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02|回复: 2

记日

[复制链接]

77

主题

1

好友

171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8-18 09:38:08 |显示全部楼层
隔三差五他要发次火。他喝酒,就骂人,数落我这样没有搞好,那样没有搞好。数落女儿好吃懒做,跟你一样。数落儿子不学习,只晓得玩电脑。反正一切都不如他的愿。反正他觉得我们都在跟他作对。他以前请了两个工人,每天也是喝了酒,就跟我唠叨他们的不是。我劝他:“现在的老板不好当耶,以前是工人拍老板的马屁,生怕丢了工作。现在是老板要迁就工人,别人又不是除了你没有饭吃!再说了,他们都比你大,你数落他们,他们的脸往哪儿搁啊?我知道你的脾气,在家说我说惯了的,可不能这样对人家啊?”在我的劝说下,他稍稍收敛一点点。我搞不懂,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昨天晚上,我们都吃过饭了,他还在喝酒。女儿对我说,妈你把乾乾的玉佩线穿哈子,他洗澡洗断了线。我说我看不见穿线,玉佩眼太小。老公接过话茬:“什么穿不进?你就是懒!好吃懒做的东西!”我没有作声。我都被他骂惯了。我都懒得跟他吵嘴。要跟他吵嘴,天天有嘴吵。我累得慌。女儿听的多了道:“爸爸,你一天到晚总是骂妈妈,妈妈哪里对不起你了啊?”
  
   “跟老子滚边上去!还临不到你说话!哪里好,你哪里去!”
“你滚边上去!你哪里好,哪里去!这房子是妈妈买的!”
乖乖,老公不得了啦:“敢跟老子顶嘴?都是你教唆的!”他起身到大门口找棍子,打女儿。他找了根一米多长的pvc自来水管子。上次就是用这个管子打的儿子,嗷嗷叫。我赶紧要女儿上楼。女儿咚咚跑到楼上去了。去年他也打了一回姑娘,他也是撵到楼上打的姑娘。那次打的真重啊!姑娘身上的淤青一个多月才消失。今天他喝了酒,打起人来,还不是没有轻重!我挡在楼梯口:“要打,你打我吧!姑娘又没有犯多大个错,你干什么要打她?她都高三了,十九岁了,还能够在家里待几年啊?”
  “都是你教的好姑娘!跟你一样的吊东西!你跟老子让开!”他一棍子刷了下来。我手一缩,没有刷到我。
他拖我,我也不让开。他一棍子没有刷到我,又来一棍子,重重地刷在我的左膀子上。当时就紫了。我没有哭。
我不痛。我直视他的眼睛:“再打啊!再打啊!”那一刻,我真的想他把我死死地打一顿。打的好痛快,好舒服。这点点痛不算什么。我心里的痛苦比外表深。现在记下这些,我在流泪。当时,我就没有哭。我不在他面前哭,不值得。我也搞不懂自己?那年小痞子举起大刀要砍他,我拦在中间。跟人家连声说,对不起、、、
今天他要打女儿,我拦在中间,要他打我。我怎么这样勇敢啊?但是,我就怎么不敢跟他斗呢?跟他拼死呢?我又是不是很软弱啊?我也搞不懂自己。

   他看打了我一棍子,我也没有还手,看我的臂膀紫了,没有再强行上楼打姑娘。一屁股遁在椅子上,不依不饶地骂。我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跟他对话。他说他一个人干活,养我们这群废物。他累死了。我说你不要去玩玩蛮!“老子还不是爱这个家蛮!老子又不是吃喝嫖赌!”我说:“我们都知道你辛苦了,你累了!可是哪个男人不辛苦,不累啊?你弟弟不也累的很蛮!看看通街就你打老婆,没有谁跟你一样?”“好好好,明年老子就出去,你们别想老子一分钱!”“管你到哪里去呢?管你拿不拿钱呢?”“老子不出去就是你儿子!是你生的!随便你们干什么,老子再也不管你们了!”说完,他抄起棍子,在自己的腿上刷了三下。又扇了自己两个耳光:“我逼嘴难过!我闭嘴难过!再要管你,老子自己打自己六下。”我看着,暗暗在心里好笑。不省事的男人,无事生非的男人;心理扭曲的男人。
   我想起才结婚的时候,他打我,我要跟他离婚。他写的保证书。“谁相信你的话啊?你以前不是写过保证书蛮?保证不再打我,再打我,剁手蛮!?”
“别跟老子提那些事!你把保证书拿给老子看看,保证书在哪里?你拿来老子看看撒?”他真是个无赖。
我恨为什么那时候没有跟他离婚呢?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都是我惯地。都是我的劫数。怪自己的懦弱。所以他才敢这样对我肆无忌惮。

  “你真狠耶!你比我爸爸还狠!我长到四十多岁,我父亲巴掌没有上过我的头,隔三差五被你打!从结婚到现在,你打过我多少回?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怀着姑娘的时候,你还打过我,把我的鼻子打冒血了。是的,我打麻将,不对,可是打麻将又不是我一个人打啊?打麻将是四个人打啊!我要不是打麻将,哪天都死啦!”“你就吓老子?死死的,你不要去死蛮!老子就是心毒,老子就是狼心狗肺!老子没有你的逼嘴会讲!你他妈的天天写写地,写出什么名堂了撒?可挣到一分钱撒?养你们这群废物!”
“你就是个神经病,非要把家里搞死个把人,你才有的歇。”我实在气不过了。但是我没有爆粗口,骂他爸爸妈妈。我不是个悍妇,我不是个泼妇啊。

   “你知道老子是个神经病就好,我跟别人都好的很,就你讲老子坏!”
我一想,也是的,他对别人,都和颜悦色地。戴副眼镜,学者的样子。外人都不相信他会打人,骂妈妈逼;尻你妈;猪吊戳的。这是他经常骂我的话。是不是人格分裂啊?

    息事宁人,女人是家里的地,地不能动摇。我洗洗澡,上楼睡觉去了。
他也洗澡上楼睡觉了。一般他都霸占个电视机,看他的外国大片。而且是没有翻译的那种。今天他大概稍稍觉得有点理亏,他没有霸占电视,看了会手机,呼呼睡去。我看《欢乐颂》泪眼涟涟。一直哭到睡着为止。《欢乐颂》里,曲筱绡哭着不让她爸爸妈妈离婚,她说,父母离了婚,她就没有家了,就是孤儿了。我怎么这样好哭呢?我的泪点很低啊。我想,我受再大的委屈,还是忍了吧,为了孩子们有个完整的家啊!儿子十三岁,学习好,聪明机灵的很。我想再熬十年,他们大学毕业了,成人了,让他们去飞!不能让他们没有妈妈,或者没有爸爸。貌合神离的家庭比比皆是。有些夫妻分居多年,只为儿女的面子好看点。如今只有我把这些写出来。记下,一吐为快。有位外国作家说------如果没有写作,他会疯。我也是。





  2017/8/18周璇记日

79

主题

16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8-19 17:16:3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0

好友

423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9-25 19:29:20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会这样?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5-27 13:25 , Processed in 0.11459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