸常的生存,就是永远生活在别人的话里;最庸常的文章,自然也是永远在重复别人的话,但不这样庸常是很难的。每一个写作者,都应该努力做到“辞达”,努力做到直接地、有力地、清晰地、有逻辑地把自己生命里和世界里那些难以表达的东西表达清楚,这就是现代的散文。

作者:李敬泽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5

主题

0

好友

36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2-14 12:47:16 |显示全部楼层

读《野草》真是无法言说的,着了迷,尤爱《影的告别》和《希望》,于我读都是不够的,要背下来。也推荐同学们赶紧补读鲁迅译的《小约翰》。这两本小书多么好多么好。。

“我们还不习惯在散文中表达我们的复杂经验,袒露真实的自我。”

偶然点开,读着有同感。匆匆敲字。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36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2-14 13:39: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松小川 于 2017-12-14 13:43 编辑

“现在我要想办法把它说出来,给它词,给它形式,给它逻辑,最后把它形成一篇文章。如果能够克服这个难度,你得到的一定是一篇值得写的文章。你不仅得到了一篇文章,你也在这个写的过程中,更有力、更准确、更深入地认识了自己,或者认识了事物。”

写作的痛苦和幸福莫过于如此了。静止的坐姿,却已投入惊人的活动。或许还是危险的,禁令之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36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2-15 18:02: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松小川 于 2017-12-15 18:05 编辑

“每一个写作者,都应该努力做到“辞达”,努力做到直接地、有力地、清晰地、有逻辑地把自己生命里和世界里那些难以表达的东西表达清楚,这就是现代的散文。”

关于这一点,没有说服力。为什么要每一个写作者呢?无论任何一种散文写作,都要留有缝隙,缝隙里也许会长出点别的什么东西。

《野草》如此耐读,与表达直接清晰,一点关系都没有。。

有时作者渴望被人读,但他她的文字并不愿意。有时文字渴望被人读,但作者并不愿意。这样一种暧昧而令人烦恼的东西会进入文字。我爱《野草》,也敬重本雅明的“暧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47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2-15 19:04:23 |显示全部楼层
松小川 发表于 2017-12-15 18:02
“每一个写作者,都应该努力做到“辞达”,努力做到直接地、有力地、清晰地、有逻辑地把自己生命里和世界里 ...

清澈能抵达更远的远方、更幽深的深渊,这是人命名的意义、美感和自由。“黄胖字”,堆大力小的文字,注定是浅薄浑浊的,没有效率效益浪费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36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2-15 23:13:35 |显示全部楼层
只能呵呵了。二元论吧。

事实上我们已如此急切和喧闹,大多时候是匆匆赶路的文字,并没有写出什么新东西,既无启示,也无痛苦。

有人爱实效,有人甘愿在浪费中书写。不用诋毁,不用”每一个“都应该如此云云,散文环境会辽阔些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2

好友

339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2-16 09:35:08 |显示全部楼层
我百度“黄胖字”、“二元论”。“黄胖字”我没百度到啥意思。
讨论氛围多好,可惜,我都加入不进去,我不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47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2-16 11:31: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散文 于 2017-12-16 13:01 编辑

文章人人可写。不乱就好。乱了,天有四时。这是无为。人要有为,那就“征途如虎,捷报如雪”。这样我们对天的命名,才会不断呈现新的境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36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2-16 13:15:31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是啊,握手

不过,文学艺术的东西有时也可以不和智慧之光理性之光联系,经由晦暗之光打开的时空,我们执行、观看、欢庆自己所营造的世界。一份消极意义的劳动吧。但于某些人而言却是幸福的,他她会打碎原本的花瓶命运,重新变成碎末开始。

写的艰难,是找不到一个形式来拯救和安置自己的这个时空。

谢谢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47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2-16 13:43:44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人都在有用世界里。没有用世界,就没根。文学是人对无用的欲望,无用转化为有用的历史,就是人类文明史,就消极而言,也是可以确立很多标准、深化细化的。花瓶说,器了,不如说气,大小、强弱、新鲜陈腐等等。常识就是让人变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3-21 05:24 , Processed in 0.15425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